[全职高手]《斗神》#57

注明: 

*《全职高手》衍生架空向同人,CP为孙翔×叶修[翔叶],强强不逆不拆。

*本文除主CP外没有其他CP。

*本文属于现代军文,慢热。

*背景属架空,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57


在越过终点线的瞬间,夺冠的喜悦如同潮水,将大脑洗刷的一片空白,疲惫的四肢像一张拉到极限的弓,此时终于断裂。身体软软的倒下,意识陷入黑暗的瞬间,两人的身体紧紧靠着彼此,仿佛谁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接下来的事情,就要简单许多了,既然冠军已经诞生,比赛也即将落下帷幕,除此之外只剩最后一个需要竞争的奖项——最佳个人奖。

听起来似乎不如‘总冠军’三个字来的那么震撼,可这最佳个人奖将是在最终获胜的二人中取一,当然了,若是最后剩余的人数小于两人,那么奖项将直接颁发给冠军……恢复了小半天的孙翔正做着准备活动。身体的疲惫还未完全退去,可丝毫不能影响到激动的心情;反观叶修,这会儿正靠着墙打瞌睡,等快开始了才伸着懒腰走出来,慢吞吞的压着腿。

“你可不许放水啊!”看着对方漫不经心的样子,孙翔不爽的嚷嚷着。

叶修扯了扯嘴角:“那还要你说?”


两人以对立的形势出现已不是头一回了,还在荣耀的时候,孙翔就已经无数次的向叶修发起挑战……虽然大多都是单方面的。

想要追逐、渴望着超越——这是在孙翔正视了对手的强大后从未忘记的理念,这或许只是因被欺骗感到愤怒的开始,却终以目前这种堂堂正正的形势结束,无论胜负,与他来讲便是最好的了。


想要与你并肩作战。

年轻的军人抬起手,将拳锋对准战友;他表情凝重,眼中燃烧着名为兴奋的火花,心脏正以一种奇怪的频率跃动着,与特殊的情愫糅杂在一起,化为熊熊的战意。

……这是挑战,也是试炼,他这样告诉自己,目光死死锁在面前之人身上,从未偏离分毫。

更是一种证明!


枪声打响的一秒,孙翔全力冲上,试图夺得先机。可叶修的速度比他更快,黑色的眼睛仿佛能洞穿一切破绽,并不算强壮的躯体灵活的不可思议。他以一个可怕的角度偏开对方全力一击后,手指并拢为掌,狠狠敲击在来者肩头,同时身体重心下沉,以膝盖拦住了孙翔企图绊倒的小腿。

这不是叶修第一次在他面前认真起来了,只是以往那利刃锋芒所向之处并不是自己,此时此刻的孙翔只觉一阵眼花缭乱,对方的速度太快,快到他明明知道如何反击、防御,却来不及做出这样的动作,只得在那人狂风暴雨般的猛击下连连后退。


来不及计算、甚至来不及预判!连堪堪守住的攻势都是以身体反射性完成的。孙翔从未想过,他以为自己与叶修的距离已经很近,甚至只要在努力一把就可以超越……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被对方完全的碾压、完全没有一丁点反击的余地。

惊骇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手臂反扭的疼痛总算唤回了意识,此时的孙翔已经被叶修压制在地上,脸颊贴着土地,呼吸间都染上一股潮气。

再平淡不过的招式,却因为速度导致完全无法防御,此时的叶修不敢说恢复到顶尖的状态,至少也是跟他差不多的……震惊之中,他艰难地扭动脖子向后看去。


逆光之下漆黑的瞳孔如镜子般映照出他狼狈的表情,散漫如迷雾般散去,独留冷静到刺骨的杀意。

孙翔甚至觉得,这是他二十多年来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怎么样?”

熟悉的声音响起,微微扬起的尾音有些不稳,叶修笑着加重了力道:“还服不服?”

