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入戏》#06

[注意事项]


*本文为黑道PARO,CP为周泽楷×叶修,不拆不逆,ooc私设皆有,慎入!

*其实这是一篇有剧情的肉文。

*HE大法好。


#06

 

第二天一早,叶修领着周泽楷来到了附近的商业街。

“人要衣装,虽然这不是重点,但你见过哪个老大穿地摊货开会的?”他咬着根烟笑眯眯的倚在更衣间门口,一本正经道:“低调是好事,但太低调就没了身份。你现在也算是我的人了,要是还穿淘宝货,带你出去我面子往哪摆?”

他声音不大,却足够清晰,听得一旁导购小姐都忍不住无语——周泽楷长得帅,身材好,活脱脱一衣架子,哪有他说的这么夸张。

周泽楷倒是听话,乖乖地任由对方倒腾了一上午,等叶修终于满意了,才放过他。

 

快餐店内,叶修又朝对方展示了一下身上藏着的“武器”——袖口内的钢琴线,外套内封的刀片和枪袋,甚至在手臂里还嵌有一枚定位芯片。

“这种玩意儿最好还是不要装在重要部位,上次有一人把它按在假牙里,被机器检测出来之后,牙齿都被敲光了,那叫一个凄惨……”他一边说着,喝了口店内自带的茶水:“所以如果你要装的话,最好是放在比较容易弄出来的地方,还能少受点苦。”

周泽楷默默地摇了摇头。

 

夜场都是在晚上才开张,这会儿正值中午,冷清的很,叶修也就没有急着带他去,反而领着人来到他之前工作过的锡林赌场。

车上,叶修点了根烟来消除嘴巴里饭菜的油腻:“之前呆了大半月,觉得怎么样?”

周泽楷思考了一会儿,吐出一个字:“乱。”

 

锡林勉勉强强算是正规赌场,但凡做这种生意,就没有真正干净的底子——锡林的位置不大好,比较偏,而且后头就是荒凉的郊外,发生过不少命案。之前刘家把这场子押给嘉世的时候,可要比现在乱得多,现在看来却是已经好转了不少,生意算不上火爆,也能不温不火的运营下去,好歹没有垮。

同时,也正如周泽楷所说,乱还是有的,毕竟这不能带来太多的利益,也就没有必要花费人力物力去好好维护,差不多就行了。

 

叶修把窗户开了,耳畔风声作响,他吐了口烟,很快被其吹散:“乱是无法避免的……一般的小打小闹就让人直接丢出去,反正外头就是深山老林,杀人弃尸都跟赌场没关系,可若是在赌场内闹出了大问题,就麻烦了。毕竟这种营生本就打着擦边球,上头那么多只眼睛盯着,咱不能让他们有机可乘……”

他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其中利害关系,没有细说,权当是打发时间。周泽楷听得很认真,时不时回应几个单音,表示一下自己的想法。

 

叶修讲的这些事情没有一样可以作为证据,但卧底是个长期任务,周泽楷已经打算从长计议,不心急于一时。

如今首要的是获得这人的信任。

 

赌场经理摆着笑脸将叶修迎进门,刚想说些什么,就瞧见了对方身后的周泽楷,一时之间愣住了。

周泽楷是这里的服务生,初来乍到的时候没少受排挤,不过他为人低调,又不爱说话,久而久之也没人自讨无趣,当他不存在便是。

如今二把手领着人亲自上门……不会是要来找回面子的吧?经理想到这儿,笑容略有些僵硬;叶修见他冷汗都下来了,心中略有几分了然,笑笑开口:“这是我新收的人,领他过来见见世面,怎么,没打扰到你们吧?”

“哪里哪里,叶哥你太见外了,这位……呃,周先生,长的真是器宇不凡,一表人才。”

周泽楷记得对方,又想起了这人从前的所作所为,不由得冷笑:“呵。”

 

叶修权当没看见他的反应,说了几句场面话后,便越过他向里走去。经理一边抹着汗,回头就见那少年看了他一眼,眼神淡漠的几乎不带感情,仿佛刚才的冷笑只是错觉。

他咬咬牙,将那句狐假虎威吞进了肚子里。

 

周泽楷目前的身份很尴尬,就算叶修从未说开,他也知道自己的立场,所以暂时只能忍辱负重,慢慢来。

而叶修把人带来这里,也是有示威的一部分在里面,他不清楚对方究竟受过什么样的委屈,但也能大致能猜到;既然决定了培养这小子,那么就要从最基础的一点点慢慢来。

叶修只是宣布一下这人背后的靠山到底是谁,至于别人怎么去看周泽楷,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他也不是神,在这种自身难保的地方,他无法面面俱到。

 

“在这里,出千是常有的事。”叶修端着一杯柠檬水慢吞吞的喝着,他声音压得很低,在四周嘈杂的动静中几乎听不太见:“所以,你要么不碰赌,要么学会出千。”

“你会么?”

