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以下犯上》#13

*流氓包x警察叶。

*私设ooc皆有,慎入。


TAG是:包叶以下犯上


>>>

 

包荣兴一觉睡醒之后,发现屋子里静悄悄的的,还有些楞。

其实昨天喝醉之后,他也不是全然没有意识,只是选择了放纵……当然了,在包荣兴的思维中,只有想与不想,通俗点说就是一根筋——他对叶修有好感,崇拜意义上的,却又因为王老二的一番‘提点’中找到了灵感,因此产生了一些别样的情愫。你不能说他完全不懂,至少在选择亲下去的瞬间,他是明白的。

 

当然在这之前,包荣兴对叶修的感情还能解释为“崇拜”或者“钦佩”,但在此之后,似乎就只剩下一种解释了。

喜欢。

 

包荣兴不在乎他喜欢的人是男是女,他只在乎那个人对他好不好。

老大对自己简直是好到没话说了,如果不是叶修出手相助,现在的自己可能还在街头游荡,无处可归。

他看起来有些楞,却也知道法律,也辩得明是非,虽然在道上混了这么些年,但包荣兴的案底却还算干净——除了几次帮派斗殴时遭受牵连,就连小偷小摸都不曾有过。

作为一个职业的打手,包荣兴从来是收人钱财,替人做事。他不傻,作为底层的一个小小打手,他见识到了太多的血腥与黑暗;他也没想过往上爬,因为一旦爬的高了,也就陷得深了,等想要金盆洗手回家过日子的时候,也就难了。

说白了,包荣兴只将其作为一份来钱快的零工,他真正希望的还是一份平静的生活……但活着总需要钱的,在他没找到更好的谋生之前,就这么凑合干着。

到了后来,或许是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他的目标渐渐变成了找一个老大——一个可以放心信任、钦佩和追随的人,献出那颗隐没在大大咧咧外表下、从未表露的真心。

包荣兴早已悄悄做出了决定:这个社会太乱,每个人都想着捅你一刀,所以他的心一辈子只交给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媳妇,一个就是他的老大。

现在,两个人合成了一个,他还蛮高兴的,这样一来就不用分成两半,然后纠结老大和媳妇吵架自己帮谁的问题了……

 

现在,言归正传。

 

小包同志坐在床上,用那仅存的一根筋将大脑里的信息梳理了一遍,最终得出结论:他喜欢老大,想把人追到手,当媳妇。

包荣兴从来是个行动派,如果叶修在当场,他估计已经死缠烂打的跑去求婚……可这会儿,都中午一点半了,老大却还没有回来。揉着空空的肚子,包荣兴吞了吞口水,准备先点外卖。

他特地加了一份老大最爱吃的炒饭,等到送到家了,吃完了自己那份,已经快三点了。

包荣兴刻意放慢了吃饭的速度,他想等叶修回来之后在餐桌上跟对方告白……以前看那些大佬说正事都在吃饭的时候,他也照葫芦画瓢的这么做了,只是一顿饭吃了快一个小时,他等的那个人始终没有出现。

 

打了个饱嗝,包荣兴伸手摸了摸外卖的塑料盒,炒饭已经凉了。

于是,他又起身把食物热了一遍……这么循环往复,转眼到了四点,在包荣兴记不清第几次热饭的时候,客厅里的电话响了。

 

从今早开始,就联系不上叶修的魏琛总算把电话打到了家里,其实他应该第一时间选择这么做,但又想起昨天疯到那么晚偷个懒也情有可原……一直到刚才,罗辑通过芯片定位到叶修身处的位置在远离市中心的郊外,才发现了事情的不对。

说来也是魏琛的失职,如果上头怪罪下来,他没有推脱的借口。其实魏琛的第一反应是包荣兴跳反绑架了叶修,这一通电话的本意是试探:“你知道叶修去哪了么?”

如果包荣兴的回答有半点支吾或者敷衍,魏琛立即能找到破绽,可对方的反应却吓了他一跳。

 

“老大失踪了?”

包荣兴的嗓音很低,像是被压抑到了极致的音符,带着一丝不易发觉的颤音:“怎么回事?”

他现在的心情很差,不仅仅是因为这几个小时空白的等待,更多的则是作为一个跟随者,包荣兴想,他失责了。

 

[未完持续]


傻白甜就不要在乎逻辑了嘛[强词夺理

总之大概还会有一更这样_(:з」∠)_包子狂犬模式ON!

评论(17)
热度(243)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