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征途》#01

[注意事项]

*此文为娱乐圈PARO,被收养的明星小周×总裁叶(周叶)

*关键词:年下、养成、下克上、受宠攻、等等……

*不逆不拆,不逆不拆,不逆不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OOC有,BUG有,注意避雷。


《征途》

 

#01

 

叶修第一次见到周泽楷是在一次大型的慈善晚会上。

叶氏作为赞助商的一员,目前身为家主的叶修自然是要来参加的,于是他费了老大的劲翻出以前的西装,在弟弟的督促下套上。

 

近来胖了不少,小肚子上赘肉都出来了,这会儿勒的难受,他也就没了吃东西的心思,却又不能沾酒。无奈之下,叶修只好随手拿了一杯可乐,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百无聊赖的抿着,一直到气泡都消得差不多了,才终于熬到重头戏的开始。

 

随着四周光线的变动,主持人出现在了舞台上,他一边宣读着早就准备好的稿子,一边邀请几位受了资助的儿童上场……这次的捐款主要是针对本市的几家老旧孤儿院重修的问题,所以上来的孩子都是还未被领养的孤儿。一共有十几个孩子,都穿着小西装和小礼服,白净的脸上画着淡妆,在灯光照耀之下开心的笑着。

 

……对于这种撑场面的活动,叶修早已看惯了,此时也没有太大的感触。懒洋洋的靠在墙上,他半眯起被灯光闪的有些眩晕的眼睛,轻轻转着玻璃杯里最后一口可乐,思绪早已飘到了天边。

“哟,你也在啊。”楚云秀端着红酒走过来,她一身深红色的鱼尾裙,颈间挂着黑珍珠项链,被烫成大波浪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头,带着些凌乱的发型反而为她平添了一抹性感。叶修冲着对方笑了笑,又不动声色的瞧了眼那足足有二十公分的高跟鞋,心想女人果然都是怪物。

 

这么一看,自己这小了半号的西装根本不算什么……

两人碰了碰杯,楚云秀也没介意对方只剩一个杯底的可乐,自顾自的仰头一饮而尽,后又舔了舔嫣红的唇:“这次晚会是你们策划的?”

“哪里,我们只是赞助商的一员。之前学校教学楼塌陷的事情对外界影响非常不好,这是在挽回声望。”

楚云秀心照不宣的点点头,她轻叹一声,将酒杯放在侍者的托盘上,又转头看向舞台上唱歌跳舞的孩子们:“他们也真够可怜的,这么小,就学会了在镜头面前做戏。”

 

对于这一点,叶修不置可否的沉默了,他咽下最后一口可乐,顺势往台上瞄了一眼。

而这一次,他咦了一声:“左起第三,那个最高的孩子叫什么?”

“哦他啊,貌似姓周。”楚云秀眯起眼睛辨认了一下:“我也只是草草的扫了一下邀请函,怎么,你看上他了?”

 

说到这里,她也忍不住啧了一声:“这小孩长的蛮精致的……”

“不光是脸。”叶修补充:“你发现没有,只有他没有笑。”

 

是的,在这种所有人都笑容满面的情况下,那个男孩却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随着音乐舞动,他的动作不算好看,甚至不那么流畅,而主办方或许也就是看上了他这张脸,才允许对方走上舞台。

 

“你这么一说也是……不过他长得这么好,为什么没有在之前被领养呢?”楚云秀摸着下巴,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从大银幕的几个闪动的镜头上看,那个姓周的男孩长的的确惊艳,不是那种现下流行的奶油小生,而是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气质。

总之,是个第一眼就夺人眼球的相貌,只要有了那张脸,别人就不会把注意力放在他有些不协调的动作上。

 

“大概是年龄吧,他至少有十六七了。”叶修的手指摹裟着玻璃杯壁,又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突然道:“你说,若是有人全力捧他……”

“你是想玩养成啊。”楚云秀笑了笑,却也认真的回答道:“那张脸,想不红太难,但红极一时容易,想要长久的在圈子中立足,最终还是靠实力的。”

 

叶修赞同的点了点头,复又道:“你说的没错,不过看他挺有天赋的……”

“你确定?他可是连最基本的团队舞都跳不好。”

“大概是他不愿意这么跳吧。”

“你怎么知道?”

