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斗神》番外

注明: 

*《全职高手》衍生架空向同人,CP为孙翔×叶修[翔叶],强强不逆不拆。

*本文除主CP外没有其他CP。

*本文属于现代军文,慢热。

*背景属架空,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此文为《斗神》出本的番外。

肉有,慎入~


番外《新年》

 

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就要过年了。

荣耀是有年假的,不过一般都要留一个人下来守着基地,在以往,这个人一直是叶修,可今年却不大一样,虽然是刚被放回来没多久,但叶父亲自打电话过来,让他回家过年。

老爷子都这样说了,他自然无法拒绝,只得满口答应;后来,叶修为这事单独找了一次韩文清,却被对方告知早就有了人选。

 

“今年,我留下来。”

意料之中的挑了挑眉,他拍着韩文清的肩膀:“辛苦你了。”

 

事情就这样简单的定了下来,叶修回屋收拾自己的行李,刚来到楼下,就见孙翔早早在楼梯口等着。他回来之后,两人时常在私底下单独见面,不过只是拉拉手亲亲嘴啥的,再进一步的关系倒是没有。

虽说是已经尝试过了一次,但孙翔依然念念不忘,尽管如此,却也还记得这里终究是部队,两人的关系毕竟不能放到台面上来;而且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若是真出了事,叶修绝对会揽下所有的责任。

 

那样的结果绝对不是孙翔想看到的,共同经历了这么多,他知道,叶修选择接纳自己的感情,到底背负了多少东西,怀抱着什么样的决意。

所以相对之下,自己的忍耐并不算什么。

 

但是马上就要放假了,两人的老家是同一个城市,也就是说他们可以在荣耀之外的地方见面……想到这里,孙翔难免有些蠢蠢欲动,急忙忙的找过来,可真到了开口交谈的时候,却又不知说什么才好。

叶修见怪不怪地挑挑眉,笑着道:“既然来了,就帮我扛一下行李吧。”

 

跟门卫打了声招呼,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楼,等进了宿舍、关好门之后,孙翔就上前将叶修整个儿搂在怀里,半天不松手。

而叶修呢,也早就习惯了对方时不时幼稚的举动,相当淡定的站在原地,等那人抱够了松手了,才慢吞吞的转过身,开始收拾行李。

 

其实真正需要带回去的东西并不多,叶修三两下收拾好包裹,想了想,又打开抽屉,将里面没抽完的香烟放进去,最后拉上拉链。

他又开始抽烟了,只不过剂量比之前要少,大概是回去被爹妈说了一顿之后,便也开始注意这方面。但是要说彻底戒掉,不是叶修不能,只是没那个必要。

 

就在这时候,孙翔又贴了上来,从后搂着叶修的腰;他比叶修要高上一点,埋首在对方颈间,嗅着那人身上的烟味,闷闷道:“我昨天打电话回家,我爹带着全家出国玩了。”

温热的呼吸喷洒,叶修轻轻咳了一声,偏了偏头:“所以?”

 

孙翔没说话,只是大力蹭着对方的后背。

其实他早早就跟父母说今年不回去,本是想着留在基地陪叶修过年,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叶父一通电话下来,今年留守的人选换了,孙翔一下子无家可归,便动了去叶家过年的心思。

 

当然了,这话要是直接说出来,以孙翔的脾气定是不愿的,最后他想了个迂回的法子,跑到叶修这儿软磨硬泡撒娇卖萌。叶修对这小子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一眼就看穿了对方心底的小九九,当下便笑道:“要不,你跟我回家得了。”

 

目的达到,孙翔忍不住偷笑出声,连忙点头答应。

对此,后者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并没说些什么。

 

不过,叶修也觉得,两人确认关系才过了几个月,就要见父母了,发展速度着实迅速了些。但是以孙翔那大大咧咧的性子,或许压根没想到这一点,他只不过是想与自己过个年。

于是很快的,他释怀了,为此还特地打电话给自家弟弟,让对方帮忙调动关系,多带一张票;每年到了春节,票都是最难搞定的东西,叶秋原本给叶修准备的只有一张,眼看马上就到年三十了,多出的一张票他要去哪里搞?

