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将死之人》#02

前文被删过,补档走这里:http://lowess.lofter.com/post/27dbf2_696d4be


[注意事项]

*此文为武侠paro,韩叶真·相杀设定,介意者慎。

*BUG/OOC/私设均有,主题大概是肉,慎入!

*虽然标题很唬人,但是这是一个从厮杀到厮守的HE,看我真诚的眼神。


#02

 

换做以前,韩文清死也不会想到,自己与叶秋会有这般和平共处的一天。

经历了昨晚的尴尬局面,此时在这人身边,韩文清还会有些不自在;插入对方身体的感觉太刺激,仿佛就那么被烙在脑海中一般,令人欲罢不能。被自身欲望掌控的感觉并不好受,比起真实发生的,那场云雨更像是个荒唐而旖旎噩梦,这让两人间纯粹的关系骤然尴尬起来——他做不到叶秋那么淡然的看待,干脆保持了沉默。

 

叶秋坐在河边的巨石上,正慢吞吞的吐着鱼刺,腰间酸痛的触感还未散去,就连身后难以启齿的那处也开始隐隐作痛。他伸了个懒腰,将鱼骨头抛进河里,然后翻身跃下巨石。千机伞自从离开山洞之后就一直握在手里,收起的伞面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银光,凝视着那抹不同于平常纸伞的尖锐,韩文清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主动问起对手的武器是相当无理的一件事,他了解叶秋,也仅仅是使用战矛的叶秋;如今却邪易主,对方却突然拿出这么个东西,具体功效他在昨夜的战斗中已经看见过了,那时没时间惊叹,可这会儿,韩文清回想起,却只觉得危险。

 

那是一把他从未见过的武器,有伞的外形,其中机关遍布,可以随着使用者的意愿千变万化,着实神奇。这样一把武器在手,等于同时拥有了十八般兵器,不过一个人再厉害,真正擅长使用的也只有那么几种,叶秋既然将这把伞使用的出神入化,可见背后是下了苦工的。

感受到对方的视线,后者抬头回望,韩文清已经转头,看向远处悬崖峭壁。他们不可能一辈子呆在这里,想要脱离现在的境地,便需要离开此处。

 

可具体怎么实施,却是有一定难度的,两人商议了一番,最终决定从悬崖边上垂挂下来的藤蔓下手。二人的轻功都不错,叶秋还有千机伞相助,他在韩文清的注视下毫不避嫌的触动机关,只听咔咔几声轻响,原本伞状的武器忽的断成了两截,变为类似于某种双刀的武器。

 

“这是千机伞……是我与旧友很早之前的发明。”简单的介绍了一句,叶秋将刀刃扎进坚硬的石壁,然后轻轻一跃,整个人往上窜了一截。

这时候两人精神状态都很一般,所以叶秋此时也不过是探探路,他往上攀爬了将近二十分钟,却还没有看见峭壁的尽头,周身云雾缭绕,叶秋扭着脖子往下看去,却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这样一来就无法判断确切的高度,轻轻啧了一声,感受到手臂开始颤抖时,叶秋放弃了继续。他运气在岩石上重重刻下一道记号后,便顺势仰向后倒去,重新坠入浓浓云雾之中。

韩文清在底下等着,他倒是无所谓叶秋会不会先行离开,所以自顾自的研究起藤蔓的粗细来。大约过了二十分钟,空中翩翩然飘下一个身影,叶秋收起伞走向韩文清,将上面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

 

“按照我们坠落的时间来算,我刚才最少也爬了有三分之一……”

两人商讨一番,最终决定休养一天,等下午雾气散了再行动。

 

蛊毒自从昨夜发作过一次之后就安分得很,两人盘膝打坐了一天,中途还起身弄了些食物,叶秋翘着腿坐在粗大的树根上,咔嚓咔嚓的咬着野果,不知在想些什么。

韩文清看了他一会儿,突然就开口:“之后,你打算去哪里?”