“你猜。”

 

谈话到了这里突兀的结束,叶修的目光越过了周泽楷,看向他身后正往这边走来的人,脸上挂起一抹平常的笑容来。

不等他开口,对方倒是先客气上了:“叶哥,久仰大名了。”

“哎呦,可别这么叫我。”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肩,将其揽到身后,上前那人握手:“裴先生大驾光临,是我们招待不周了……小李。”他召唤着不远处随时待命的经理:“给裴先生单独开一间桌,再送点吃的过来。”

裴先生呵呵的笑了笑:“早就听闻叶哥你赌术超群,今天不知能否一见?”

事已至此,叶修只好跟着点头:“您太抬举了……”

 

他回过头,在对方看不见的角落里吸了口气,拉了把周泽楷。

“这位是?”

“他叫小周。”叶修没有把话说的太明白,算是给后者留了分面子;裴先生打量了一下对方的容貌,倒也看出来了,但还是难免有些惊讶,毕竟之前可没听说嘉世二把手喜欢玩男人。

周泽楷看了眼对方,嘴唇动了动,吐出一句裴先生好。

 

“小周不太爱说话。”叶修笑着接上,又转移话题:“您想玩些什么?”

“嗯……比大小吧,简单,刺激。”

“没问题。”

 

三人一前一后进了包间,叶裴两人对面坐着,周泽楷站在叶修身后,从一开始的面无表情,渐渐转为惊讶。

他惊讶不因为别的,而是叶修真的不会赌。

就算再装出气定平和的样子,筹码还是一波一波的往外推,不到半小时就输了个精光,这会儿正翘着腿点烟。

裴先生赢了这么多局,却一时抓不准这人是有意放水还是真的不会;因为叶修上赌桌的次数很少,之前他说的本来就是客气话,此时却也不大痛快,脸色略微僵硬。

“技术不行,见笑了。”叶修心知对方没玩爽,也是相当无奈——他是真对这方面一窍不通,所以一般上桌都是给别人送钱去的。要是换个别的兴许还能靠运气赢两把,但这裴先生——裴家大公子裴烨,却是出了名的嗜赌。

 

裴烨见他冷汗都出来了,也就没好意思继续计较,毕竟是自己主动邀请在先;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气氛,他主动提起了一件事情。

刘家垮台之后,H市的几股势力开始有些波动,嘉世之所以能拿到最好的场子,与之前所做的准备是分不开的。因为初来乍到的关系,叶修与陶轩一直很重视和其他势力的关系,时常有生意上的往来……甚至说是讨好,都不为过。

嘉世崭露头角的时候,恰好赶上三家内斗,砸场子抢地盘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在发生,那时刘威意气风发,通俗点说就是仇恨高,借着这股东风,嘉世与裴、赵二家签下协议,领着一帮弟兄参与了这场混战,而战斗终于平息之时,原本的三足鼎立也变成了四方。

 

既然是联手,那就得坚持到底;趁着停战的这段时间,嘉世利用手中从各个渠道得来的地盘飞速发展属于自己的势力。这头拿了好处,却也不能忘了老东家——只要手上有的资源、吃不下的,他们都会拿出来与其他两家合作。再后来,扫毒一事使刘家重创,直到如今彻底垮台,除去天时地利,其他三家是绝对脱不了关系的,毕竟如果不是之前的一度打压,刘威也不至于败得这般彻底。

如今刘家已去,四角再度变成了三角,虽然相处融洽,但万事总归逃不开利益这条链子……

裴烨如今,要说的便是这事。


[未完持续]


眼睛要睁不开了QAQ


评论(19)
热度(298)
  1. FiRm此處留白 转载了此文字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