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入戏》#03[肉]

[注意事项]

*本文为黑道PARO,CP为周泽楷×叶修,不拆不逆,ooc私设皆有,慎入!

*其实这是一篇有剧情的肉文。

*HE大法好。

 

#03

 

陶轩得知那晚发生的事后,在百忙之中抽出空来给叶修去了个电话,开场便是:“你看上那小子了?”

叶修正给病床上的周泽楷递水,听到这话手都不带哆嗦地将杯子放在床头,不答反问:“怎么?”

陶轩在那边笑了一下:“没什么啊,我看你单了这么多年,还以为终于开窍了。”

叶修也跟着笑:“这次是我不对,以后我会好好管教这小子,不让他瞎掺和。”他说地时候,特地把声音拔高了一度,算是变相警告周泽楷。

“我也就是问问,你别这么凶啊,吓到人家多不好。”陶轩听到这里,心中有所了然:“最后怎么样了?”

“估计过几天就能看见相关报道……这次是我失算,没料到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条子是黄雀,咱撑死就算路人。”

“没受伤吧,怎么跑医院去了?”

“好得很。”叶修吸口气:“有人孕吐而已,没什么大碍。”

 

他挂了电话,就见周泽楷直勾勾望着自己,形状漂亮的唇蠕动几下,吐出一句话。

“要怀孕,也是你。”

“……”眼角跳了跳,叶修嗤笑一声,没和他计较。

口头上占风头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这么想着,他大大咧咧的在床边坐下,探了探对方的体温,说话却丝毫不留情面。

“等养好病,你就给我滚远远的。”

周泽楷的眉头皱了起来,在对方掌心下拧成了一个结:“不。”

“这不是你说了算。”叶修语气平稳,话中带着毋庸置疑的决断:“要么滚,要么死,选一个吧。”

“……”

 

见他没有回应,叶修暗中松了口气,正准备将手撤回,就被对方死死抓住了。

周泽楷扣着他的手腕,力道之大让叶修一下没挣开,刚想强行抽回,就见对方的眼睛又红了。

少年躺在白色的被褥中上,漂亮的小脸泛着病态的病态的红晕,黑乌乌的眼珠蒙着一层水雾,可怜兮兮的,像极了小狗。

 

“我不走。”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又带着点紧张的颤抖,倔强的令人心疼。

“……你哭什么。”叶修依旧板着脸,可语气却软了许多,他叹了口气,压低声音:“你今晚也看到了,以后这种事情还有很多,这次是咱们运气好,下次情况危急的时候,我也不能保证时刻护着你……”

“不需要。”周泽楷抽了抽鼻子,手里不但没有丝毫放松,反而用力将叶修拉近了一点,他看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会变强。”

叶修盯着他半晌,突然在对方手肘上敲了那么一下,周泽楷只觉得手臂一麻,本能的松开了。

他直起身,将袖子拉下来,遮住腕间的红痕,声音里没有半点感情:“你能杀人吗?”

“能,就留下,不能……”他又笑了笑,眼睛里却没有半分笑意:“我不需要一把不会放血的刀。”

 

“……”少年咬着下唇,沉默了很久很久。

叶修知道他在挣扎,可他要的不是挣扎,他要对方离开。

离开这条伸手不见五指的血路,再也不要回来。

 

可最终,周泽楷机械的点了点头,说了句好。

他的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却又带着一种割断一切的决绝,像一根冰凉的针,扎入了叶修的心里。

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如此坚持,但话已经放了出去,出尔反尔不是叶修的性格,而周泽楷既然执意留下,那么这场试炼便是注定的。

 

叶修将手盖在少年的脸上。

“如果你坚持,那么这将是你人生中最后一次安稳觉,好好珍惜。”

他尽可能轻柔的说着残忍的话语,最终化作了一声叹息。

 

“睡吧。”

 

刘家这回遭到了重创,直接一蹶不振,刘老爷子一夜之间损失了上千万,就算是大风大浪看过来的他也呕出一口心血,一向百毒不侵的身子突然就垮了。

说来也是从前造的孽,此时大病,刘家几个儿孙为剩余的一点家底争地死去活来,根本无人去管那躺在重症病房中半死不活的老爷子,就算上门拜访,也是带着协议书和律师,试图榨干他身上最后一滴血。

