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一路走来》[上]

CP为韩文清×叶修,原著背景,短篇……

OOC有,脑补有_(:з」∠)_不喜慎入!


《一路走来》

 

1.

 

叶修第一次见到韩文清的时候,两人都只有十八岁。

那时候荣耀才刚刚兴起,随着第一届职业赛的展开,无数怀有热血与梦想的年轻人参与其中,而他们,更是这些人中的佼佼者。

明明是彼此遇见过最强悍的对手,但双方的反应都非常平静,在台上握手之后,便落座与各自的电脑之前,取出账号卡插上,然后屏幕上便出现了两个在后来断断续续互相抗争了十年的身影。

 

大漠孤烟,一叶之秋。

 

早在私下里,两人便是劲敌,那时候联盟还没有完全成型,仅仅是在网游中的,一次激烈的BOSS争夺战,拉着仇恨四处窜逃的战斗法师被从天而降的拳法家狠狠按在地上,当然叶修很快反应过来并且挣脱了,却还是因为韩文清的纠缠,不得不放弃了即将到手的BOSS。

那是一次很刻骨铭心的体验,因为那次失误,叶修吃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泡面……一直到下一次BOSS刷新,他做好万全的准备之后才坐到电脑前,果不其然的看见了上次的那个人。

 

只是这一次,叶修没有失误,他刻意改变了窜逃的路线,跑位风骚的将BOSS拉到预定地点交给同伴之后,反身突向穷追不舍的拳法家。

场面很混乱,耳机里回荡着BOSS的嚎叫,玩家的怒骂,以及慷慨激昂的战斗BGM……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充满笑意的声音,来自于手持长枪的一叶之秋。

 

“拳法家玩的不错嘛?”

韩文清面无表情的坐在电脑前,两人的角色斗在一块儿,镜头翻滚间尽是绚丽的技能招式,以及闪烁的血条。

“彼此彼此。”

 

中规中矩的回答让叶修轻轻啧了一声,只见屏幕中的角色一个后跳避开对方逼至面前拳风之后,长枪送出。

键盘被敲打地劈啪作响,他却依然故作轻松的姿态,漫不经心的撩拨着敌人的神经。

“不过比起我还差了点。”

“……”

 

对于那人的挑衅,韩文清没有选择回应,他只是更认真的、专注的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战斗之上,简直可以说是心无旁骛。

随着手速飙高,战斗的频率让叶修也不得不认真起来,他放弃了垃圾话的战略,而是将所有身心投入到交锋中,伴随着武器碰撞时发出的金属音效,让人血脉喷张。

 

那是两人的第一次交手,最后却因为BOSS的死亡戛然而止,胜负便成了悬念。

也是在那次之后,叶修操控着鼠标,点着屏幕上拳法师威风凛凛的身影,发送了好友请求。

 

[一叶之秋]申请加你为好友,是否通过?

……

[大漠孤烟]已经成为你的好友。

 

2.

 

后来,众所周知的,两人进入了不同的战队……让我们回到开头。

第一赛季的结果是霸图惜败,叶修所带领的嘉世成为了第一届职业赛冠军。在当夜的庆功宴上,陶轩拍着叶修和吴雪峰的肩膀,笑的见牙不见眼。

大家都喝了不少酒,除去叶修之外的都醉成了一团,拿着麦克风唱着没调的歌,全都兴奋坏了。

 

而就在这时候,包房的门被人敲响,作为早早将啤酒换成了天地一号的叶修自然担负起了去开门的任务,为了装样子,他起身之前还不忘从桌上捞起一个酒杯。

结果这门一开,他就愣了,韩文清站在门口,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却也不像是不情愿的……或许他就是这样的人?就在叶修这么想的时候,便听见对方的声音。

 

“恭喜你们夺冠。”

平和的,沉稳的,不骄不躁的祝贺,没有一丝的不甘。

 

叶修手里端着杯子,他有些愣愣的眨了眨眼睛,然后笑了。

“多谢,你们也不差的。”

 

这可不是客气,两人的实力不相上下,要真说差了点什么,那大概就是叶修的运气比较好吧。

“嗯。”韩文清应了一声,算是认可。

 

在他说完之后,叶修挠了挠脸,半天找不到话头接上,身后又传来队友的声音,问他门口的人是谁。

“要不要进来喝一杯啊?”

