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灰烬》[韩叶]

*清水无差,依旧是《十年》本里的。


《灰烬》


韩文清突然醒悟……叶修就像黑暗中一截烟头般默默燃烧,他人看的见微弱星火,却不知这节烟头还剩多长。


>>>>>


入秋的空气带着许些微凉,弥漫在夜风中顺着领口吹了进来,叶修缩了缩脖子,垂眸从兜里掏出随身携带的香烟,咔嚓一声点燃,熟练地衔在唇间,深吸一口。

带着些苦涩的气息充斥口腔,尼古丁特有的味道让人精神一振,叶修呼出一口长气,抬手挥散面前的缭绕烟雾,眼睛直盯着来人。

“哟,还挺准时嘛,怎么,你们家副队给你定了个闹钟?”调侃般开场白,他装模作样地看了眼腕上的手表,指针正准确地指向两人约定好的时间,分毫不差。

“……”韩文清沉默,任由对方把垃圾话说完才缓缓开口:“有什么事?”略微过于强硬的语气,比起询问倒更像是命令,叶修倒是不在意这个,笑了笑吸口烟,一脸熟稔的勾上对方宽厚的肩膀:“还能有啥事,不就是找你出来喝一杯么?”

“哦?”对于那人没皮没脸的举动韩文清异常淡定:“先倒下的一定是你。”

 

“哎呦喂你还挺嚣张啊,说说,从以前到现在输给我多少次了……”叶修转头看了他一眼,衔着烟装模作样地掰起了手指,他有一双漂亮的手,指节分明而修长,在昏暗的光线下愈发白皙。

“你也挺嚣张。”韩文清挑眉,不动声色地转回视线,双眼直直的望向前方。

叶修笑笑,放下手:“哥说的是实话……”

“我也是。”

“……老韩你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不要脸。”投去一个嫌弃的眼神,他啧啧了几声,上前几步与对方并肩。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包含些许无语的成分,更多的则是无可奈何。

十年荣耀,这么多对手中,唯一能让韩文清感到无奈的,估计就只有叶修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倒真也向着一间餐馆走去。

这餐馆虽是老旧了点,味道却是不赖,叶修好几年前便吃惯了这儿的快餐,就算是偶尔外卖也要点这家的;进门的时候老板娘正趴在柜台里算账,听见动静抬头见叶修来了,热情地起身招呼。

叶修笑着冲她挥挥手,比了比自己和韩文清两人,最后选了个偏僻些的位置坐下。

毕竟是小本生意,店里面的卫生坏境一般,木质的桌面上还有着残余油腻。韩文清倒是不介意这个,一屁股坐到对面,双手平放在桌上腰杆挺得笔直,黝黑的眼睛直直地望着叶修,硬生生将他看出一头冷汗。

干笑两声,叶修抽出几张餐巾纸,佯装镇定地擦了擦桌子后坐下,取过一旁的菜单推过去,豪爽道:“要吃点什么,今天哥请客。”

 

韩文清粗略的扫一眼过去,发现没有哪个菜是超过三十的时候挑了挑眉,最后干脆要了几个小菜,一瓶啤酒,一碟花生米。

啤酒和花生米是最先上的,刚炒出来的花生火候正好,撒上盐巴散发出的香气让人胃口大开;酒也是才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这会儿还冒着冷气,凝成的水珠顺着外壁留下,在桌子上留下一圈水渍。

 

不知为何安静下来的两人谁也没动筷,就这么干坐着互相望着对方,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最后实在受不了的叶修干咳一声,率先取过一旁的开瓶器拧开瓶盖,为自己和韩文清倒上一杯啤酒。看着酒液咕噜咕噜的倾斜,叶修的手没有丝毫颤抖,细长的手指稳稳的扣住酒瓶,一直到酒杯灌满泛起白色泡沫的刹那间停止倾斜。

将空掉大半的酒瓶放到一边,叶修拿起面前的杯子,伸出舌头舔了舔多余的泡沫。

自然之极的动作,却是让韩文清略微偏开眼神,他一言不发的举起酒杯,喝了一口。

 