 

叶修也知道这个要求有些强人所难,连忙厚着脸皮说了几句好话,叶秋实在拿他没办法,就说自己尽力吧。

第二天,叶秋来电话了,说飞机票早没了,不过火车票还有最后的两张,都是站票,需要足足站上将近二十个小时。

叶修好歹是个当兵的,这点运动量对他来说简直小菜一碟,连忙就说没问题,而叶秋也没跟他客套,叮嘱了几句后便匆匆忙忙的挂了电话。

 

车是今天晚上最后一班,叶修去找韩文清告别后,就带着孙翔上了直升机。

飞机摇摇晃晃的起飞,孙翔坐在里头,居高临下的望着空荡荡的基地,突然涌上一股说不出的感觉。他不由得回过头,看着一旁戴着耳机、正眯着眼假寐的叶修,心想这人以往就是这样过年的么?

孤身一人呆在深山老林里,不但无法与家人团聚,就连庆祝的鞭炮声都听不见,冷冷清清的,与世隔绝……想到这里,孙翔只觉得胸口有些闷,他借着座椅的遮挡,悄悄握住了对方垂在身侧的手指。

 

叶修立马睁开眼来,颇为意外的看向他:“怎么了?”

“……没。”孙翔嘴上这么说着,手却握地更紧了,一直到下飞机时才松开。

 

出了机场之后,二人在路边拦了一辆的士,直接开往火车站。

一路上车多,又是春节的高峰期,堵在高速上缓慢的前进着,晃得人头晕;加上空气不流通的关系,有些闷。孙翔将窗户摇下来了一点,冷风从缝隙中灌入,吹得他一个激灵。

叶修这时候烟瘾犯了,干脆就敞着窗户、有一口没一口地喷着白雾。

 

火车是晚上最晚的一班,现在还只是下午,时间充裕。只是两人都没吃午饭,也有些饿了,叶修将手伸进包裹里摸了几下,掏出两个苹果、两袋饼干。其实他还没想过要带吃的,这还是苏沐橙临走前硬塞进包里的,这会儿却发挥了大作用。

这一路堵了整整四个小时,叶修抽完了整包烟,孙翔也靠在他的肩上小眯了一会儿,等到终于下车时,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领了票,一进候车厅,就被这人山人海的惊到了;叶修是常年不回家的人,孙翔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以前他回去的时间都没有这么晚),相对无言了一阵,叶修揽过孙翔的肩膀,压低声音道。

 

“分头行动。”

说完他就将票塞进孙翔手里,一头扎向人堆。

 

孙翔愣了一秒,差点没被后进来的人推到,等稳住身形之后,叶修早早就没了影子。他低头看了眼时间,发现还剩十分钟不到,只好咬咬牙,向着汹涌的人潮挤去。

天气已经入冬,孙翔还是出了一身的汗,攥在手心中的票子被汗水打湿,上面的油墨糊开来,他辨认了好半天才看清车厢的号码,千辛万苦挤到正确的车厢前,卯足了劲儿往里钻了好久,总算是上了车。

 

票是站票,没有座位,孙翔上车的时候叶修已经在里头了,这会正蜷着两条大长腿、坐在背包边上冲着他招手。一直等孙翔过来,才把包拿开,拍了拍那块巴掌大的空地:“给你留的。”

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孙翔嘿嘿笑了两声,在他身边坐下。

 

由于人多的关系,四周非常拥挤,噪杂声不断;两人缩在角落里坐着,肩挨着肩,头靠着头,也莫名的温馨起来。

孙翔悄悄伸出手,搂着叶修的腰将他往自己这边靠了靠:“你也休息会儿。”

 

自己在车上睡了一觉,现在精神倍儿足,倒是叶修从早上到现在眼睛都没合,虽然不至于露出疲态,但孙翔知道对方肯定累了。

叶修也没跟他客气,整个歪倒在孙翔身上,闭上眼睛小睡起来。

 

