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入戏》#01

[注意事项]

*本文为黑道PARO,CP为周泽楷×叶修,不拆不逆,ooc私设皆有,慎入!

*其实这是一篇有剧情的肉文。

*HE大法好。


#01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叶修只觉得浑身跟散了架似的,反倒身后那处估计是麻痹了,没感觉有多疼。

他艰难地撑起身体,半闭着眼去床头摸了烟点上,吸入过肺后重重吐出。

洗手间传来沥沥水声,周泽楷并没有离开,而是去洗澡了。

 

时间是下午三点半。

在叶修手里的烟烧到尽头的时候,周泽楷终于从浴室里出来。

他穿着酒店的浴袍,踩着拖鞋,发梢上的水珠滴落下来,滑过精致的脸庞,没入领口。

叶修看着对方略显红肿的眼睛,嘴角抽了一下。

 

两人无言了半晌,还是叶修受不了身上黏糊糊的感觉,从床上爬下来走进厕所。

他的腿还是软的,腿根一片青紫,光站着都有些发颤,周泽楷本能想去扶他,可手伸到一半却僵住了,不上不下的悬在半空。叶修压根就没指望他,扶着腰一瘸一拐的进了浴室,把水打开后在浴缸里躺下,长长舒了口气。

他泡了一会儿,便曲起腿分开,将手指伸到下方将体内残存的浊液掏出来。

 

这时候叶修已经顾不得羞耻了,只觉得烦躁,那种仿佛血液里都燃烧着火星;他看着一丝丝白色的液体在水中消失不见,有种骂人的冲动,结果一开口发现嗓子哑的不成样子。

叶修啧了一声,重重在水面上一拍,溅起的水花糊了满脸。

然后他逐渐冷静下来,拿起沐浴露在身上抹。

 

叶修出来的时候,周泽楷还没有离开,他坐在床边,眼眶微红,望着狼藉一片的床单发愣,茫然的模样挺惹人心疼。

只是经过昨晚,叶修却是怕了他了。

 

他越过周泽楷的身子去拿自己的衣服,穿裤子的时候更是不断抽着气,之前被磨蹭地几乎破了皮的内测火辣辣的疼,等皮带扣好,他甚至有些合不拢腿。

再看罪魁祸首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叶修更是来气,心想老子被上的这么惨还要回头安慰你?

可他还是将手里的东西丢到对方身上,骂骂咧咧的开口:“这特么就是个普通套间你安窃听器给谁看呢?还有,怎么就贴在洗手台下面,你不知道那个角度只要躺浴缸里就能发现?……以后要放就扔在马桶后头,要是蹲式的就把浴间的排水口拆了,黏在里面。”

 

周泽楷的嘴唇颤抖了一下,一声不吭的将那个小小的物件握在手里。

叶修胡乱抓了把头发,又给自己点了根烟。

门上的锁已经开了,他留下周泽楷一个人呆在酒店,打车回了家。

 

给陶轩打电话的时候,对方被他公鸭似的嗓音吓了一跳,还打趣这是哪来的妞这么劲爆;叶修听后呵呵一笑,告诉他自己旷工一周,感冒了。

完了他就丢下电话,滚上自己柔软的大床,将被子卷起来。

 

这几天叶修过得相当颓废,也不知是不是心理原因,第二天他还真有些低烧,连忙下楼买了个药,包装都没来得及拆,手机就响了。

低头一看,原来是城西的场子出了事情,刘家的二少爷带着一帮人在那闹腾。

 

H市不小,来往的势力很多,嘉世算是近几年杀出的一匹黑马,夹在一群豺狼虎豹中步步为营地爬到了今天这个地位,看似风光无限,实则根基不稳,每一步都是踩在刀尖上。

叶修作为嘉世的二把手,已经很少亲自出面解决事情,这次情况比较严重,加上陶轩在外地谈生意赶不回来,就只有让他顶上。

 

将感冒药混着水囫囵吞下,叶修准备了一番,便匆匆赶往现场。

 

刘家三代涉黑,算是本市最古老的一派,可惜之前的扫毒行动让他们备受打击,相比从前是没落了不少。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刘老爷子还有一口气,刘家就不会倒。

说来也是奇怪,这些年想做死那老头子的人多了去了,可最成功的一次,也不过是废了他的左手。

 

老虎没了爪子,却还有牙齿,刘威岁已年过半百,却还宝刀未老。

而刘家二少爷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叶修赶到现场的时候,双方已经干起了架,桌椅倒了一地,连带着破碎的声音混杂着怒吼和尖叫,场面混乱至极。

没多犹豫,他直接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枪,砰的一下把大厅正中央的水晶灯打了下来。上头挂着地水晶珠子噼里啪啦的落了一地。

被这声音吸引,厮打的众人渐渐安静下来,叶修冲着人群中怒目瞪视着自己的刘二少笑了笑,手指在枪身上那么一抹,将其拆成了零件。

 

“刘少大驾光临,是我们招待不周。”他把所有的零件随意丢在地上,又向对方展示了空空如也的双手:“既然场子已经砸了,那就直接谈谈赔偿方面的问题吧。”

叶修没有问为什么打起来,反正对方总能找出理由,什么被服务生踩了一脚啊,荷官出老千啊……他这会儿烦的要死,也就懒得和对方客气,直言道:“我记得你们两个月前的一批货明天傍晚就到码头了吧?”

刘二少本还想说些什么,就被他这话噎住了,支支吾吾好半天憋出一句:“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场子!”