 

刘威一生造孽无数,他待人太狠,之前二少爷的事情伤透了亲人的心……事发之后,嘉世已经将人送回,也早就废了。

可毕竟是老爷子的贪得无厌造成的后果,所以算来算去,这帐还是得落在他的头上。

叶修端着一杯豆浆,将手中的报纸翻来覆去的看了个遍;周泽楷坐在他的对面,一双眼睛黑黝黝的,有些无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该走了。”放下手已经被咬的变了形的习惯,他故意喝的很慢,尽量给对方犹豫的时间:“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走吧。”

 

他猛地站起身,身后的椅子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刺耳的声响,把叶修吓了一跳,他在心底叹了声,上前拍拍对方的肩膀,贴身到其耳畔小声道:“放轻松,他们本就该死。”

周泽楷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垂在身侧的手指握紧成拳。

 

为了减轻对方的心里负担,叶修将之前一个多次犯事的家伙从关人的小黑屋里拎出来,绑在椅子上。

那人真可谓是无恶不作,之前在店子里看场子的时候不但吸毒,殴斗,强暴了人家一小姑娘,还直接登上了新闻,陶轩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把事情压下来,还冲着叶修发了次大火,因为那段时间恰好赶上严打,连带着整个场子都被搜了一遍,差点没造成大损失。

人是没进监狱,但被抓起来,来来回回上了几十遍的邢,早就差不多了,此时根没骨头似的靠在椅子上,浑浊的双眼半睁着,口齿不清的说着杀了我,口水流的满身都是。

 

手枪上膛时发出一声脆响,周泽楷举起枪口,对准身前之人的头颅,扣着扳机的手指轻轻颤抖着。

安静的室内,回荡着少年急促又紧张的喘息,像是被逼到了极限的小动物那般,本能的转过头去。

 

叶修最终还是上前一步,伸手盖住了对方的眼睛。

他与周泽楷差不多高,此时贴近对方的耳畔,小声描述着那人的罪行:“那个女孩只有十六岁,是尚好的年华,却毁在了这个人渣的手里……”

叶修的声音很低,带着一种莫名的安抚与蛊惑,他的手指攀上周泽楷颤抖的小臂,又慢慢移动到叩着扳机的那根手指,轻轻搭在上面。

“他该死,可法律制裁不了他,可是现在,你可以杀了他,为那些无辜的人们报仇……”

 

少年的身子重重一震,最终不再颤抖。

扣下板机的时候,周泽楷其实没有多大的感觉。

他的眼前漆黑一片,唯有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儿在空气中蔓延开来,刺激的鼻腔发酸。

叶修领着他从房间里出来,放下手,发现对方的眼睛红红的,眼球被血丝密布,却干涩的没有一滴泪。

看得他心脏狠狠揪了一下,却还是夸了句干得不错。

 

周泽楷麻木的点了点头,空洞的眼睛里没有半分神采,攥着枪柄的手指用力到发白。

等回到房间之后,叶修将人安置在沙发上,起身想去替他倒水,不料被对方扯住了衣角。

 

“别赶我走。”

他嗓音沙哑,隐约带出哭腔听得叶修心里一痛,转身将人抱在怀里。

“除非你自己选择离开。”一边承诺着,他尽可能温柔抚摸着对方的脊背,像是在安慰一只瑟瑟发抖的小动物。

就这么抱了一会儿,等到对方渐渐恢复平静,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背,刚想再说些什么,忽然觉得肩上一痛。


肉走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68869&tid=3048844#Content

 


 

[未完持续]

 


 

5400字= =我也是给自己跪了…………

 

顺便小周前期可能偏软,老叶一直刀子嘴豆腐心,我尽可能控制着不去OOC,但肯定还是有,这个只求别打脸OTZ

 

看在我,写的这么多,这么长,这么勤快的份上,求热度和留言嘛TAT

 

饥渴的都要死了嘤嘤嘤……

评论(48)
热度(441)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