这是吴雪峰,此时的副队长也有些微醺,却还算得上清醒。他眯起眼睛望着门口那个比自家小队长高出一截的少年,诚心邀请着。

 

“不用了,我得回宾馆。”韩文清几乎没什么犹豫就拒绝了,叶修嗯了一声,说了句我送你。

然后为了不嫌麻烦,他干脆的喝完了杯子里的液体,并将空掉的玻璃杯放在远处,和队友打了声招呼后便跟着韩文清出了门。

 

KTV挺大的,两人饶了几分钟才到电梯口,叶修眯着眼睛看着眼前不断跳动的数字,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头晕。

他倒也没在乎太多,只是甩了甩脑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并转身问身边的人:“要吗?”

“不用。”后者目不斜视的望着电梯的入口:“抽太多影响发育。”

 

“噗……”叶修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咬着烟嘴,费力的发出断断续续的笑声,酒精在这时候涌上大脑,他有些头晕目眩,不得不往韩文清身上靠了靠。

“你……”面对散发着温热的身体,韩文清有些犹豫的扶着他:“喝醉了?”

 

“嗯……?嗯……”眨了眨眼睛,叶修乎出一口烟,恰好喷在对方脸上,他看着韩文清更黑一层的脸色,不由得又笑起来。

“整天板着个脸……有谁欠你钱了啊?”

 

“……”

韩文清一阵无语,最后他决定不和醉鬼计较,放弃了马上就到的电梯,选择把人送回包厢。

 

3.

 

在那次之后,两人有一段时间没有交集,各忙各的,一直到某天,在竞技场偶遇。

那可真是偶遇……叶修卡着训练的空当ROLL了个随机,本想体会一下虐菜的快感,却不想再次撞上了老对手。

这可真是巧合啊……他眨了眨眼睛,心中却无法遏制的燃起一股热血。

 

“真巧啊。”

熟悉的声音回响在耳机里,韩文清看着面前熟悉的角色,嗯了一声算作回应。

 

然后就是瞬间打响的战斗——

 

那样的切磋,在他们后来的职业生涯中有过很多次,两人不相上下,有赢有输,加上赛场上的对抗,难免产生了惺惺相惜之感。

叶修是个不安分的性子,老是喜欢用垃圾话影响对手的情绪,当然他知道这对韩文清没什么用……只不过在那次见面之后,他发现对方并不是难相处的家伙,就总忍不住撩那么一两下……

好吧,说白了就是嘴贱。

 

对于这点,韩文清一直保持着最初的姿态,但他也没有说刻意去屏蔽什么的,因为在他看来,那也是了解对手的一个途径。

更何况叶修的声音并不难听,说起话来也不想黄少天那般聒噪,至于其中的杀伤力嘛……韩文清已经免疫了。

 

总而言之,两人就这么在切磋与单方面嘴炮之中过了第二年,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对彼此有了一定的了解,私底下关系还算不错。虽然嘴上从来不说,但从心底里,还是认可了这个势均力敌的队友。

在这种情况之下,第二次职业联赛终于开启。

 

4.

