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無常》[玖]

黑无常老韩×白骨精叶修,中短篇,HE,近日完结。

这是一个前世今生故事……文艺逗比狗血向,作者脑子有洞。

有BUG,有OOC,有私设,慎入!


【玖】

 

那是一个梦。

一个不知从何而起的梦,在他回过神来之际,就已深陷此处。

他没有选择尝试挣扎或者苏醒,因为在这里,他看见了熟悉的人——

 

韩文清生于武将世家,爷爷是开国元勋,陪着老皇帝征战沙场数十年,地位甚高,连带着后辈也享了福。

他自小便听从长辈的教诲,熟背兵法,勤于练武;转眼十几个春夏秋冬过去,原本豆丁大的孩子也长成了翩翩少年……在京城那些纨绔子弟们花天酒地的时候,他已经能领着上万大军奋勇杀敌,战无不胜。

 

那时恰好赶上国家动荡,纷争不断,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韩文清虽年纪轻轻,但面相老成,说话办事的态度也丝毫不逊于韩老将军,在军营中声望甚高。

又是一年新春,他跟随父亲前往邻国参加宴会,在那个晚上,他第一次因为挑衅沉不住气,跟人大打出手……

 

后来,他结识了自己此生中最大的宿敌,和挚友。

那个人叫叶秋,与韩文清年纪相当,甚至还小上那么一两月。二人同为武将,又恰好赶上意气风发之时,俱是少年心性,难免有些摩擦,韩文清因此被关了半月禁闭,出来后气都没喘上一口,就赶上边疆战乱,原本镇守那处的将军不幸战死,而正是那叶秋领着援兵赶到,这才没全军覆没。

 

韩文清这次去,完全是给人收拾烂摊子的。

 

原本的三万士兵被打得只剩五千,还有大部分伤残;他领着一万人徐徐赶到时,恰好看见那叶秋指挥着人替自家人疗伤,见他来了,便遥遥一笑。

比起初见时的锦衣华服,此时的叶秋身着戎装,战甲上的血迹未干,正顺着手指一滴一滴的淌下,乍眼看去,像是受了伤。

两人一个马上,一个马下;一个低头,一个仰视,就这么看对了眼。

 

韩文清在边关呆了七年。

七年间,屡有外敌来袭,半夜时常被号角惊醒,到了后来,睡觉时便连战甲也不曾脱去。

 

叶秋的营地与他不远,两人既是邻国,又为同盟,来往密切也不怕遭人非议,再者说这天高皇帝远,身边的士兵全是心腹,都算心照不宣。

作为男人,又在这远离家乡数千里外的边关,平静的日子里,训练完后便聚在一起唠唠嗑、划划拳,也算是一件乐事。叶秋从不喝酒,但因出身的关系,他识字、通诗词,划拳从未输过,经常弯着一对狐狸似的笑眼,看着四周的将士们喝的酩酊大醉,也不知是戏弄还是无意。

 

韩文清不算好酒,但偶尔也会喝上那么两口;一般到了这种时候,叶秋安安静静的看着他喝,偶尔撩拨那么一两句的……受了初见时的教训,韩文清逐渐习惯了这人的性子,干脆不作理会。

有时候逼急了,他也会骂上那么一两句,往往这时叶秋总是带着一副得逞的表情,真是怎么看怎么不爽。

 

后来他才知道,这人不是不能喝,是不会喝。

有一次,两军联手退敌,在当晚的庆祝大会上,叶秋硬是被属下起哄着灌了一口,起先还看不出什么毛病,等过了几分钟再回过头来,就见这人不知何时已经倒下了。

韩文清将人送回房内,替他褪去戎装,压好被褥……他看着对方被醉意染上薄红的脸颊,倒是比平时漫不经心的模样顺眼多了。

 

七年来他们的关系一天比一天密切,随着愈来愈多的交往,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黑暗中悄然滋生。韩文清本来没向着那方面想过,可这会儿也不知着了什么魔,竟低下头在对方额前亲吻了一下,等回过神来时先是把自己惊着了。

他黑着脸出了军帐,没走几步就接到连夜传来的急报,说是南方有人起兵造反,让他调兵前去支援。韩文清连夜离去,以为不过几月便能回来,却不想这一走,又是三年过去。

 

他走的匆忙,没来得及与叶秋告别,仅仅留下只言片语;加上这头战事匆忙,通常都是几天几夜的不能合眼,好不容易逮到时间休息一下,也没那个精力想任何事情,闭眼就睡去了。

好在,他们也不是全然断了联系,时不时也有传书发来,虽然大部分都是公事,但偶尔也有那么一两句调侃似的交流——以往韩文清会觉得烦躁,此时却也能因此会心一笑,提笔回上几句。

 

等到后期动乱渐渐平复了许多的时候,有多余的时间,他也会思念起那人来。

 

韩文清不知道这种感情是不是他人口中所说的喜欢,就算是,也无妨;他不是拘泥于世俗的人,只是没经历过的事情,难免会觉得陌生。

转眼三年一过,再见面时又是仓促——等他匆匆赶回了边疆,叶秋却也接到任务,他穿戴好了戎装,手中提着却邪,正收拾着自己的行装。韩文清掀开军帐的时候,那人恰好转身,明显愣了一下。

 

“你回来啦。”

“嗯。”

 

简单到了极致的开白场,韩文清看着对方在烛光映照下有些发红的脸颊,突然想起三年前,自己那个冲动又莽撞的吻,心里顿时一软。

他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见叶秋也用一种相同又不同的目光望着自己。

一时之间,两厢沉默。

 

“要来一杯么?”

半晌后,叶秋跟变戏法似的从桌下掏出一坛酒来,笑盈盈的望着他。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忍不住露出笑容。

 

“当然。”


[未完持续]


终于轮到老韩回忆杀了……还有一更_(:з」∠)_

说起来这文也快完了,预计2W字左右。

一坑将平,爽!

求留言求热度,我觉得我已经很勤快了……

评论(12)
热度(198)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