不一会儿,他就睡着了,身体随着呼吸轻轻起伏着,孙翔盯着叶修的睡颜看了一会儿,强忍着亲吻他的冲动,不动声色的收紧手臂。

列车晃晃荡荡的行驶着,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车厢内开了灯,白花花的光线有些晃眼。熟睡的男人哼哼了几声,将脑袋撇过来,埋在恋人的肩窝里,睡得香甜。又过了一段时间,孙翔也有些困了,他从背包里取出一件大衣披在两人身上,下巴垫着叶修的头顶,闭上眼睛。

 

虽然姿势别扭了些,叶修这一觉睡得很舒服,醒来之时已是半夜。他眨了眨眼睛,轻轻拉开孙翔围在自己腰上的手臂,扶着车壁站起身,活动了一下。

由于保持了一个姿势太久,全身都是麻的,叶修扭着酸痛的肩膀,从人与人的缝隙中艰难地挤了出去,跑到餐车带了几包泡面回来。

 

他这么一去一回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回来时自己的位置上已经坐了别人。叶修倒也不急,只是弯腰摇醒睡死了的孙翔。

孙翔先是大大地打了一个哈欠,又将脸埋进手掌、重重的抹了两下之后才彻底清醒过来。他抬头看了眼站着的叶修,起身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他:“你先坐,我站一会儿。”

叶修点点头,就着孙翔的位置坐下,低头撕扯着泡面的包装袋,“你先吃这个。”说着,将手中开了装的泡面袋递过去。

 

孙翔看也不看就接了过来,咔嚓咔嚓的啃了几口:“红烧牛肉?”

“嗯,好吃不?”

“还成,你那个是啥味的?”

叶修看了眼外包装:“香菇鸡肉。”

 

“嘿,给我尝尝。”孙翔说着,低头就着对方的手就是一口,嚼巴嚼巴咽下去后抹了抹嘴:“感觉差不多啊。”

叶修翻了个白眼:“都是味精,当然差不多。”说完他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孙翔见对方丝毫不介意自己的牙印,不由得咧了咧嘴角。

两人三下五除二地将食物消灭之后,叶修又从包里拿了一只矿泉水递给他,还开玩笑说在肚子里把面泡开。

 

因为只有一个位置,他们只能不断换班休息,倒有点像战场上守夜那样,只不过气氛不比那般压抑。这么折腾了一晚上,天亮了,晨光穿透玻璃上厚厚的水雾,朦胧的洒在车厢内。叶修两腿分开站着,上身支在窗边,眯起眼望着远处山头徐徐升起的朝阳,只觉得心情都跟着好了起来。

孙翔坐在对方两腿之间,脑袋贴着那人的小腹,一个颠簸就会撞上去;他舔了舔干燥的唇,试图将某些香艳的场景从脑海中抹去,可还是不由自主的红了脸,叶修一低头,就能看见对方露在短短发茬外、通红的耳尖。

 

他连忙后退一步:“怎么了?”

孙翔干脆把头垂下来,支支吾吾的挤出一句:“没什么。”

 

叶修挠了挠脸,转身想去个厕所,却不想此时列车突然重重一晃,他脚底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孙翔身上。

车厢内的其他乘客也是倒的倒、摔的摔,这样对比下来,叶修的姿势还不算太难看。只是孙翔被这措不及防的重量扑了个满怀,脸上红的都能滴血了,再也按捺不住蠢蠢欲动,在一片混乱中悄然出手,将脑袋埋在叶修宽厚的脊背上,深深地吸了两口。

后者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有些窘迫,却也很快释然的拍了拍孙翔的大腿,小声说了句乖。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成功安抚了孙翔躁动的心情,他突然什么也不想了,因为只要有那个人在身边,就已足够。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的容易被满足。

 

两人就这么轮番换班着坐下休息,餐餐都是干脆面配白水,终于熬到列车到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随着人潮下了车,叶修领孙翔一路过关斩将的来到停车场,包里的手机就响了,叶修拿出来一看,是自家弟弟打来的。