 

相比上一次,赛制已经成熟了许多,相对还有不少的新选手的出道,成为了比赛的一大亮点。

当然,哪怕在这个百花齐放的赛场上,斗神依旧威风不减。

只是这一次,在上一季半决赛中惜败的霸图,成为了这一次的亚军……然后再度败在嘉世手中。

 

这或许是命运吧,全力以赴之后,韩文清看着界面上闪烁的红字标题,心跳却不由自主的加快。

虽然相对老成,但那时候的他还年轻,也有着年轻人的热血……只是这种不甘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就平息了,韩文清抹去额上的汗水,将所有的情绪化为前进的动力。

 

“恭喜。”

 

这句话依然是私下里说的,叶修极少在镜头前露面,所以比赛完之后就离开了,韩文清是在俱乐部安排的酒店里找到叶修的,问包厢的时候,服务员见他一脸黑气,差点以为是寻仇的。

叶修被队友们硬灌了一口果酒,这会儿头晕得很,却也不得不强撑着身子开门:“咦,是你啊……”

 

软绵绵的声调,全然不复游戏里的那般张扬嘲讽,韩文清道了贺就想转身离开,却发现自己的衣服被对方拽住了。

“我房间有电脑。”叶修扯着嘴角,笑眯眯的看着他:“要不要来一发?”

 

韩文清:“……”

他本能的想拒绝,却在撞上那人一双充满了水光的眼时震了一下,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酒店里的台式配置不错,叶修把它让给了韩文清,自己则抱着笔记本盘腿坐在床上,噼里啪啦的敲着键盘。

他虽然有些醉,但只要接触到荣耀,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兴奋起来,两人畅快淋漓的战了一场又一场,一直到了深夜,韩文清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太阳穴,准备打声招呼便离开,结果他一转头就见叶修歪倒在床铺上,手里还抱着电脑不撒手。

 

韩文清有些无语,但要是就这么走了的话似乎不太地道,正尴尬着呢,就见那人嗯了一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你还没走啊。”

“……”看来他之前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韩文清面无表情的想着,就听那人笑了笑,将手里的电脑举了起来:“要不要来一发?”

 

……这都什么鬼。

最终结局是,他陪着叶修打了一个通宵的荣耀,最后困得受不了了,就直接趴桌上睡着了。

 

5.

 

在那次之后,两人的交往频繁了些,只是叶修全然不记得当时自己是如何撒酒疯的,他只记得……那晚游戏打得很爽。

爽到他起床之后被房间里的某人吓到了,差点以为对方是来寻仇的。然后韩文清在前者惨无人道的噪音之下抬起头,扛着脸上的袖子印瞪了他一眼。

 

然后……然后叶修就笑了。

他笑着把准备好的湿毛巾糊在对方脸上,还不忘大力擦了擦。

 

韩文清是个很严肃的人,但他并不古板,所以在接受新奇事物的时候也快上许多。

比如……在某天登陆自家战队的论坛时,无意间点进了某个隐藏的板块。

然后他看见了一篇标着韩叶CP的同人文飘在首页,还是加粗红字。

 

不知是被什么驱使了,韩文清点开了那篇帖子……

 

然后当晚,他第一次没有出现在竞技场之上。叶修操控着一叶之秋在空荡荡的房间里转了几圈,还是没忍住打了个电话过去。

“抱歉,临时有事。”

对方给出了简单却有些敷衍的理由,但叶修相信他是真的有事,也就没有追问。

 

韩文清当晚是真的有事,他当时正准备给叶修发个短信,却不想对方已经打电话过来了。

他得承认,受白天那个帖子的影响,在韩文清听见话筒中叶修的声音之时,心跳有一瞬间的加快。

……然后在挂断的忙音中渐渐平复下来。

 

他凝视着已经化为漆黑的手机屏幕,手指在显示过叶修名字的部位擦了擦,便将其收回裤兜里。

 

6.

 

叶修收到了苏沐橙丢来的一个网址,于是毫无准备的点开了。

……接着,他听见咔擦一声,仿佛传来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另一边,苏沐橙正捂着脸跟楚云秀对话。

 

沐雨橙风:救命!我把那篇韩叶高H文发给叶秋了!!!!

风城烟雨:……节哀。

 

7.