 

“……直觉。”叶修耸了耸肩,放下手里的杯子,转身走向舞台的方向:“我还是过去看看好了。”

“慢走。”楚云秀挥手。

 

等他来到后台的时候,台上的表演也已经结束了,叶修在休息室里转了一圈,没发现想找的人,恰好看见了孤儿院的院长正向这边过来,就上去问:“你们这儿个子最高,长挺帅那小孩去哪了?”

院长是一位慈眉善目的中年妇女,她一听就反应过来了:“您是指小周吧?他之前去洗手间了,这会儿还没回来……”

“小周?他的全名是什么?多大?”叶修问。

 

“周泽楷,已经十七岁了,今年就十八了。”院长说着,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那孩子脾气比较闷,自从在十六岁他父母车祸身亡之后,就被送到我们那了。”

“……除了父母,他就没有其他亲戚么?”

“别提了,那些家伙根本不是人,就是他们把小周送过来的。因为来的时候就已经十六了,又经常几天几夜的不说话,有人来领养吧他也不愿跟他们走,要不就死活不叫爸爸妈妈。”院长说到这里,叹息了一声:“这么大什么也懂了,大家都猜他是不是有什么心理疾病,可是我看这孩子啥毛病也没有,有时候还帮忙照顾弟弟妹妹什么的,长得又好看,在我们那人缘也挺不错的……”

 

她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叶修也没嫌烦,安静的听完后,才道:“要领养他的话,需要办什么手续?”

“您……”院长看了看叶修,这小伙子不过二十五六,虽然穿着上看是个大人物,但未免也太过年轻了:“您可要想清楚啊,毕竟这是一个活人。”

她这一句话弄的叶修有些哭笑不得:“我当然知道,我也不会让他叫我爸爸的,太显老了……嗯,娱乐圈你知道吧,我看小周气质挺不错的,想要培养一下……这是我的名片。”

“至于法律上的问题,我会找人以叶家的名义收养,所以您不用担心。”

 

院长半信半疑的接过对方递来的名片,一看却是震惊了,上面白纸黑字的写着叶氏总裁叶修,后面跟着一串电话号码。叶氏作为本市最大的企业,旗下有多家娱乐公司,这点就连她这个外行人都知道……而叶氏的高层都很神秘,极少在镜头前出现,所以她一下子没认出来——当然了,其中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她没想过对方有这么年轻。

 

“那、那啥,其实小周他挺有这方面的天赋,之前排练的时候他是表现最好的一个,对了,他唱歌也特别好听……”院长结结巴巴的说着,到了最后却不得不轻咳一声,有些尴尬的道:“但是你看这个事吧,还是得看他自己的意愿。”

“我会去问他的。”叶修点点头:“对了,他不是去洗手间了么,怎么还没回来?”

“我去看看……”

“不用了,我去吧。”叶修风度的笑了笑,心里补充男厕所你也进不去啊。

 

这一层的会场里只有一个厕所,所以比较容易就找到了,只不过这会儿,门口却挂着正在打扫的牌子。叶修什么人啊,在圈子里打滚摸爬了这么多年,脸色立马就变了,也不顾上别的,只见他后退几步抬起脚,咣当一声把门踹开。

门一开,里面的情景一目了然——几个衣装革履的禽兽围着那个高挑漂亮的男孩正上下其手,不过那人也不是个软骨头,虽然被下了药,却还是跌跌撞撞的闪过了对方的手,并且一脚将其踹到一边的墙上。

 

虽是如此,但他明显快坚持不住了,白皙的小脸上全是不正常的红晕和汗水,一双黑亮的眼睛在灯光的照耀下蒙着一层水雾,亮晶晶的,煞是好看。

可也正因为太漂亮了,惹来了一群畜生。叶修上前几步推开挡在面前的人,一把将那少年带入怀中,对方与他差不多高,此时又没什么力气,几乎是整个瘫在他身上,连带着叶修一个踉跄。