其实叶秋早早就在外头等着了,之前在车上的时候没啥信号,他也就没打过去,只计算着列车到站的时间,按时来接。不得不说不愧为兄弟俩,叶修也想着到了地儿再给他去电话,现在看来倒是不谋而合了。

 

孙翔不是第一次见到叶秋,却还是惊了一把,毕竟两人实在太像,虽然气质上大有不同,但要是换上相同的衣服往那儿一站,活脱脱跟镜子没啥两样。

叶秋倒还记得孙翔,也就开口打了声招呼。

 

三人上车之后,叶修先是跟老弟说明了一下孙翔要留在这儿的理由,又说晚点他带着人出去找个酒店安置。人都到了,哪还有往外赶的道理?叶秋顿时觉得过意不去,连忙劝老哥将人留下,还说家里客房管够……

这时候,本来一声不吭的孙翔突然开口了:“我跟叶排住一间就没问题,我打地铺。”

 

他很少叫叶排,此时却是为了摆明关系,叶秋沉默了几秒,笑笑说这样也好。

 

“你是我哥带出来的兵?”

“嗯。”孙翔点点头,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句话就跟问他是不是叶修的人一样,没什么需要犹豫的。

“我哥平时在军营里表现的如何?他这性子没被上面少批吧?”叶秋一边开着车,跟孙翔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倒是叶修安静得很,自顾自的咬着烟,开着窗户喷云吐雾。

“还成,上头挺看重他的。”

“是嘛,那就好……”

 

说着说着,话头又回到了叶修身上,叶秋不断向自家哥哥讲述在他离开之后、父母是如何如何思念等等,总结下来就是一个意思:过年过节最好回来一趟,见见二位老人家。

叶修也不是木头,被这么一通说下来难免有些触动,回了句知道了。

 

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叶秋敲了敲门:“妈,我们回来了。”

门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有些急促;门开了以后,出来迎接的是一位衣着朴素的妇人。尽管她的两鬓已经花白,但也能从脸上看出她保养得当,尽管已经是这个年龄,依旧风韵犹存。那妇人愣了几秒,突然转头向屋里大喊:“老头子!小修回来你怎么也不告我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吓了孙翔一跳。

 

倒是叶修笑了,他跨前一步,给了母亲一个拥抱:“新年快乐。”

“快乐、快乐……你们都回来我最快乐了。”叶母拍了拍大儿子的后背,脸上难掩惊喜,看来她是真的对叶修回来一事一无所知。

 

孙翔在后边看着这一幕,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正想着待会儿给家里打个电话的时候,就听见叶母招呼他的声音:“小同志,进来吧,外面凉的很。”

“谢、谢谢阿姨……”

 

虽说是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但如今孙翔依旧有些紧张,换了鞋之后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好在叶修一眼就看穿了他的窘迫“你跟我过来放东西。”说着就拉着孙翔的手臂,领着他上了二楼的房间。

叶修的屋子是最偏的一间,因为每天都有保姆打扫的关系,和他离开时的一样整洁。

一进门,孙翔就不由自主的将视线投到中央的那张大床上,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将背包放下,顺便鄙视了一下自己老是乱飘的心思。

 

叶修倚着门板看了一会儿,再结合了对方一路上的表现,一下就想明白了。他眨了眨眼睛,顺手将门锁上,孙翔听到门锁落下的声音,习惯性的转头,就觉得领子被人拉住,一个温暖干燥的东西附了上来。

双唇交叠的瞬间,无形的电流在空气中炸开,酥酥麻麻的顺着相触的位置扩散开来。愣了几秒,他一把搂住叶修的腰,将对方整个人按在怀里,大力亲吻起来。

 

孙翔只觉得身体中像是有火在烧,无端的焦灼感遍布全身,唇齿间都是彼此的气息,浓重的、熟悉的,带着尼古丁的苦涩,此时却如同天赐的甘霖,缓解了他忍耐多日的饥渴。利齿轻磨着柔软的唇瓣,尽可能温柔的吮吸,发出极轻的水声回荡在安静的环境中,为气氛添上一抹温馨。叶修搂着恋人的脖子,漂亮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孙翔的后颈,像是在安抚一只炸了毛的大狗。

