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剖心》#00

[注意事项]


*特工PARO,喻文州×叶修,不拆不逆。

*全文架空背景,私设、狗血、OOC皆有,慎入。

*有肉有HE。

 

《剖心》

 

#00

 

再一次见到喻文州,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说来也是巧的很,叶修被派去A国出任务,一向准时的他总会提前一天到达目的地,结果刚放好东西准备吃个饭,这一开门,对面的门也跟着开了……喻文州握着门把与叶修打了个照面,两人先是愣了一会儿,脱口而出便是好久不见。

 

喻文州比叶修小三岁,高一的时候移民去了国外,转眼十多年过去,如今以这种形式相遇,说来也是缘分。

 
 
 

揽着对方的肩膀,叶修拉着人在附近找了个餐厅,等餐的时候烟瘾上来了,这里不让抽,他也只好憋着,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叩着桌面,嘴巴一刻不闲:“这几年过的怎么样?”

 


 

比起记忆中青涩的少年,二十五岁的喻文州变了许多,不仅仅是外貌上成熟了不少,本来还矮他一个头的小子如今却是一般高了。这会儿穿着笔挺的西装,带着名贵的手表,一副风度翩翩的精英模样,温文有礼,恰到好处。

 

熟悉,又陌生——这是叶修对喻文州的感觉,也是那人对他的。

 
 
 

喻文州觉得,相比以往那个凡事都拿第一的前辈,叶修的变化倒不算大,依旧是那副懒懒散散的模样,带笑的眼睛黑沉沉的,看不见底。

 

曾经的稚嫩与冲劲儿都被时光打磨的丝毫不剩——他把自己藏得更深了,喻文州看不透他。

 

因工作习惯,对于看不透的人,喻文州始终保持着一份警惕;可他乡遇故知,这般尴尬下去也不是法子,晃了晃高脚杯,他抿了口其中盛放的柠檬水。

 


 

“还行。”

 

回答的过程中,他笑容得体,姿态优雅,虽是敷衍的答案,但态度确是认真的,不至于让人觉得不快。

 

“前辈过得怎样?”

 
 
 

话茬就这么被对方轻飘飘的抛了回来,叶修扯了扯嘴角:“我自然是继承家业,哎……这不就被老爷子丢出来体验生活。”他话中有抱怨的意思,语气却是漫不经心,只是微蹙的眉心间体现出了一丝的闷烦:“这不,把我大老远的丢到了A国……”

 

说着说着,叶修也跟着喝了一口水,不过比起喻文州,他的动作几乎可以说是粗鲁了。而后者眯起狐狸般的眼,冷静的目光悄然扫视了对方全身:虽有些显旧但的确出自名牌的西装,袖口折起至小臂,散开的领口和松垮垮的领带倒是与这人懒散的性格相符……手腕上挂着一只表,皮质的表链有些秀气,不过不得不说,挺适合叶修那略显纤瘦的手腕。

 


 

“文州,你现在从事什么工作?”将空掉的杯子轻轻放下,叶修舔了舔湿润的嘴角,反问。

 

这回要是再不回答,可就有些不给面子了……暗中想着,喻文州笑容不变:“金融方面……这是我的名片。”

 

他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张小卡,顺着光滑的桌面推了过去。叶修接来一看,干净简洁的设计中,紧跟在名字后面的职位吸引了他的眼球:“哟呵,不错啊,蓝雨首席操盘手……”

 
 
 

“过奖了。”

 

“你小子挺厉害的,蓝雨啊,这么大的公司……”把玩着手中的名片,叶修赞叹了几句:“哎,最近有什么消息跟我透露透露,我也好在老爷子面前露一手……”

 

喻文州有些无奈:“商业机密……前辈是想让我吃官司么?”

