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意外事故》[一发完结]

*合志文,定为十八岁小韩×二十八岁老叶[韩叶],清水。


《意外事故》

 

>>>

 

被一股莫名的预感驱使,叶修睁开了眼睛。

浑身酸痛的像是被什么重重碾过一般,就算是柔软的被褥也无法消除的疲惫,他撑着酸痛的身体缓缓支起身来,靠在床头坐稳了,便伸手去摸柜台上的烟盒。

看了眼闹钟,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耀眼的阳光渗透窗帘间的缝隙,投映在洁白的大理石瓷砖上,明晃晃的的一片。叶修眯了眯眼睛,叹息般喷出一口烟雾,又重新闭上眼。

刚刚苏醒的大脑还有些转不过弯儿,满满都是昨夜激情时分的场面,叶修被烟呛了一下,拍着胸口咳得死去活来,连带着惊醒了身边的人。

 

“抱歉啊……老韩,”叶修断断续续的咳着,转头想说你接着睡不用管我,结果这一看就惊了。

但对方受到的刺激明显比他要大——韩文清瞪眼看着面前赤裸的男人,黑沉沉的眸子里全是难以置信;对方那略显苍白的皮肤上布满青紫的吻痕,从后颈一路延伸到了背部,他来不及细想就见那人回过头来,看见面容的一瞬间,大脑直接当机了。

尽管比印象中要老成许多,但那的的确确就是叶秋无疑。

这是什么情况?!

 

指间一阵灼痛,低头一看却是烟烧到了头,叶修连忙将其按灭在烟灰缸内;他抹了把脸,狠狠掐了把胳膊,在确定这不是梦之后,被迫接受了现实:“那、那什么……老……呃,小韩啊……”

“……”韩文清——准确来说,是十八岁的韩文清抽了抽嘴角:“你叫我什么?”

他正处在变声期,说话时声音低沉嘶哑,却依旧带着一种超乎年龄的稳重:“我们很熟?”

 

叶修被他噎了一下,转念一想,当时的两人似乎还真没怎么实际接触,多数都是在游戏里。不过,他也不是善罢甘休的人,仅仅停顿了几秒,突然眨眨眼,冲对方笑了笑:“当然啊。”

完了还一掀被子:“看,你弄得。”

韩文清:“……”他的三观受到了严重的冲击。

见对方一副世界毁灭的表情,叶修拍着床铺笑的死去活来。

 

然后,他就乐极生悲的扭到了腰。

 

>>>

 

叶修穿着居家服,腰上贴着两块膏药,拿起座机给外卖打了个电话。

又过了一会儿,饭菜的气味在房间里扩散开来,韩文清沉着脸从房间里出来;他穿了一件T恤衫,领口开的有些大,时不时会往下滑落,所以只能一手扯着。叶修抱着手臂将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半是感慨半是调侃地道:“以前还没发现,你之前就这么高了啊。”

后者没有理他,只是将目光投向桌面,又怔忪了几秒。

叶修见他这幅表情,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笑来:“吃饭吧。”

 

两人面对面坐下,一时间只有碗筷敲击时发出的声响。韩文清吃得很慢,或许是因为有些拘束的关系,腰挺得笔直,规规矩矩的坐在那儿,如同一尊会呼吸的石像。

相比之下,叶修就显得随意的多,有一口没一口的扒拉着碗里的饭菜,他心知对方这会儿一定尴尬的要命,也就没有像平时那样替他夹菜,只是迅速吃完了自己的那份,然后离开了餐桌。

在转过身的瞬间,叶修可以清晰的听到对方松口气的声音。

 

比起那个自己更加熟悉的、稳重而严肃的恋人,现在这个反而有些可爱。

想到这里,他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

 