他就这么乖乖任由对方抱着,既没有挣扎也没有推拒,反而主动迎合起来,久而久之,孙翔体内的燥热退散,两人自然而然就分开了。

 

抹了把唇角溢出的津液,叶修在对方的下巴上亲了一口:“晚上再补偿你。”

孙翔的眼神暗了暗,难免露出兴奋的神色来,全然不知自己已经被对方看得透彻。

 

收拾了一下东西,叶修又去洗手间擦了把脸,待脸上的热度褪去之后,才领着孙翔下了楼。

客厅里,叶父叶母早早就坐在餐桌旁,叶秋迎了上来,压低声音:“你们怎么这么慢?爹妈都等急了……”他抱怨了两句,便转身向着父母简单介绍了一下孙翔。

 

等所有人落座之后,却一时没人敢先动筷子,气氛难免有些僵了。

 

倒是孙翔突然学聪明了,抢在叶修之前开了口:“那什么,叔叔阿姨新年快乐……”他绞尽脑汁的将能想到的形容词全用上了,虽然依旧是反反复复的几句话,好在态度真诚,逗得叶母直笑,还伸手给他夹了个鸡腿。

叶父也弯了弯嘴角,说了句小伙子不错。

 

热热闹闹的开了饭,孙翔也顾不上说话了,毕竟他是真饿,在火车上啃得几包泡面,对于还正在长身体的孙翔来讲着实不够;对比他的狼吞虎咽,叶修倒是不急,慢吞吞的嚼着一根青菜。

这桌菜都是叶母亲手做的,她还趁着叶修和孙翔上楼的时候加了两个小炒,生怕他们不够吃。香脆的木耳肉丝伴着白花花的米饭,呼噜呼噜三碗下去,孙翔揉了揉肚子,还想再吃的时候,叶修推了他一下:“别急啊你,晚点还有饺子呢。”

大年夜那天晚上包饺子是习俗,同时还会在馅里面夹个硬币,谁要是吃到了,接下来的一年中都会交好运。

 

孙翔听到这话,自然也是不好意思继续吃了,坐在一旁小口小口的喝汤。叶父挺喜欢这个年轻人,有朝气,还挺懂事,便开口问了些问题,孙翔也就一一答了,有时候还会顺口开几个小玩笑,虽然有些笨拙,但大伙儿也都跟着笑了。

叶修也跟着笑了,他去桌上抓了一把花生放在手里,挨个剥壳后丢进嘴里。

 

等到所有人都用完餐,叶母收拾碗筷时孙翔凑了上来,好说歹说的将她拉去一旁休息,自个撸起袖子,把一大堆沾着油渍的碗筷抱去厨房冲洗。

叶修倚在门框上,盯着那个身影看了一会儿,上前去把几粒剥好的花生塞进对方嘴里。

 

坚果的香味在嘴里爆开,孙翔觉得心里甜滋滋的,不由得更加卖力,没一会就将厨房收拾干净。他出来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在准备包饺子的材料了。

馅是早早准备好的,一直放在冰箱里冻着;电视里放着春晚,时不时有小品的声音传来,逗得人哈哈直笑。叶修围着个围裙在和面,他力气大,和出来的面更加筋道,同时也是因为他除了和面……啥也不会。

 

就这一手和面的功夫,还是在炊事班练出来的。

至于孙翔,他这人粗心大意的,饺子也包的歪歪扭扭,叶母手把手教了半天,愣是勉强包了一枚可以下锅的,摆在一排排整齐的饺子边上,着实有些突兀。到了最后,叶秋也上前帮忙,一家人一边看着春晚,一边抱着饺子。等全部材料用完之后,已经接近午夜十二点了。

 

新年的钟声敲响的瞬间,鞭炮声连绵不断,叶母一手搂着一个儿子,眼圈微红;而叶父也在一旁看着,严肃的脸上浮现笑意。

孙翔借了叶修的电话,跑去阳台上给远在国外的亲人们报了个平安,回来的时候也是深有感触。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把饺子蒸上。