 

嘉世是无法回了,况且两人身上毒虫未清,当务之急必是先想法子解毒。叶秋抹了把嘴上残留的汁液,笑眯眯的开口:“自然是去微草找王大眼,怎么?韩兄顺路?”

微草是以医术精湛为名的门派,掌门王杰希更是江湖上威望很高的神医,因为天生异象,他生来便是两眼不一般的大小,叶秋与他相识多年,便给起了这么个绰号。

 

韩文清也是打着去微草的注意,只是他不再愿意与这人同行,脱离了面前的境地之后,两人便恢复了敌对关系——尽管叶秋已经没有与霸图作对的理由。

但,那些曾经的血债,不是这般轻易就可以抹去的。

 

韩文清至今都记得,在一次浩大的武林争斗中,霸图与嘉世两派弟子厮杀在了一处,鲜血染红了土地,尸首堆积成山;叶秋握着却邪,身处战场的中心。他一袭白衣尽数染上了血色,散乱的发髻间眼神杀气不减,当尖锐的矛尖夹杂着凛冽的真气破空袭来之时,韩文清举拳与之相撞——

刀戈碰撞时发出巨大的声响,就连大地也为之震撼。

 

叶秋是一个很好的、值得尊敬的、强大的对手。

但是他们永远不可能成为交心的朋友——哪怕立场变动,甚至发生特殊的关系,都抵不过两人身上所背负的血海深仇。

所以,这大概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平相处了吧,韩文清不是没有动过招揽对方的心思,只是他清楚,这是不可能。

叶秋固然强大,但韩文清不认为自己能够压制的住这头野兽,况且正如之前所想,霸图的弟子们也不会答应。

 

只要离开这里,两人便恢复到了从前的关系,谁也不曾越界。

这是他们,心照不宣的事情。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转眼便到了下午,随着太阳有西沉的倾向,叶秋与韩文清来到崖下,看着头顶望不见尽头的峭壁,叶秋先叹了口气。

“走吧。”

 

按照之前的约定,他爬在韩文清上方,腰上绑着用来固定的藤蔓,以防不慎摔落;其实这个方案风险挺大的,因为只要叶秋心念一动,便可割断对方的藤蔓,而韩文清则因为武器不是利器的关系,陷入不利的境地。

“你不是这种人。”韩文清说着,忽又冷笑了一下:“若是这样的话,你早在十年前就被我杀死了。”

 

是的,如果嘉世的斗神是这么龌蹉而不堪的存在,那么他也绝对不会是拳皇的对手。

 

叶秋笑了笑,转身将变了形的千机伞插入岩壁,率先爬上。

等到有一定高度的时候,他将自己腰间的藤蔓垂下,落到韩文清手里:“要是觉得支撑不住了,就抓住这个。”

这样一来,两人就成了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谁也逃不掉。

 

攀岩是一项很费力的运动,不过好在这个悬崖是有点坡度的,所以还不算太过艰难。两人爬到半山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他们踩在凸起的岩石上休息了几分钟,叶秋还从怀里掏出下午找的果子,给韩文清丢了几个。

“补充点水分吧,嘴皮都裂了。”

 

韩文清面无表情的接过,啃了一大口,脆爽的果肉带着些人的体温,脑海中突然闪过昨夜对方皮肤的触感,差点没呛到。

叶秋倒是没发现这点,只是一个劲的仰头往上看,观察了半晌才道:“应该快到顶了。”

“……嗯。”有些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韩文清抹了把脸,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道:“上去的时候小心些。”

 

“刘皓应该走了,他那个性子这会儿肯定急的回去报喜。”叶秋挑了挑嘴角,平淡的语气里看不出喜怒:“反倒是……你说霸图的人会不会在上面?”