 

嘉世的连胜记录在第四赛季戛然而止。

仅仅是毫厘之差的距离,一叶之秋败给了大漠孤烟。

 

这其中代表的意义相当重大,特别是对于时常与冠军擦肩而过的霸图而言,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胜利。韩文清在队友的簇拥下领完了奖杯,发表了一些看法之后便回到后台,也是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一向稳定的手指是有些颤抖的。

这就是胜利的滋味吗?难以遏制的兴奋,韩文清闭上眼,深深吐出一口气。

 

当庆功会结束之后,韩文清带着一身倦意回到宾馆,才出了电梯,就见明亮的走廊里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此时正毫无顾虑的吞云吐雾,弄得跟火灾现场似的。

几乎没有犹豫地,他开口。

 

“少抽点烟,影响发育。”

后者闻声抬起头来,隔着烟雾冲他笑了笑。

“恭喜你们夺冠。”

“谢谢。”

 

叶修喷出一口烟,感叹道:“哎呀,第一次说这种话还有些不太习惯……”

“……你会习惯的。”

对话间,韩文清已经走到了他跟前,掏出房卡开了门。

 

叶修没骨头似的倚在墙壁上,笑眯眯的看着他:“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请便。”

 

俱乐部给定的房间很大,足够两个人行动自如,叶修进门后毫不客气的将自己摔在沙发上,咬着还没烧尽的烟嘴,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韩文清皱了皱眉:“在我这里不许抽。”

“别这么小气嘛,不会触动防火系统的。”叶修瘫在沙发里,痞里痞气的斜眼看着他:“再说了,男人抽点烟怎么了!”

 

他理直气壮的说着,却还是将烟头捻灭在烟灰缸里,然后为自己倒了杯水。

韩文清看着他的动作,喉头动了动,最终吐出一句:“打荣耀么?”

叶修唔了一声,咽下嘴里的东西:“这种时候你还让我打游戏,不怕我触景伤情啊?”

“……”以前你可不是这么做的。韩文清无语的看着他,干脆抱起手臂:“你想做什么?”

 

叶修看着他的动作,晃了晃手里还剩半杯的水,突然难得的严肃了起来:“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我发现……”叶修沉痛的捂住脸:“我大概是个基佬。”

 

8.

 

空气仿佛在一瞬间冻结了,韩文清站在那里,大脑有短暂的空白,同时心底的某个念头难以遏制的躁动起来。

叶修半天不得反应,就叉开指头从缝隙中观察对方的表情,果不其然还是那张钱包脸,只不过貌似更黑了一分。

 

他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放下手。

“行啦,逗你玩的,我妈还指望着我传宗接代呢……”虽然这个指望大概是成不了了。他在心里补充。

 

“……”韩文清回过神来,眼神复杂的望着对方,嘴唇动了动:“……嗯。”

他不想否认的是,自己在听到刚才那句话时,内心涌起的那股冲动。

 

自己这算是告白失败了吧……叶修叹息一声,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并将空掉的玻璃杯放回桌面上,磕出一声轻响。

“那个啥,我就先告退了……?”他这么说着起了身,在韩文清的注视下离开了房间。

门关上之后,韩文清站在空荡荡的屋子里,他看着那只对方用过的水杯,轻轻说了句,我也是。

 

而且,并不是逗你玩的。

 

9.

 

喜欢这回事其实很玄,连叶修自己都没搞清楚由何而起,但它就是在这么突然又必然的情况下发生了。

既然发生了,那就告白呗。在这个年代,同性恋已经不算是多么饱受非议的存在,而叶修自己也并不认为这是什么错误,他只是觉得自己和韩文清待在一起的时候,很舒服。

不管是畅汗淋漓的一场切磋,还是私下见面时的一个眼神……总而言之,至少在叶修的心里,那份惺惺相惜的感情逐渐跨过了友谊的界限,来到更高的层次中。

 

那时候的叶修也不过只有二十来岁,正处于人生中鸡血冲动的年龄段……虽然他在大部分情况下还是冷静的,但有时候他也会认为,拼一拼没什么不好。

喜欢就去追嘛,虽然看似前途坎坷,甚至可能有绝交的风险——但是叶修相信,韩文清不是那样的人。

 

