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一路走来》[下]

前文地址:http://lowess.lofter.com/post/27dbf2_5baaa78

CP为韩文清×叶修,原著背景,短篇……

OOC有,脑补有_(:з」∠)_不喜慎入!


3.31老韩生日快乐!送上大块的肉><

推荐BGM:这一路走来


11.

 

刷开账号卡,进入游戏……叶修眯起眼睛,看着屏幕上交战的两个身影,心情却是一片轻松。

因为最开始也是这样,一次混乱中的交手,到后来竞技场的上千次切磋,发展到赛场上严肃而又激烈的对战……他们的关系从未改变,是敌人还是挚友?叶修说不清楚,但他知道,若是有谁说是世界上最了解斗神的人,那么那个人一定就是韩文清。

相对亦是如此,七年过去,两人对彼此的熟悉已经到了可以在脑内模拟连招的地步,但实战场上的瞬息万变,所以输赢没有绝对。

他们是势均力敌的对手,也是彼此人生中,仿佛命中注定的宿敌。

 

大概还有挚友这一类的?叶修眨了眨眼睛,一个晃神,一叶之秋就被大漠孤烟按在地上一顿猛锤,带走了最后一滴血。

当荣耀两个大字在屏幕上闪现之时,韩文清看了叶修一眼:“怎么了?”

 

刚才那个破绽对于某人来讲太过夸张,所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他正这么想着,就见对方从屏幕后面抬起头,一双黑亮的眼睛轻轻弯起,却是笑了笑。

“想到一件旧事而已……”

 

叶修大力向后仰去,椅子被他的动作弄得嘎吱作响:“老韩,来打个赌吧。”

“什么赌。”

“看看你跟我,谁先拿下下一个冠军。而且输了的人要答应赢了的人一件事。”

韩文清深深看了他一眼。

 

“一言为定。”

 

12.

 

叶修在第八赛季中段宣布退役的事情,在圈内掀起轩然大波。

消息一传开时,韩文清无视队友们议论纷纷的样子,只是面无表情的说了句:继续训练。

然后他就将注意力移回电脑屏幕上,键盘敲击间,大漠孤烟一脚踩空,从台子上摔了下去。

韩文清停下所有的动作,他看着屏幕上血淋淋的GAME OVER,将略带颤抖的手握紧了拳。

 

“没出息。”他这样对上前采访的记者说着,一如以往的霸气作风,可他身边的张新杰却还是听出了一丝的不甘。

 

叶修退役了?这不可能。

不可能是韩文清的第一想法,后来他也的确将其贯彻了下来,

但对于他这样‘没出息’的做法,韩文清是有气愤在里面的,加上下一场比赛的迫在眉睫,他始终没有打一个电话、甚至发一条短信过去问候,叶修也仿佛心知肚明般,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而是在一个冬天的夜晚,默默离开了他一手建立后陪伴了整整八年的俱乐部。

 

后来在网游里的相遇,证实了韩文清想法的正确,叶修从没想过退役,他只是因为某些原因离开了嘉世,此时更是捡起了一个仅仅只在传说中出现的职业,那个强大与弱势共存的散人在他手里,却依然不改以往的强势。

韩文清坐在电脑前,仿佛看见了数年以前,在混战中战斗法师的长矛破开人流,带着势不可挡的杀气向他刺来——

犹如斗神降临一般。

 

耳机里,叶修敲打着键盘,看着陌生账号之后熟悉的身影,并将其狠狠摔翻在地。

“不给你点颜色看看,真怕你太骄傲。”

“果然是你。”

 

意料之中的平静,却也同时暗暗松了一口气。韩文清活动着手指,噼里啪啦的打出姿态强横的连招,如同一只凶猛咆哮的猎虎,在咬死猎物之前,绝对不会松口。

 

“……是时候该慢下来了,你自己应该也已经感觉得到。”叶修说着,吸了口烟。他们已经在时间的洪流中逐渐老去,还不至于被就此淘汰,但也应该根据现在的情况改变战略,而不是一昧的向前猛冲。

当然,韩文清就是这样的人,一如既往的霸道、强横、却也坚定,执着。

 

随着空气中的烟雾渐渐散去,耳机里,传来那人沉稳如一日的声音。

 

“不好意思,我只知道往前,不懂得如何慢下来。”

 

叶修轻轻笑了声,他看着屏幕里只剩一丝血的君莫笑,并让其踏入拳法家的攻击范围之内。

“那就抓紧时间。”

 

我们的时间,着实不多了。

 

13.