“……”


时间仿佛回溯至很久以前,这个人也是那样高高在上的望着在地上喘息的他们,不紧不慢的点起一根烟。

“怎么样,还服不服了?”

白雾随着他的呼吸喷吐,吹散在空气中,钻入鼻腔,犹如燎原大火。

或许在那时,自己已经彻彻底底的败给这个人了吧……孙翔喘着粗气,几乎是吼出来。

“不服!”

“不服就对了。”叶修松开他,站起身,他自然而然的将两手背负在后,挺直的脊背像一杆枪。


“我的人,怎么能因为这点小事就被击倒?”

平淡至极的语气,却带着一股谁都能听出来的自豪。

他呼唤着士兵的名字,表情严肃:“孙翔。”


几乎是反射性的,孙翔迅速站起身:“到!”


“从今天开始,你的目标将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是!”


揉了揉被吼得有些发疼的耳朵,叶修没好气的白了对方一眼,心想这厮不是故意报复吧。

孙翔此时正望着他,一如既往的将什么都写在了脸上,从愤怒到惊骇到不甘到渐渐冷静,叶修看的一清二楚,他知道对方的挣扎,所以他才想告诉他,你至少已经超越了自己。

这不是软绵绵的安慰,而是一种命令式的提醒,军人的天职是服从,从现在开始,孙翔已经不再把叶修当成对手,因为正如对方所说,他最大的目标便是自己本身。

叶修不是无法超越的,只是以他目前的能力还无法达到,他已经在盲目追随这条道路上走得太远,而对方正以最直接、也最残忍的方式告诉他,放弃吧!走你自己的路!


……仅此而已。

尽管还有不甘、尽管还有不服……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孙翔闭上眼,再睁开时已无迷茫。

还有什么遗憾呢?遗憾没有将对方真正击败?他已经尝试过,很多很多次……这不是放弃,而是有了更好的选择,因为那个人、那个强大如斯的斗神,已经是他的了。

孙翔还年轻,他的未来没有人能够定论,叶修之所以再次毫不犹豫的将其击败,首先是带着尊敬对手而全力以赴,其次嘛……更是让这小子看清楚,不要拘泥于一个人的成就。


斗神的称号也好、过去的荣耀也罢,这些都属于叶修的,而不是他的,尽管他渴望着超越、渴望着高人一等,可那依旧不属于他。

领奖的时候,孙翔奖杯握在手里,那沉甸甸的重量让他觉得踏实,因为这是他一路走来、最终取得的成就。

而那座金黄色的奖杯底座上,将会铭刻上他们二人的姓名,永远不会磨灭。


眼底忽的涌上一股热流,孙翔闭了闭眼,他能感到有谁附上了自己略带颤抖的手,然后将其托举着,将那金色的荣耀举得更高。


那是,他一直希望得到的,证明!


……

比赛的四天,加上训练营的半个月,每一分每一秒不是度日如年,如今孙翔抱着刚刚取得的奖杯坐上回程的飞机,还觉得有些不真实。

这加起来不过是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是他人生中的千分之一时光……可其中的经历,将会成为掩藏在心中一生的珍宝。

晃晃悠悠的几小时过去,快到的时候叶修从睡梦中醒来,他揉着被耳机压的有些发疼的耳朵,推了推肩膀上睡的正香的孙翔。


“准备走啦。”


夺冠的消息早在当时就传回了国内,韩文清收到消息后立马调动整个团举行庆祝会,庆祝他们的凯旋。这会儿从高空上看去,下面站着一排整齐的人影,孙翔揉了揉因为睡眠而有些模糊的眼睛,透过带着刮纹的玻璃,仔仔细细的搜寻着每一个人。

只是将近一月不见,战友们的面孔似乎有些变化,可他却只觉得鼻子发酸,全是因为感动。


下飞机时脚有些软,孙翔还未站稳,就见几个身影迅速朝他扑来,好在叶修眼疾手快的抢过了奖杯才没导致悲剧的发生。倒是一旁的黄少天都已经跑过来了,看见他手里的东西,狠狠地啧了一声,却还是冲上前去重重地拍了拍肩。