“会。他们没确定我的生死,不会离开。”韩文清斩钉截铁道。

“哦,那就麻烦了。”叶秋长长叹了口气:“韩兄你有一群不错的弟子啊……”

 

听出对方话中唏嘘的成分,韩文清眉头皱起,脱口便是一句:“没出息。”

后者笑笑,没有说话。

 

等两人爬上悬崖之后,已是傍晚,眼看太阳西沉,接着最后一缕夕阳,叶秋看见了头顶凸起的崖顶,也是松了口气。他与身后的韩文清说了一声,便发力猛地向上窜去,转眼间便来到地面。只是与此同时将,四面八方闪现数道白芒,叶秋不慌不忙的一个扭身,千机伞瞬间变换,伞面上折,边缘的利齿叠在一处,形成尖锐的矛首。叶秋握着变长的伞柄,挥舞着弹开劈来的刀刃,强大的内力喷薄而出,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地痕迹。

 

他身后便是悬崖,形势相当危险,几位霸图弟子互看一眼,再次冲上——

听着上方传来交戈之声,韩文清深吸一口气,脚下用力一蹬,如猛虎下山般落在叶秋身前,力道之大连带着山壁一阵颤动。

“全都给我住手!”

 

他这一声运足了八成气,回荡在云雾缭绕的山壁间,如同野兽咆哮。几位霸图弟子怔了半晌,手里的兵器噼里啪啦的落了一地,慌忙着行了一礼。

“掌门,您果真没事……”其中一名弟子激动地开口,抬眼便望见对方身后的叶秋,又是一阵语塞:“您、您这是……”

 

“叶秋脱离了嘉世。”韩文清面无表情道:“从今往后,他不再是嘉世的人。”

几人一听,面面相觑,后又有一名弟子开口:“既然如此,那咱们干脆乘此机会——”

 

说实话,目前的境地对于叶秋来说,甚至不亚于崖底的险境,只不过他微微一笑,不顾霸图弟子们几乎要烧起来的眼神,越过韩文清来到他们面前。

尽管衣着狼狈,斗神的气势依旧不减分毫,几人如临大敌,紧握手中兵器,露出戒备的神色。

 

而叶秋,仅仅与他们擦肩而过。

霸图弟子们愣了半晌,转身想要去追,却被韩文清抬手拦下:“罢了,放他走。”

“可是,掌门……”

“我霸图弟子,从不以多欺少、胜之不武!”韩文清背手而立,横眉冷对道:“我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

他亲口放话,纵然那几人再有不甘,也只能放弃。后者见此,张口再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脸色一变。

 

下腹传来一股诡异的热度,丹田内,无法感应母蛊的子蛊苏醒了,它开始躁动不安,细小的身躯沿着经脉爬行,连带着一股血气冲上大脑。韩文清强忍着突如其来的情欲,心中暗道莫非他与那叶秋还是分不得了?

子蛊苏醒的同时,母蛊自然也醒来,正在下山途中的叶秋一个打跌,差点没摔倒。他扶着树干,呼吸渐渐急促,疲惫的身体在源源不断欲望的影响下甚至有些发软。他用千机伞撑着往前走了几步,后又似乎想到什么一般,咬咬牙,反身往山上走去。

 

此时此刻,韩文清也在纠结。

蛊虫发作期间,他是用不了内力的,这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讲如同致命。从凌云山到微草所在的百草谷,也需要一段时日,这些天内若是用不了武功的话……

以陶轩多疑的性格,指不定会反身搜寻,他们未死的消息迟早是要露陷的,到时若是还用不了武功,那情况可就太不利了。

 

韩文清思绪了半晌,最终长长吐出一口气,他吩咐弟子立即回到总部,告诉张新杰自己中蛊的消息,到时候在百草谷碰面。

至于中间的这段时间……等其他人散去之后,韩文清试着运转内力,果不其然的感受到经脉的堵塞,强硬突破他是不敢了,这种事情之前也做过,除了让蛊虫更兴奋之外,什么作用也没有。

 

那么,眼前就只剩一条路了……

韩文清转身,向着叶秋离开的方向走去。

 

[未完持续]


剧情过渡一下,下一章野战~

虽然两人间有点苦仇大恨但是我有特殊的HE技巧,大家放心_(:з」∠)_

为了更多的肉!所以求回复求热度XD

评论(26)
热度(461)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