“十年后自己和叶秋以恋人的名义同居”这件事,对于十八岁的韩文清来讲,着实是个不小的刺激。

他一开始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后来被证明了的确不是。叶修扶着腰下床的时候,韩文清甚至不敢将视线偏移,只是死死地盯着手里被蹂躏的乱七八糟的被角,直到门关上的声音传来之后,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下了床,拉开窗帘,阳光明媚的有些刺眼,韩文清在窗边站了一会儿,试图透过窗外的景色来判断这里的位置,可看来看去,却只觉得陌生。

 

他悄悄吸了口气,又回到室内,从衣柜里翻出一件衣服套上。

韩文清习惯裸睡,所以醒来的时候,身上只有一条裤子。他不想在叶秋面前展露太多,说是羞涩也好,其实更多的是不自在——这个明显是双人居住的房间,以及皱巴巴的床单上诡异的痕迹,都宣示了昨晚究竟发生过什么。

每每想到这里,他都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倒不是歧视同性恋,也不是讨厌叶秋——只是觉得诡异和难以置信。

这种混乱一直持续到餐桌上对方的提前离开,韩文清尚有一丝喘息余地之时,又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他放下碗筷,在客厅里走了一圈,包括洗手间和厨房。每一样东西都是双份的,像是牙刷、毛巾,杯子等生活用品,茶几上,还摆放着两人的合照。

那是一张相当普通的照片,上面的两个人分别穿着黑红和黑白的制服,并肩站在一块儿。

没有傻兮兮的V字手,也没有太大的笑容和夸张的动作,只是简简单单的出现在同一张画面里,仅此而已。

 

韩文清心情复杂的看着叶秋身边那个比起现在老成了许多的身影,毫无疑问的,那就是十年后的自己。

虽然没有表现的太过亲密,但从眼神里,却还是能看出惺惺相惜的意味。

他拿着那张相片看了许久,等到放下之时,已经忘了自己想说什么。

只是突然觉得这样,也不是不能接受。

 

>>>

 

屏幕内,君莫笑在枪林弹雨中坚挺的拉着一仇,BOSS颠颠的跟在他屁股后面,直到被带入兴欣公会的人群。

叶修戴着耳机,专注地和队友说话,并没有听见有人进门的声音。

 

韩文清进来的第一眼就看见了架子上一排排的奖杯,愣了好几秒。

他知道叶秋的强悍,却没想到对方厉害至此;要说心里没点激动,那是假的,可比起钦佩之类的,他更想知道自己获得了什么样的成绩,但又觉得若是提前知道了,也没什么太大的意思。

反正,是他的,总归跑不掉。

 

把人物传送到主城挂机,叶修伸了个懒腰,准备用新打到的材料给千机伞升一下级的时候,就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这是什么?”

他吓了一跳,后又想起早晨的事情,回头冲着对方笑笑:“散人专用武器。”

 

说着,还连续演示了几下。

韩文清的眼神明显亮了起来,他端着下巴,仔仔细细的将变形的过程记了下来,这才注意到叶修操作的角色。

那是一个……从外表上看不出职业的人物,一身乱七八糟的配装,乍眼看去却是什么种类的都穿上了,花花绿绿的,难看的紧。

“君莫笑?”看到这个陌生的ID,韩文清微微皱了皱眉:“一叶之秋呢?”

 

“送人了。”操控着君莫笑在原地打了个转儿,叶修点开物品栏,摆弄着乱七八糟的材料。

“怎么搞的?”

“嗯……各种原因吧。”他没有详细解释,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这是我现在玩的账号。”

“……散人?”

“没错,厉害吧?”

 

散人在最初的时候的确是BUG一样的强悍,而唯一的不足便是切换武器的问题,而此时的叶修向他展示出来的东西,却完美的解决了这一劣处。

“嗯。”韩文清点点头,忽然又道:“我能跟你打一场么?”