 

“孟老三,你不想混了是吧。”扶着墙站稳之后,叶修回过头,冰冷的眼神扫向在场的其他几人:“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记者可都在外面呢。”

为首的孟老五是孟家的三少爷,平时就为非作歹惯了,此时更是不知收敛,居然在这么隆重的地方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按理来说,叶修不应该这么愤怒,他也算是见惯了这一类的事情,虽然不耻,但无法反驳的是,这就是圈子中病态黑暗的现状。

 

可是这个孩子——周泽楷并不是圈内人,他看着对方渐渐空洞的眼神,漂亮精致的脸颊不带一丝生气,仿佛一句没有生命的木偶,又联想起之前院长的描述,叶修心里泛起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他竟然会有些心疼。

 

“……哎呀,叶大少,早说这是你的人嘛。”

孟老三见叶修是真的生气了,也不敢太过抬杠。叶家是真的后台硬,加上H市本就是他们的地盘,自己这点分量着实不够看。这会只得忍着气,跟着几个狐朋狗友又是鞠躬又是道歉的,做足了低下姿态。

 

叶修也清楚这种事情没办法太计较,毕竟实在上不了台面,牵扯大了对双方都不好,只得作罢,他又警告了几句,就带着近乎失去意识的周泽楷离开厕所。

 

那群人不知给这孩子下了什么药,这会儿全身烫的快要烧起来。叶修这下也没法回会场了,只好给苏沐橙打了个招呼,顺便让她跟会长提一下,就扛着周泽楷回到了自己的家。

 

之前流行炒房的时候,叶修在亲朋好友的怂恿之下买了一套,结果后来他住得舒服,干脆就不卖了,所以恰好又在高峰地段,离会场并不算远。

叶修是自己开车来的,把周泽楷丢上后座,他来到驾驶座上坐稳,刚出了停车场,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动静。

 

被下了药的少年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叶修从后视镜里看,发现对方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醒了啊。你别急,我不是坏人,我这就带你去找医生看看……”

话未说完,一只手臂突然从后伸出,卡着叶修的脖子将他勒在座位上,叶修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反射性的踩了刹车。一阵乱七八糟的喇叭声加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后,车子稳稳地停在了路边。

 

少年将头趴在椅背上,黑色的眼睛里已经恢复了一些神智,他蠕动着颤抖的唇,半晌吐出两个带着浓烈喘息的字符。

“开门。”

 

“哎,我说你这样还能去哪啊……”事已至此,叶修也不慌,反正对方肯定是没力气把他直接勒死的:“我真不是坏人,刚才是我救得你,还记得吗?”

“……”

又是一阵粗重的呼吸声,周泽楷没有说话,但叶修能感觉到颈间的力道松了一些,连忙乘胜追击:“那什么,你是叫周泽楷吧?小周啊,我跟你们院长说过了……呃,你要是不信的话,我给她打个电话?”他一边说着,还伸手去摸手机,却想起自己没存院长的号码,顿时有些尴尬。

 

不过强撑着保持清醒的周泽楷并没有注意到这点,虽然对于叶修他还是有防备的,可惜药力再度涌上,原本卡在对方颈脖的手臂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没了力气,软软的耷拉在对方胸前。后者叹了口气,他反身越过座椅的障碍,将人摆了个舒服些的姿势,才回到座位上,重新发动汽车。

 

在路上等红绿灯的时候,叶修就给自己的私人医生伍晨去了个电话,让他在门口等着。

伍晨以为是叶修出了什么事,带着急诊箱打的飞奔了过来,结果到了门口,就见他们家大少爷扛着个跟自己差不多高的男人,吭哧吭哧的走出电梯。

“见到了还不过来帮一把。”叶修翻了个白眼,他体力着实不算很好,这会儿腿都软了。

 

两人齐心合力的把陷入半昏迷的少年放到沙发上躺好,叶修直起身锤了锤他酸痛的腰,胸前的西装扣早就开了,他又一把扯掉了脖子上的领带,才重重吁出一口气:“我去倒杯水,你看看这要怎么解决……”

伍晨从箱子里取出听诊器,又摸了摸对方额头上的温度,看着叶修的眼神都变了:“这是……”

“……不是我干的。”叶修差点被水呛到,连忙抹了把嘴:“他怎么样?严重吗?”