 

等到热腾腾的饺子出锅的时候,孙翔心里的那点情绪已经褪去,他看着一旁正拌着调料的叶修,空旷的某个角落渐渐被什么填满,沉浸在心底,暖暖的。

叶母还有些不好意思:“小孙啊,你说作为一个客人帮了这么多忙,这……”

“妈,这小子在部队习惯了,什么事都要自己来。”叶修将调料和碗筷在桌上摆好,孙翔也抱着新出锅的饺子走过来。

叶父见了,夸赞道:“这小子挺不错啊,能干。”

叶修笑了笑:“我带的兵,能差到哪儿去?”

 

夜已深了,可外头的鞭炮声不减,两位老人也相当精神,捧着碗坐在沙发上,吃着新鲜出炉的饺子,看着春晚的节目,一片和乐融融。

孙翔吃着吃着,突然嗯了一声,牙齿咬到了硬硬的东西,吐出来一看,是一枚硬币。

叶修咬着半个饺子,撇了他一眼:“行啊你。”

后者嘿嘿的笑了两声,颇有些得意。

 

等吃饱喝足了,把碗筷一收,已经是半夜两点多。叶母已经开始哈欠,叶修劝着二老回房休息。叶秋也有些撑不住了,为了好好过个年,他来接叶修之前还因为公司的事情奔波着,便也回屋睡觉去了。独留叶修和孙翔两人还是醒着的,他们收拾了一下客厅,又洗了个澡,才在床上躺下。

叶母在临睡前铺了地铺,叶修的床固然大,但毕竟要挤两个男人还是有些勉强。

 

叶修躺在床上,目光凝视着一旁的落地窗,漆黑的夜空中偶尔有烟火炸响,散乱的光芒闪现在卧室中,照得人瞳孔发亮。

孙翔舔了舔嘴唇,一个翻身便上了大床,叶修不但没有阻止,反而伸出手臂,顺势搂住了对方。

 

“新年快乐。”他轻声道。

“新年快乐。”

 

孙翔亲了亲对方的嘴唇,夜色很好的掩藏了他微微泛红的脸颊。

被他纯情的举动弄得有些好笑,叶修翻身坐起来,一手撑在孙翔颈侧,很干脆的扯开了睡衣的纽扣。

 

“要不要做?”

 

带着些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畔,孙翔打了个激灵,却还存有一点理智:“在你家……不好吧。”

“门已经锁死,我们家房子隔音很好,加上外面鞭炮声这么大,不会出事的。”话说到这里,他又扯开几枚扣子,白皙的胸膛裸露出来,在微弱的光线下可以看见那隐约的线条。事到如今,孙翔再也忍不住,他扬起头颅,啃咬一般地吻上对方修长的颈脖,另一手顺着脊背向下滑去,粗糙的制服摩擦着后背光滑的肌肤,在后腰处流连抚摸。

 

嗯了一声,挺起的腰肢贴上了孙翔的胸膛,赤裸的肌肤接触到冰凉的布料,无端升起一股燥热。叶修揉了把恋人的发茬,他伏在孙翔上方,下巴搁在那人的头顶,亲昵的蹭了两下。

叶修的动作很轻,却带着无法忽视的宠溺,孙翔只觉得一颗心泡在温水里,所有的锋芒都被那股暖流包裹。回想起刚才吃到的那枚硬币,他不由得收紧了手臂——这一刻,孙翔无比庆幸自己能拥有对方,拥有这个在战场上无往不利、却也温柔至极的斗神。

 

“叶修……”不知何时沙哑的嗓音,黑暗中,他的眼睛亮的慑人,黑色的瞳孔中闪烁着烟花映照之下、年长之人的脸庞。

“……嗯?”漫不经心的调子,带着一股挥散不去的慵懒劲儿,叶修眯着眼睛,半搂着靠在青年的身上:“怎么了?”