冰凉的啤酒带着气泡灌下,最后在口腔里炸开的感觉很爽,让叶修夸张地呼了口气。

不过,职业选手对于烟酒一直是相当禁忌,在韩文清认识的人中,目前只有叶修和已经退役的蓝雨前队长魏琛这二人是常常烟不离身。

 

估计也是清楚自己的酒量,叶修刻意喝的很慢,等到他咽下最后一口的时候,韩文清的酒杯早就空了。

于是像是找到理由一般,他笑眯眯地放下手中的杯子,亲手为对方倒满。

韩文清:“……”

 

当韩文清再次干掉一杯的时候,就见叶修又举着剩下的最后一点酒候着了。

韩文清忍不住皱眉,发出疑问:“你今天到底是来找我干什么的?”

呵呵地笑了一声,叶修晃了晃手中空掉的酒瓶,将再次被盛满的酒杯推到对方跟前,与此同时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丢到桌子上,自顾自地点燃:“述旧啊。”

 

“……”

 

“虽然立场不同,我们好歹也认识了十年嘛……”他一边含糊地说着,吸了口烟吐出,又伸手抓了几颗花生米塞进嘴里,嘎嘣嘎嘣的嚼着,满脸回忆:“最初的时候我们是在啥时候见面来着……啊,貌似是第一季的赛场上?从那以后咱俩就成了所谓宿敌,死对头……”

说到这儿,叶修起身找老板要了个烟灰缸过来,将点燃的香烟放到上面,最后才拿起酒杯抿了一小口,乐呵道:“啧啧,其实咱们私下里的关系也没有那么差么。”

 

“是没有。”韩文清看着对方忙活的样子,终于开口:“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要这么说啊老韩,我会伤心的……”叶修作痛心疾首状地扶着额头,指尖按着太阳穴,缓缓地揉动,嘴上依旧不饶人:“不过话说回来了,那时候你才二十岁不到吧,就一脸别人欠你钱的表情,我说老韩啊,你的脸崩了这么些年不会肌肉坏死了吧……”

韩文清眯眼望着他半晌,咧嘴扯开一个僵硬的笑容:“你说什么?”

 

叶修眼皮跳了跳,受惊状地拿起烟狠狠地吸了一口,深沉道:“没什么。”

 

这时候点的菜送上来了,分别是拍黄瓜、夫妻肺片和凉拌皮蛋。都是冷菜,却也是挺美味的,叶修拿筷子夹了几块黄瓜送进嘴里,清凉的汁液伴着调味料一起下肚,冲散了为数不多的酒气,让人精神一振。

韩文清也跟着动起筷子,一边喝酒一边吃着小菜,这家店的分量给得很足,却还是不一会儿就被二人干掉大半部分。

 

后来叶修吃着吃着发现没酒了,挥挥手又叫服务员上了一瓶,给韩文清倒满后托着下巴地看着他喝完,再满上。到了后来韩文清发现自己都有点撑了,叶修却还是抱着最开始的小半杯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收到他的眼神,回以一个无辜的表情。

 

面无表情的放下手中的空杯,韩文清虽然身为职业选手,平时虽也不沾酒,但毕竟不是那种一杯倒的人物,一瓶半啤酒下肚,意识倒还清醒,就是有些微醺。

 

酒气腾升间,叶修笑吟吟的脸看上去异常欠打,韩文清不动声色的压抑着心中想要暴揍一顿对方的冲动,拿着筷子夹起花生米一颗一颗往嘴里丢。

其实叶修之前说的那句话不错,他们认识这么多年了。

也斗了这么多年了。

说实话,韩文清有些累,不是心理上,而是生理上。

 

十年了,转眼,他在这个名为荣耀的战场上奋斗了整整十年。

 

韩文清这么想着,突然就想起全明星赛时,他会不由自主地抬起头,看并肩在身侧的角色——那个陪伴了他整整十年的大漠孤烟。拳法家刚毅的面孔,威武的身姿与挺直的脊背,十年了,从未变过。

哪怕大漠孤烟的眼神始终空洞,韩文清还是能感受到有什么在血脉中沸腾的喧嚣着共鸣的步调。

抬手去触碰,毫无意外地穿过,即使这样韩文清依旧沉着脸,与虚拟角色来了个无声无息的击掌。

掌声响起,在他心底。

 

就像一颗永不熄灭的火种,随时随地点燃激情与热血。

这种情况还能持续多久?十年,二十年?

