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将死之人》#01[被删补档]

[注意事项]


*此文为武侠paro,韩叶真·相杀设定,介意者慎。


*BUG/OOC/私设均有,主题大概是肉,慎入!


*虽然标题很唬人,但是这是一个从厮杀到厮守的HE,看我真诚的眼神。




《将死之人》




“韩兄,你我厮杀十载,能有今日,实属无奈。可事到如今,我俩皆是将死之人,又何必在意那旁人眼光?干了这杯,待到咱们九泉下相聚时,再战个痛快!”

 


#00


 


是夜,凌风崖上。


刘皓立在悬崖边缘,眯眼凝视着脚底被夜色浸染至漆黑的云海,发出一声冷笑,随着笑声越来越大,回荡在空旷的山谷中,一声叠着一声,愈传愈远。


 


孙翔站在后方,他发髻微散,火红的长袍上沾着未干的鲜血,受伤的腹部隐隐作痛,这让少年人的脸看起来有些惨白——听着同伴张狂的笑声,孙翔扯了扯嘴角,却发现自己终究笑不出来。


不应该是这样的才对。


心底里有一个小小的声音这样说着,让他不由得攥紧了手指——却邪上粗粝的花纹铬的他手心发烫,身体仿佛还记得刚才兵刃交接时的滋味,正微微发抖。


最后是他们赢了,以绝对的人数优势,将江湖上的拳皇和斗神逼下悬崖。凌风崖上万年云雾缭绕,没有人知道它究竟有多高,也没有跳崖后依旧生还的例子。所以那两个人,应该是死定了。


 


叶秋死了,斗神的称号也好,战矛却邪也好——就都是属于他的了。这么想着,孙翔的心情似乎好转了些,尽管他心里清楚,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胜之不武。


……可惜那个唯一称得上对手的男人,如今已经不在。


将多余的杂念驱逐,少年挺直了腰背,绷紧的唇角终于松懈了下来,他瞥了眼笑的眼泪都出来的刘皓,不耐烦的催促道:“走了。”


 


#01


 


凌风崖的可惧之处,就是从上看去,视线被茫茫云海阻隔,不知深浅高度;纵而是下坠之时,摔落之人满心恐惧,本可能生还的机会,也因此彻底泯灭了。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


 


叶秋在空中扭动身体,轻巧的翻了个身,紧接着,手里的银伞唰的撑开,耳边骤响的风声一顿,随即轻缓起来。凌风崖并没有想象中深不见底的高度,甚至可以说有些矮;当他慢吞吞的飘落在地,收起伞,叶秋张望着四周,转身朝着树林深处走去。


他本是想寻个有水源的地儿歇息一会,顺便尝试着将身体里的蛊虫逼出来,却不想没走两步,一道劲风从旁袭来。叶秋本能一闪,千机伞刷的撑开,堪堪抵住对方迅猛一击,顺势后退几步卸去力道,对方并没有继续进攻,反而站在原地。叶秋收起伞,望着月光下那人杀意不减的眼神,无奈的耸了耸肩。


 


“刚才在上面还没打够啊……”他说着,握着武器的手指垂在身侧,却是没有半分敌意:“韩兄如此精力,在下甚是佩服!”


韩文清冷哼一声,却也放下双拳:“你与嘉世,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在他心里憋了一整天,现下总算有时间问出口,却已是落到了这般境地……叶修将散乱的发拨到耳后,转身道:“边走边说罢,还是你想在这树林子里过一晚上?”


 


从去年的华山论剑开始,连胜三年的斗神叶秋败在了拳皇韩文清手里,从此开始,嘉世一门日渐颓败。韩文清身为霸图首席弟子,与叶秋更是厮杀了数十年的死敌,其实真要说两人间的仇恨,其实并无多少,只是立场使然罢了。


今日,叶秋突然邀约决战凌云之巅,说是要为数十年的纠葛做一个了断;韩文清欣然前往,却不慎中了嘉世的埋伏,他本因气愤,叶秋却为救他与嘉世精锐战成了一团——看着那红衣少年人手中凛然挥舞的却邪时,韩文清便知道,这斗神的地位怕是要易主了。


嘉世与这人的关系竟已到了如此地步,为剿杀自己,甚至不惜对叶秋痛下重手;刘皓那小人阴狠毒辣,竟然在二人遭受围攻之时抛出暗器,若不是叶秋替他挡下一半,韩文清想,自己大概是要交代在那了。


 


肉走: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68869&tid=3035694#Content




但是下来容易,想要上去,却得费一番功夫。韩文清眉头紧锁,他当时为了遵循‘一对一’的承诺,只让带来的弟子在山下留守,没有跟着上山。刘皓他们肯定已经撤了,而那些弟子们又失去自己的消息……


 


“有没有吃的啊。”


一个突兀的声音插了进来,带着点云雨后的嘶哑,叶秋来到韩文清身后,笑的没心没肺。


 


“喂——我说,我也是让你那什么一晚上了,所以今天的早饭就你负责呗?”






[未完持续]




补档= =尼玛我350+热度就这么被LOF吞了,气哭QAQ

评论(9)
热度(533)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