“老叶你行啊,这第四个了吧下次你再带几个回来干脆堆满一屋子好啦我看这金灿灿的也挺好看……”


真是……久违的话痨啊,叶修笑着摆了摆头:“这是最后一次啦,以后还要靠你们的。”

他的声音很轻,转眼便被直升机嘈杂的引擎声盖过,却还是被人听见了。


一旁跟上来的张佳乐愣了愣:“老叶你这是要退役啊?”

他这一嗓子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当然也包括人群中的孙翔。

“总得给你们留点机会嘛。”扯了扯嘴角,叶修将奖杯换了只手拿着:“总我一个人出风头,也不好吧?”


他话说的轻松,看起来毫不在意,反倒是其他人先炸了锅。

“卧槽叶修你怎么回事儿你给我说清楚……”这是黄少天。

“突然要走是闹哪样,你脑子进水了吗!”这是张佳乐。

“前辈……”这是周泽楷。


就在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的发问时,一个低沉严肃的声音插了进来:“你想清楚了?”

越过人群,叶修一眼就看见了不远处的韩文清,他笑了笑:“我也该……回家看看了。”


整整十年,从当时离家出走参军一直到现在,他从未回去过一次,不是因为叶修冷血,而是他知道只要一回去,就没有然后了。他能淡定的应对自家弟弟的纠缠,可是年迈的父亲呢?日渐苍老的母亲呢?叶修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心软,毕竟他还是在乎的,他还是记得,自己是有家的。

如今,做完了一切想做的事情,那便放下,回去看看……还不算迟。


韩文清凝视着面前的老友:“我尊重你的决定。”

叶修点点头:“多谢。”


“你们先玩吧,我去收拾收拾东西……”他一边说着,将手里的奖杯塞到黄少天的手里,往宿舍的方向走去,路过张新杰时,从对方手里获得了钥匙。


“恭喜夺冠。”

“应该的。”


直到叶修的背影渐渐远去,众人才恍恍惚惚的反应过来,这家伙,真的要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孙翔突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一路追了上去。


“……”

欢庆会的两位主角都跑路了,现在该怎么办?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肖时钦拍了拍手:“好了,该干嘛干嘛去……伍晨,今天五公里还没跑吧?”

伍晨:“……”这根说好的不一样啊!

祭奠着他们失去的半天假期,大伙儿苦哈哈的整队,重新投入训练之中。


另一边,叶修刚开门就被身后传来的一股力道扑到,两人跌跌撞撞的滚向房间中唯一一张硬板床……孙翔进门时顺手将门带上,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连带着门框四周的墙皮都掉下来一簇儿。本来教官的宿舍就比较偏,大白天更是一个人没有,叶修想呼救都没法子,只好顺着对方的力道倒下去:“喂……”

才发了一个音就被突如其来的唇封住,孙翔的嘴巴很干,而且一点也不柔软,起皮的唇瓣摩擦着他的,有些刺。叶修很快回过神来,抬手不轻不重的推了他一下,想要提醒这货注意场合,却不想被按得更死。


他们回来时甚至没有洗澡,这会儿都脏兮兮的,军装的裤脚上全是泥土,甚至鞋子都没脱就滚在了一块儿。孙翔用力亲吻着身下之人的嘴唇,从粗暴到细密的啃吻,唇齿交缠间发出啧啧的水声;温度渐渐升高,两人身上都出了汗,捂在厚实的外套中,黏糊糊的。孙翔按着叶修的肩膀,顺着皮肤轻轻啃咬着颈脖,他的动作急躁且粗鲁,脑袋顶在叶修的下巴上拱来拱去,活像一只大型犬。