自己还剩几年……在酒精发酵中,韩文清不禁有些茫然起来,他突然抬起头,黝黑的眸子死死地盯着面前总是笑着的那个男人,那个与自己一同奋斗了十年,对立了十年的死对头。

自己的状态在日渐下滑,所以他很有规律的保持了前进的节奏,而对方依旧那么拼命,就如十年前那般疯狂追逐着目标。

你不累么?韩文清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当他垂下眼,看到对方修长指间夹着一截快要燃尽的烟头时,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睁大眼。

 

叶修与他们一样都是老将,他们在这战场上驰骋太久以至于光华退散,虽然没有像孙哲平那般早早退役徒留遗憾,但也不复盛年巅峰。只是叶修之所以不同的是,他孓然一身背负了所有重担从头再来,只为证明荣耀不败——叶修就像黑暗中一截烟头般默默燃烧,他人看得见微弱星火,却不知这节烟头还剩多长。

 

还剩多长呢?他们的职业生涯。

韩文清不想矫情的去想这些有的没的,但这是一个永远无法逃避的问题。

时光飞逝,他们在一天天变老。

 

谁,又能赢得过时间呢?

尽管他们那么地……不想输。

 

 

等到韩文清回过神来,叶修已经醉倒在桌上,空了的酒杯倾倒在一旁,还被那只手握着。

韩文清嘴角抽了抽,他想他大概知道叶修为什么喝的那么慢了。

一杯倒真麻烦……无声抱怨着,韩文清却还是越过身子,抬起对方的手臂,勾在肩上。

叶修到底没完全失去意识,眼睛微垂靠在韩文清身上,步履蹒跚地走出了饭店。

 

 

韩文清揽着叶修的腰以防他摔倒,虽然脸色一直很差,但倒也没将那人丢下。叶修身为男人体重摆在那儿呢,就算是个死宅,也是有分量的,当韩文清气喘吁吁地将人送到兴欣网吧附近,把叶修往墙角一推,埋头开始翻找对方手机。

叶修仰着脑袋靠在墙边,被对方的举动弄得有些痒,不由得呵呵笑出声来。

声音有些哑,或许是喝了酒的关系,韩文清一愣,抬起头来。

正好对上那人明晃晃的眸子,在路灯的映照下,就如一簇火苗。

带着一种燃烧殆尽的疯狂,虽然只是一瞬,他还是明明白白的看到了。

 

叶修抬起手,在黑暗中摸索地伸向放烟的口袋。

打火机咔嚓一声,清脆的声音在空旷的街道中显得异常突兀。

叶修悠悠的吸了一口烟,吐出。

呼。

雾气弥漫了两人间的距离。

 

“老韩啊……我们都老了。”叶修说着,抖了抖燃尽的烟灰。

“所以我想在最后,疯狂一把。”

“大神带领草根战队兴欣夺冠,嘿嘿,听上去是不是特别牛逼?”

“那就对了,我想在最后牛逼一把……”

“然后啊,剩下的事情,就不是我该操心的了。”他笑了笑,明暗交界间,那个笑容有些看不真切。

 

冷风吹过,烟雾散尽。

韩文清注视着对方的眼,其中燃烧般的火焰早已悄然无声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贯的懒散。

叶修吸了最后一口,随手将烟头按灭在水泥地上。

 

“走吧,该回去了。”

“你们那个定时器副队这会儿肯定不爽了。”

“……”

不顾对方的沉默,叶修自顾自扶着墙摇摇晃晃的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将双手插进裤兜里,晃荡着向前走。

 

 

那天晚上,韩文清最终还是说出了那个问题:

“叶修,你累么?”

 

叶修的身影继续向前走去,他没有回头,只是抬起手摆了摆。

“你都不累,我怎么会累?”

带着笑意的声音回荡在空气里。

 

 

优雅,从容,然后老去,不留遗憾。

这是属于他们最后的疯狂,也是对于他们……最好的结局。

 

[Fin]

评论(3)
热度(255)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