 

伍晨见此,明显松了口气,答道:“不算严重,泡个冷水澡再吃点药,睡一觉就没事了。”

听他这么说,叶修也放下心来,伍晨跟他确认了药的剂量之后便离开了,留叶修与周泽楷二人待在屋里。

叶修抓了抓头发,看着对方因为燥热而皱起的眉头……他不应该遭遇这样的事情的。在心里对自己说着,深深吸了一口气,认命的弯下腰,扶着对方去了浴室。

 

他们家的浴室很大,靠墙的位置还有一座不小的浴缸,叶修把人带进来之后先去给浴缸放了水,又转过身,扒拉着周泽楷身上的衣服。

少年身上还穿着之前的演出服,又在经历了几个禽兽的魔爪之后乱七八糟的挂在身上,现下对某人扒衣服的举动更加抵触,手臂本能的挥舞着,好几次差点打到叶修。弄得后者狼狈的躲来躲去,好不容易脱下一件外套了,就见对方猛地一拳,正好打在了他的眼睛上。

 

“卧槽……”叶修捂着眼睛倒退几步,疼的眼泪直往外冒,连忙凑到镜子前看了看……还好自己闪得快,只是红了点。

不过……明天他大概没法见人了,叶修用另一只眼瞥向地上的安静下来的少年,发出一声长叹。

他弯下腰,拨开对方软绵绵搭在身上的手,然后一点点的,把衣服脱了干净。

 

不得不说,周泽楷除了脸蛋漂亮,身材也相当不错……至少符合娱乐圈的主流标准,也不知道对方怎么练的。不过这小子看着瘦,一身全是精肉,叶修这种坐惯了办公室的宅男根本抱不动。

还好浴室的地板够光滑,叶修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将人一路拖拉着弄到浴缸旁边,然后撩起袖子,用最大的力气抱起对方的上半身丢进水里,又将落在外面的两条腿依次抬进去。到了最后,还为了防止他溺水,叶修只好牺牲一身干燥的衣服,将周泽楷摆了个稍微舒服点的姿势。

 

自从打了一拳之后,少年就乖巧了许多,一张白皙精致的脸在灯光的照耀下煜煜生辉,叶修没有把水温弄得太高,等对方的皮肤没那么热了之后,他又弯下腰,吭哧吭哧的将赤裸之人弄出来,擦干水,用毛巾裹着,半是扛半是拖的送回房间里。

还好家里有客房……将暖气开开之后,叶修为床上的睡美男盖好被子,又马不停蹄地去烧水冲药。

 

就在他离开之后,床上之人的眼皮颤了颤,然后缓缓睁开。

 

周泽楷凝视着头顶的白色天花板,水晶灯的光芒有些刺眼,他本能的想要抬手掩盖,却发现四肢软绵绵的没有半点力气。

其实早在浴室的时候,他就隐隐约约的恢复了意识,所以在叶修脱他衣服的时候,本能的挣扎起来。

 

后来,自己的确是击中了没错……周泽楷睁着眼,黑夜般的瞳孔里一阵茫然。他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厚实的棉被压在身上,暖气运作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房间内,却没由来的令人安心。

这里是……哪里?

被药物侵蚀导致空白的大脑渐渐苏醒,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少年发出幼兽似的喘息,带着一点难以察觉的呜咽。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叶修端着药进了门。


[未完持续]

老叶苏苏苏……虽然他很攻但是大家放心,以后有肉为证![x

洗头洗出来的脑洞……总之,这一次有存稿,发文的底气足一点![喂

更新不会太快……但是一章至少5000字吧OTZ

顺便在姑娘们的要求下打了一个[周叶征途]的tag,欢迎订阅~

求回复求喜欢QAQ

评论(68)
热度(620)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