 

那次之后,在接下来的全明星周末里,叶修以一记漂亮的龙抬头打响了回归的旗号。韩文清在面对记者镜头的时候,表很干脆的丢下了一句:“我等你回来。”

 

我等你回来,继续完成我们的赌约。

就算一叶之秋的操作者已经换成了一个实力不错的新人,但在韩文清眼里,斗神这个称号不是给角色,而是给坐在角色之后的操作者的,因为与他争斗了十年的劲敌,不是一张账号卡或者一个称号,而是一个人。

我等你回来,不论你现在在哪里,但我清楚,你终将返回这个你我互相奋斗过的战场。

因为我还没有停下来,你亦不会。

 

14.

 

当第九赛季结束,一切尘埃落定之时,韩文清接到了叶修的电话。

“本来是打算祝贺的,不过可惜了……”那人在信号那端慢吞吞的开口:“下一届加油吧。”

“彼此彼此。”

 

时间仿佛回到了最初,十八岁的韩文清去向十八岁的叶修祝贺,那人说你也很强,他回了一句彼此彼此。

转眼时过变迁,可又仿佛一切都回到了原点,只不过叶秋选择了从头再来,而他一如既往的向前冲去。

 

他们都不曾停下追逐梦想与胜利的步伐,谁都没有输。

 

叶修抱着手机笑了笑:“真想让我早点回来的话,就让霸气宏图那群家伙别跟兴欣抢BOSS啊。”

“被抢了是你没本事。”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垃圾话,韩文清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没有选择挂断……一直持续到叶修那边有人叫他。

“先撤了啊。”叶修丢下一句,急急忙忙的挂断了电话,韩文清坐在黑暗中,听这话筒里传来的忙音,心中却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他将黑了屏的手机放在枕边,接着躺下来。

胸口有一股被遗忘了多年的东西正在发酵,一下一下,牵动着心跳的频率。翻了个身,韩文清凝视着黑暗中的某一点,心想或许是时候说出口了。

 

等到,胜负揭晓的那一刻。

 

15.

 

叶修的回归比想象中的还要迅速。

仅仅一年,他就率领着兴欣战队一路从海选赛杀到了半决赛,可谓人群中的一匹黑马。

 

终于到了再度决胜的时刻,韩文清在后台看见了他的老对手,对方的变化并不算大……除了名字之外。

“嗨。”叶修看见了来人,招呼着挥了挥手:“来的这么早啊。”

“嗯。”韩文清眯起眼睛,将人上上下下的看了个遍后,点了点头。

 

“待会想好用什么姿势输了没。”垃圾话还是十年不变的,叶修戳了戳他的肩膀,笑得没心没肺。

韩文清面无表情的抓住对方的手,扣住那人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放到一边。

 

“幼稚。”

 

叶修见他转过头去不再搭理自己,百无聊赖的啧啧了几声,被摸过的指尖动了动,轻轻握在了一起,仿佛要留住那抹温度。

 

16.

 

跨越十年的时间,两人再一次,踏上同一个战场。

十年,多少风风雨雨,多少物是人非,就连原本和大漠孤烟齐名的一叶之秋都更替了操作者,但韩文清与叶修,始终没有变。

 

时间仿佛回溯到数年前,野外BOSS争夺的那场混战,在岩浆腾腾燃起的热气中,叶修看见了他十年来的宿敌,老友。

韩文清亦然看着对方。

 

陌生到熟悉的角色,熟悉到陌生的操作者——两者之间并无矛盾,他只要知道,那个人是谁,便足矣。

 

令人血脉贲张的战意,如同滚滚燃烧的熔岩一般,沸腾的热血伴随着心跳的鼓动,在耳边咆哮着、叫嚣着、渴望着那一触即发的战斗。

枪响——

 

“就拿你试一试着岩浆的伤害!”

叶修在频道里叫着,与此同时,君莫笑再度开火。

 

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韩文清想着,操控着大漠孤烟,朝着面前唯一的、也是最强的敌人,一如既往的冲上。

 

……

 

当荣耀两个大字弹出之时,叶修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他赢了,以毫厘之差的优势。看着大漠孤烟在熔浆中淹没的身影,叶修轻按着还有些颤抖的手指,笑了起来。

这不会是最后一战,他们的路,他们的梦想,还没有结束。

 

结束的,只不过是一个赌局罢了。

 

18.