从他们相识的四年中,叶修已经基本摸透了对方的性格,他不会为了一些小事去改变自己的目标或者看法,自然也不会因为自己喜欢他,而避之不及。

这一点,叶修很有自信。

 

嘉世的落败他很惋惜,也知道自己的队伍内部出了问题,那是叶修第一次觉得有些无力,于是他避开了情绪低落的队友,独自去找韩文清。

道谢什么的只是借口,他想,只不过叶修是个很随性的家伙,他不会去计较输赢,也不会觉得不甘,于是就像韩文清前几次对自己说的那般,他用最最真诚的语气说了一句恭喜。

 

……然后就进了房间,随着气氛渐渐尴尬,叶修想,我应该做点什么。

于是,他试探性的提起了这个问题,得到的却是沉默。

 

沉默也好,总好过直白的拒绝……叶修笑了笑,将杯子中的冷水一饮而尽。

“我逗你玩的。”

 

10.

 

之后,谁也没提起这件事情,只不过叶修与韩文清的接触没有减少,反而渐渐多了起来。只是,嘉世仿佛真的在那次落败后一蹶不振,接下来的几届之中不但与冠军无缘,甚至连三强都被挤了出去。越来越多的矛盾渐渐病毒般蔓延开来,随着陶轩一而再再而三的叹息,叶修凝视着自己的指尖,一言不发。

 

曾经志同道合的挚友已经不在,面前的是一个为了利益可以做出很多在他以前看来没有底线道德的事情,对此叶修也不好多说些什么,他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力挽狂澜。

可叶修也是人,操纵着斗神一叶之秋的也只是一个凡人,哪怕他在这个领域所达成的成就,已经被誉为了教科书一般的存在。

 

等到了第七赛季,胜利的格局又发生了变化,微草的第二次夺冠无疑证明了他们的实力,王杰希在粉丝的拥呼声中接下了奖杯,并将其高高举起。

 

当晚,叶修照例去找了韩文清。

 

这似乎已经成为了某种默契,他想,一路走来,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霸图还是那个霸图,但嘉世早已不是最开始的那个嘉世了。

这一点,圈内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韩文清凝视着叶修在灯光下被烟雾模糊的脸,心里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感觉,但尽管如此,他还是伸手掐掉了对方的烟:“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影响发育’就变成了‘对身体不好’,因为他们都清楚,他们都在渐渐变老。

二十五六岁的年纪,或许放到别的职业那还是绝对的年轻小伙子,但若是放在荣耀的职业圈里,却有点显大了。这种需要极度反应与微操的职业,是专门吃青春饭的,人到二十五岁开始,反应能力就会渐渐走下坡路——这是很无奈的东西,却也是现实。

 

“今年的年轻人都很不错啊。”叶修轻笑着开了口,带出没来得及呼出的烟:“近几年荣耀的发展也相当不错……”

“嗯。”

 

他们促膝相谈着,年轻的脸上没有一丝皱纹,语气却活像七八十岁的糟老头子。

叶修按着太阳穴,他歪着脑袋,看着面前名叫韩文清的男人,早年间掩盖的东西有一点点浮了上来。

 

一路走来,他想,转眼七年过去了,荣耀在变,周身的一切都在变,唯独这个人,他的对手、他的挚友——没有变。

依旧那样冷静、严肃、老成,习惯性的板着一张万年不变的钱包脸,一如既往的向前冲。

 

想到这里,叶修难免有些感触,连忙喝了口水压抑又涌上来的烟瘾,复而指了指角落里的电脑。

“要不要来一发?”他问。

“你就不怕触景伤情么?”韩文清说。

 

叶修笑了笑:“要死,也是一起啊。”


[未完持续]


爆种的短篇,我本来想一发完但再不睡明天起不来床了OTZ

后面应该还有肉……

你们不要光点喜欢留个言嘛!!说不定我一高兴肉就长一点[喂

评论(23)
热度(281)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