安抚性的揉了揉对方的脑袋,叶修刚想出声,就觉得脖子上的皮肤一痛,吓得他反射性出手将其掀翻,一摸就是满手的口水。


孙翔的动作被打断,自然是相当不满,此时正准备重振旗鼓再扑上来,却被叶修顺起一旁的枕头糊在头上:“脏死了。”

“现在,立刻,给我滚去洗澡。”他翻了个白眼,嘟囔着还好没有留印,将有些开了的外套重新拉好之后,起身将孙翔推进宿舍自带的小浴室:“你先洗个澡,我去给你拿新衣服。”

叶修的动作干净利落,等孙翔总算反应过来想要去追时,就听见了关门的声音,他伸手扯了扯门把,发现被对方从外锁死了。


孙翔:“……”

虽然不是没有出去的法子,但自己刚才的确有些冲动……一手按着胸口,他有些苦恼的望着自己微微站起的下身,臊的满脸通红。

叶修突然推开自己……也、也有这个的原因吧……


之前还嚣张炸起的毛立马蔫了,有些自暴自弃的脱了衣服,将脑袋伸到冷水下一阵猛冲。现在正是秋天,又是在深山老林里的,孙翔冻了个哆嗦,身体中的燥热随着水流一起被冲了个干净。等到彻底冷静下来之后,他才将水温调热,草草的冲洗了一下。

甩了甩发上的水珠,孙翔围着浴巾出来时,叶修还没回来。脏掉的衣服是不能再穿了,无奈之下他只好抱着赤裸的上身借对方的被子一用。一个多月没人居住,房间的各个角落里已经积上了灰尘,孙翔抬头,看着面前略微发黄的墙壁,不知不觉走了神。


叶修回来的时候就见这货跟个望夫石一样坐在床边,有些哭笑不得的将新衣服丢到他脸上,然后自顾自的走向浴室:“我去洗个澡。”

几天没有洗澡了,能忍到现在也是不容易,用肥皂将身上细细擦拭过一遍之后,他关上水,准备穿衣服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浴室里唯一一条浴巾不见了。


……刚才门外那小子腰上好像围着一条来着,僵硬了几秒,叶修叹了口气,只得出声让对方给他送进来。

这时候,孙翔才从那漫长的神游中回神,手忙脚乱的解开腰上的浴巾就给他送来,全然忘了自己没穿衣服。


于是在浴室门开启的瞬间,两个裸男就这么面面相觑了。


“……”


几乎是死一般的沉默后,叶修抽搐着嘴角打破尴尬:“身材不错啊。”

半是调侃半是调戏的调调,却让孙翔登时红了脸,他瞪着比自己稍矮的男人,黑色的眼睛湿漉漉的,似乎还有些委屈。

真是……无可奈何的伸出手,接过对方递来的浴巾围在腰上,叶修拍了拍孙翔赤裸的胸膛。结实的肌肉带着炙热的温度,却是吓了他一跳,连忙上前试了试那人额头的温度。


还好没有发烧……略松口气的叶修全然没有发现两人间的距离,似乎有些太近……

对方平稳的呼吸喷洒在皮肤上,冒起一阵鸡皮疙瘩,孙翔只觉得浑身都僵硬了,刚刚消下去的热度重新冒了出来,以燎原之势席卷而来……于是当叶修退开之时,就看见对方蛰伏在两腿间的性器站了起来。


“……年、年轻人就是火气旺……”他有些结结巴巴的想要化解这尴尬,平时的伶牙俐齿到了这儿似乎都不顶用,孙翔黑色的瞳孔望着他,带着无法掩饰的欲望。被这样热情的目光注视,叶修也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最后,他像是放弃般的抹了把脸。


“……做吧。”


[未完持续]


下一章就是肉+大结局啦_(:з」∠)_真是可喜可贺!!!!

好久没写肉了待我努力酝酿一下QAQ

求留言求热度啊QAQ快完结了反而还没热度,难不成只有断更才……


评论(32)
热度(327)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