叶修笑了笑,笑容中带着几分狡黠。

“奉陪到底。”

 

>>>

 

事实证明,十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不仅仅是技术上,更多则是对游戏熟悉的程度,这一点来讲,穿越到十年后未来的韩文清完全不是叶修的对手。

在第三次被君莫笑撂翻在地的时候,他的表情意外的冷静,不似这个年纪该有的冲动与血性,只是沉默地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游戏界面,一时出神。

“别有压力,未来的你和我势均力敌。”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又话锋一转:“但现在嘛,还嫩点。”

后者的嘴角明显抽了抽,憋了一会儿,总算忍不住了。

 

“你现在多少岁了?”

“呃,二十八?二十九?”

“……十年吗。”他自言自语的喃喃,后又冷笑:“你等着。”

“我等着你。”叶修弯了弯嘴角:“在未来。”

“……”

 

一阵诡异的沉默后,韩文清望着四周摆放的奖杯,突然开口:“跟我说说这些年发生的事吧。”

 

>>>

 

两人聊了整个下午,直到傍晚才想起吃饭。叶修不大好意思继续让对方啃快餐,便说要请他吃饭。

来到餐厅后,十八岁的韩文清望着窗外陌生的街道,突然开口。

“我们这是在哪里?”

“H市,我们确定关系之后,你就搬过来和我住了。”叶修翻着菜单,要了几个菜,便将其推了过去:“你看看想吃点啥。”

“……你不是知道吗?”韩文清眯了眯眼睛,他想起中午的菜式,的的确确都是自己的口味。

 

叶修笑了笑,大大方方的点:“是啊,我知道。”

他的眼神相当专注,像是透过少年略显稚嫩的面庞,去看十年后的那个人:“你的事情,我都知道。”

韩文清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突然有些心虚,因为没有经历过十年的他,感受不到对方话中的含义,只能低下头,将视线投到菜单之上,强迫自己不要去想。

他没有经历过对方口中的十年,所以有些事情,他只能听,却不能感受。

而叶修也从未想过这方面的问题,他只是觉得此时看见了十年前的韩文清,有些怀念,也有些感慨罢了。

十八岁,风华正茂的好年纪,也是他们刚刚相遇没多久的、一切的初始。

那时候还没有拳皇和斗神,也没有韩文清与叶修,有的只是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罢了。

正如对方所说,他们还不熟。

不过不打不相识,自从下午虐了这小子一顿之后,至少不随时沉着张脸了。叶修挑着碗里的炒饭,一点一点往嘴里送,试图回忆着多年前的事情,寻找点话题打破沉默的尴尬。

可等到饭菜都吃完了,饮料也只剩冰块的时候,叶修发现,他无话可说。

 

那些在他眼中那些被来来回回咀嚼烂了的过去,都是对方还没来得及经历的未来。

没有用来互相了解的那十年,对于十八岁的韩文清来讲,自己只不过是个游戏中的敌人——不是惺惺相惜似敌似友的存在,更不是后来深度发展后同居的恋人,只是一叶之秋而已。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因为他们还有无限未来的可能,不是吗?

 

“年轻真好啊……”

“嗯?”对面的韩文清抬起头,略显稚嫩的脸庞上带着些茫然:“你说什么?”

“没什么。”

 

>>>

 

事实证明,这次无厘头的穿越,只是一次意外事故。

第二天叶修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躺在他身边的,已经是十年后的韩文清。

凝视着对方沉默的睡颜,叶修发了一会儿呆,又揉了揉眼睛,习惯性摸向床头找烟抽。

结果这才抽了没一口,那人就醒了,黑沉沉的眸子直直望着他,后又伸手夺过那根刚点燃没多久的烟,掐灭在床头:“刚起床就抽烟,你还想不想活了?”

低低沉沉的嗓音,没有变声期的嘶哑,有些凶,却意外地顺耳。

 

叶修笑了,上前在对方唇上落下一个早安吻。

“我梦到十年前的你了。”

韩文清被这无厘头的对话弄得摸不着头脑,皱了皱眉:“怎么了?”

“……没怎么。”叶修眨了眨眼睛,突然问:“待会来打两把?”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从鼻腔里哼出一声笑来。

 

“奉陪到底。”

 

[全文完]

 

 


评论(15)
热度(555)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