 

“我爱你。”

 

在他看来一直难以启齿的话语,此时却不经大脑的脱口而出;窗外的烟花在此时炸响,洒下的光华落在二人身上,孙翔清晰地看见,叶修略显错愕的表情,心跳顿时漏了一拍。下一秒,烟花散尽,两人在黑暗中相对,半晌无人说话。

如今已是冬天,屋内虽有暖气,却依旧能感受到一丝丝的寒意。握在对方腰间的手指松了松,孙翔似乎是冷了,肩膀微不可见的缩了一下,这一下,却刚好落在叶修的眼里。

 

他在害怕。

几乎是瞬间断定了答案。

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子,却害怕自己的拒绝……

 

微不可闻的叹息一声,叶修伸出手,紧紧搂住面前宽厚却也带着些微凉的身躯,感受对方轻轻颤抖的刹那,顿时百感交集,某种可以称之为“心疼”的情绪在胸口最柔软的位置缓缓漾开,充斥四肢百骸。

 

“傻瓜……”

落在孙翔唇角的是一个轻柔的吻。

 

“我不擅长你们年轻人的那一套,更不习惯把爱挂在嘴边,所以我以为你知道的。”略带着些无奈的声音响起,黑暗中,有谁在笑:“不过既然你选择说出口了,那么作为回应——”

 

“我也爱你。”叶修说着,再度吻上。


 肉: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68869&tid=3053176#Content


哭笑不得的想着,叶修闭上眼,与对方相拥而眠。

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早,习惯了军人作息的他们带着一身疲惫起床,叶修收拾了一下满身的狼藉,顺便把彻底报废的床单丢进洗手池,最后打开窗户,让冷风吹散满屋的气味。

收拾好这一切后,他按了按酸软的腰肢,给端坐在床头的孙翔一个没好气的白眼。

 

后者傻兮兮的笑着,似乎还沉浸在昨夜的激情中,就连下身也渐渐起了晨勃反应……为了今天能继续出去见人,叶修没再多留,穿戴完毕后便起身下了楼。

客厅内,其他人也起了个大早,不断有香气从厨房的方向传来,叶母端着几碗煮好的小米粥上了桌,配着自制的咸菜,早餐虽然清淡,但也不乏美味。

 

至少很适合“激烈运动”后服用……一边喝着粥,叶修面不改色的想着。

 

他们本是还想多留几天,却被一通来自军营的电话打乱了节奏。韩文清严肃低沉的声线透过电流响起在耳畔,叶修本还啃着苹果,可随着通话时间的加长,他咀嚼的动作渐渐停滞了下来,一贯懒散的脸上显现出难得地正经来。

坐在一旁的孙翔皱起眉,猜想着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果不其然,等叶修挂了电话,便给了他一个眼色;相处到至今,二人之间也有了相当的默契,于是他随着对方起身,向叶家人告别。

 

迅速的收拾好行李,孙翔望着门口一地的鞭炮纸,在这个举国欢庆的节日里,总有那么一批人,始终坚守岗位。

他们是军人,服从命令是他们的天职,保家卫国是他们的荣耀。

 

“不会出什么事吧……”叶母知道高级任务都有保密协议,便也没有详细询问,只是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叶修拍了拍母亲的肩膀,放松的笑了笑:“没关系的,只是时期特殊,所以比较紧张。”

 

“那么我们就先回去了……爹、妈,你们好好过年,还有弟弟,”他看向叶秋:“帮我照顾好他们。”

叶秋点点头:“放心吧。”

 

“走吧。”

简单的告别之后,叶修转身,离开了这个温暖而温馨的家。

 

走廊间,孙翔突然开口。

“明年……还能再来吗?”

他的声音有些小,甚至带着些难以察觉的羞涩,对此,叶修挑了挑眉梢,轻笑出声。

 

“明年,就该去你家了吧。”

 

番外《新年》END

 

其实我是来混更的……[被揍

然后,斗神本在妖都O摊位Z10有售!_(:з」∠)_有想买的姑娘可以来逛逛~


评论(16)
热度(451)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