 

“恭喜你们。”

韩文清抱着手臂,眯眼看着面前叶修,祝贺道。

“你们也干得不错。”后者的语气相当认真:“辛苦了。”

他说这话时正抽着烟,韩文清发现叶修的手指有轻微的颤抖,又想起了刚刚举起奖杯以及宣布退役的事情,心中感慨万分;虽然有些想要质问的冲动,但这毕竟是叶修的选择,他会去尊重。

 

“你想让我做些什么?”自动略过了这个话题,他问。

“原来你还记得啊。”听到这话,叶修颇为意外的眨了眨眼睛,后又笑道:“晚上来房间找我,我有话跟你说。”

他的笑容很大,嘴角深深凹陷,颇有些意味深长的意思。韩文清看着对方弯弯的眉眼,心中不知怎地咯噔一下,心中隐隐明白了什么。

叶修没来得及解释更多就被兴欣的队友拉去庆功宴了,当晚,韩文清来到酒店赴约,在门口敲了半天不见开门,皱了皱眉,正准备转身去找前台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听见里面隐约传来脚步声,又过了几秒,房门被打开了。

 

叶修的眼睛有点红,衣服头发乱糟糟的,脸上还有枕巾压出的印子,一副刚睡醒的模样。韩文清见此,上前扶住对方摇摇晃晃的身子,顺势进了房间。

“抱歉啊,之前喝了点酒,就睡着了。”叶修摸过桌上的茶壶为自己倒了杯水,又狠狠搓了把脸:“嗯……你找我什么事来着?”

 

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韩文清只好将白天的事情重复了一遍,叶修听闻后没有接话,只是望着手里的水杯发了会儿呆,又深深吸了口气。

“我……我挺喜欢你的,这么说可能有点冒昧,但是你看咱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他有些结结巴巴的开口,虽然一向脸皮厚,可这会儿刚睡醒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加上惦记了这么些年,难免有些紧张,这会儿更是想到啥就一股脑的说出口。又过了一会儿,大脑渐渐清醒,嘴皮子也利索了,叶修干脆的一挥手:“我要你以身相许,肯不肯?”

 

韩文清本来还挺感动的,一听这话,眼皮子都抽抽了,无语了好半天才吐出一句:“为什么是我以身相许?”

叶修嘿嘿的笑了两声,颇有些无赖:“那我许,你肯要吗?”

 

因刚睡醒的关系,他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沙哑,低低沉沉的,却是前所未有的郑重。韩文清注意到对方扣着杯沿的手指紧紧攥着,看来不管面上怎么轻松,他终究还是紧张了。

虽然已经到了这个年代,社会风气相当开放,但对着一个相识了十年多的老友以及宿敌告白,的确是有些出乎意料。

叶修一直是个有话直说的人,偏偏在这件事上磨磨唧唧藏了这么久,有时候觉得保持着原来的关系就挺好,但心中却一直有股捅破窗户纸的冲动,他想与对方产生进一步的关系,踏过那模模糊糊的界限,来到一个新的层次。

 

——此时终于说出了口,同时又难免忐忑地等着回答;而韩文清对此却不太惊讶,他甚至早有预感,此时深深看了叶修一眼,道:“你认真的话,我就要。”

很简单也很直接的答复,却是让叶修小小激动了一把——他先是愣了一下,后又慢吞吞的掏出了烟,点燃塞进嘴里,深深吸了一口。

 

“你是……同性恋吗?”

“不是,”韩文清干脆的答道:“我只是喜欢你而已。”

“噗……咳、咳!”此话一出,叶修顿时被烟呛到,咳个死去活来。韩文清拍了拍他的背,闻着对方身上一股烟熏火燎的味儿,不动声色的皱起了眉:“以后少抽。”

“这就开始管啦。”叶修笑了笑,盯着那人的脸看了半晌,突然道。

 

“老韩,你接过吻么?”


肉走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68869&tid=3044886#Content 


20.

 

这一路走来,踏过时间长河,迈过重重障碍——尽管立场相对,但他们始终站在同一个战场上,向着同一个梦想,前进。

从未却步,从未犹豫,也从未后悔……

 

足矣。

 

[Fin]


老韩生日快乐!快马加鞭地把这文完结了_(:з」∠)_一个月七次肉我的肾在颤抖啊,已经快不会写了所以这次可能不那么好吃OTZ

这次的肉相当的温柔,相当的甜,算是这对CP另外的一面吧XDD好吧也可能OOC,毕竟每个人理解的不大一样嘛对吧[深沉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嗯总之真的很喜欢韩叶啊,初恋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什么鬼

大家吃的愉快的同时别忘了给点赞和留言嘛><

评论(13)
热度(260)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