 

这家锡林赌场本来是刘家的地盘,但之前因为某些生意上的差错,抵给了嘉世,后来他们把债还上了,又重新打起赌场的主意,三天一小闹一周一大闹,整一无赖撒泼的架势,老爷子自己不好意思做,干脆全丢给了小辈,还能标上个历练的名头。

而这二少爷也是个缺心眼,还真就按部就班的执行了,之前还只是小打小闹,这会儿算彻底撕破了脸,弄得叶修亲自出面解决。

 

赔偿肯定是要的,伤了人不说,这么满地狼藉可都是钱啊,这里出的血,就算是用放的,也要拿回来。

不肯赔的话那就太简单了,毕竟这里是嘉世的地盘,不给个说法还想走?

所以说这少爷蠢也就蠢在这点,砸场子这种事居然还亲自到场,是生怕别个抓不到把柄啊?

 

叶修挥挥手示意人将刘震扣下,又接过下属递来的烟,狠狠吸了一口。

他过来之前吃了药,此时效果上来,可劲儿的犯困;硬撑着抽完了烟,实在有些熬不住了,就打算先去酒店的房间里休息一下。

结果才出了电梯,便面迎撞上一人。

他本就腿脚发软,这一撞之下,更是站不住,本能的往后倒去,那人倒是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的腰,不料叶修反射性神经极强,就算因为生病有些迟钝,却还是第一时间抓住那只手,迷迷糊糊的道了句滚。


对方还真就退开了几步,叶修吐了口气,撑着地板站起身,刚准备离开,就听那人突然开口。

“你生病了?”

这声音着实耳熟……他抬头一看,一张熟悉的俊脸出现在眼前,眉头微皱,似是有些担心。

叶修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或许是烧的迷糊了,他慢吞吞的抬手,在对方白嫩的脸蛋上掐了一下。

 

“怎么又是你啊?”

 

周泽楷弯了弯嘴角,带着点羞涩。

“碰巧吧。”

个鬼咧,叶修的眼皮跳了跳,他见四下无人,也就顺势倒在对方身上:“702室,扶我过去。”

 

实际上,这还真不是碰巧。

周泽楷的接头人叫章程,在嘉世旗下的一家夜总会里做保安头头,这还是他奋斗了一年多的成果,此时听闻这小子第一天就被二把手带进了房,不由得捶胸顿足,以叹命运的不公。

“你知道叶修是什么人吗?我跟你说就这条道上混的,没人不知道他!”章程抹了把喷出来的口水,叽里呱啦的将这几年听到的消息细细讲了一遍:“这叶修也是奇了怪了,明明真正管事的基本都是他,大部分生意也是他在接手,陶轩充其量算个幕后,可他还就甘愿坐着二把手的位置,一座便这么多年,一点反意都没有。”

“陶轩也是够信任叶修的。”他喝了口水:“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居然能攀上这条线!”

“……什么意思?”

“叶修私下极少与人接触,就连床伴都没有过,听说上次小雷去给他送水,才推开门就被子弹擦着脸过去,耳朵上留了道疤,现在还在呢。你居然能爬上他的床……咳,我说的直白点,你别介意啊。”

 

“……”周泽楷垂下眼,没吱声。

 

“总而言之,这可是个大好的机会,小周啊……”章程语重心长拍了拍他的肩:“你可要抓住了,不然这任务怎么才是个头啊。你是新来的,不清楚,像卧底这种长期任务,有时候一熬就是十年八年的,还随时可能丢命。哎,之前的三个同事,两个死在了枪战里,最后一个被发现了身份,那下场……”

他重重啧了一声,有些伤感的点了根烟,周泽楷凝视着那忽明忽暗的火光,深深吸了口气。

“该怎么做?”

 

叶修在那天离开之后,一连几天没有出现,直到事发当天,章程接到消息说刘二少带人去闹场子,连忙给周泽楷去了个电话,让他好好准备。

刘家与嘉世的关系本就岌岌可危,此时陶轩恰好在外地,那么能为此出头的就只有叶修;章程本想着让这小子过去混个眼熟,却没想到周泽楷的运气这么好,恰好在出电梯的时候就撞上了。

 

扶着人进了房间,周泽楷将叶修放在床上,又盖好被子。叶修的面色发红,体温高于常人,明显是发了烧,正是脆弱的时候,如果想趁机做些什么,那这便是再好不过的时机。

可又能做什么呢?周泽楷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他想到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若是此时能杀他灭口……

仿佛着了魔一般,他将手指伸向那裸露在衬衫之外的白皙颈脖,却又在即将触碰之时顿住了。

 

叶修闭着双眼,面色平和,一副毫无防备的模样。

可周泽楷还是觉得危险。

这个男人本身就像一把刀,只是随意的触碰都有可能割伤手指,甚至刺入心脏。

他的直觉一向很准,便收回了伸出的手,又替对方压好了被角,倒上了一杯水放在床头。

 

接着他便离开了,临走时还不忘将门带上,发出很轻的声响。

而下一秒,看似沉睡的叶修猛地睁开了眼睛,浮着些血丝的眼球转动了一下,在起身确认好房门的确关上之后,又四处搜寻了一番。

没有发现窃听器。

 

这小子倒是学聪明了……他笑了一声,重新躺回床上。

一直到第二天被下属叫醒,叶修都没有去碰床头柜上的水。

 

 [未完持续]


剧情章~我会尽快上肉_(:з」∠)_

如果有逻辑不通顺地方请无视吧,作者他的智商低下,只能写到这样了……

这篇我努力日更,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不过热度留言多可能动力就足了![要点脸

评论(29)
热度(516)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