 

叶修本就是想看看他的反应,此时看到了,便道:“我开玩笑的,你别在意啊。”

 

后者眨了眨眼:“我也是。”

 
 
 

言毕,二人相视一笑,谁也没笑到心底。

 
 
 

将切好的牛排往嘴里送的时候,叶修心想这小子倒是比以前厉害多了,软硬不吃,油盐不进,嘴上一套一套的,却是咬的比谁都紧。这还是得自己,要换个愣一点的,准被他带着跑……哎。

 

心底感慨了一声,他又想自己真是毛病了,遇上个故人都满脑子戒备提防,以话套话……等任务完了回去,一定要休上那么几个月,养养身子。

 
 
 

喻文州挑了一口的土豆泥放进嘴里,心道叶前辈不愧是前辈,虽看起来交代了许多,但认真想想,却等于什么也没说,反观自己倒是漏了底……不过也无妨,他本身就是干这个的,就算去查也查不到别的。

 

这般想着,他又不得不在心底苦笑,不过故人而已,保不准明天便分道扬镳……自己又何苦纠结于这个?

 

说起来,十五岁的喻文州对叶修还抱有一种憧憬,只是后来分开了,更多的事情一波波盖过来,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长大了。

 
 
 

这顿饭吃的还算愉快。

 

只是到了最后,他们谁也没有开口约下一次的时间,而各自的心中都已准备好了拒绝的台词。

 

在这一点上,两人倒是莫名的同步了。

 

以至于分开的时候格外轻松。

 
 
 

回到酒店以后,叶修收拾着带来的行装——他把撩起的袖口放下,确定缝入其中的钢琴线没有问题之后,才将其熨好,挂回架子上。

 
 
 

这一次来A国,上头给他拨了一个本土搭档,为了通过安检,他基本是轻装上阵,浑身上下除了手表带里的刀片、麻醉针、带针孔摄像头的袖扣以及子弹钢笔之外,就只剩下一副伪装兼假正经的平光眼镜。

 
 
 

忘了说,眼镜上带的摄像头可以放大摄像……虽然叶修不是非常喜欢使用,那让他觉得头晕。

 总之以上这些装备中,除了子弹钢笔是必要时刻用来自尽的不提,其他的每一样都是可以随身携带、保管以及……使用。 
 
 

但是这一次的目标对象,似乎是比较难搞的那一类型。

 
 
 

叶修是个特工,隶属C国某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部门……狙击、暗杀、拷问、勒索,等等一些见不得光的活儿,都是他的任务之一。

 

从最初懵懵懂懂的入了行,如今的他已经可以面不改色的执行所有惨无人道的酷刑,只为了屈打成招的一句话——借此一发牵动全身,推倒某个需要“清除”的目标。

 

不是没有过挣扎、彷徨和犹豫,只是后来逐渐明白,这便是当今社会的法则——于他而言不论正邪,不谈对错,只有任务和完成任务。

 

除此之外,没有第三个选项。

 

不过叶修从没有后悔过,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做过了什么,甚至将会去做什么……那些人,那些任务目标,无论生死与否,他都将永远记住他们的名字。

 

无关慈悲,只是单纯的敬业。

 

他或许不算热爱这份工作,却从未忘记自己刚刚入行时,那颗保家卫国的赤子之心。

 
 
 

这个时候,丢在床上的手机却响了,叶修拿起来一看,是一条短信。

 

[Avada Kedavra.]

 

“……噗!”没忍住轻笑出声,他抱着手机乐了好一会儿,才正儿八经的回了一句。

 

[一叶落知天下秋。]

 

沉默了几秒,手机的屏幕再度亮起。

 
 
 

[明天中午,艾丽娅酒店附近的星巴克。]

 

[收到。]

 
 
 

轻快的敲下两行字,叶修放松身体躺在床铺上,心说这次的搭档还挺幽默。

 

Avada Kedavra……看过《哈利波特》的人都知道,这是一句黑魔法咒语,而使用它的人必定是个魔法师(sorcerer),而这次搭档的代号,恰恰就就叫索克萨尔。

 

特工之间的一般不说真名,通常用代号称呼彼此——叶修的代号是一叶之秋,虽然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真名,不过也是得在知道真名的情况下,所以这一点上,他还是蛮放心的。

 
 
 

话又说回来了,特工这个事他连家里都瞒着,如今自家老爷子还以为他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三年警校白上、因打架斗殴遭到淘汰,没事东跑西跑的玩闹,这才让弟弟叶秋提点提点他。

 

这一次叶修回来A国,不仅仅是为了任务,还有一个主动从老爷子手里争取过来的项目……虽然只是顺风车,倒也显示出他话里的真实性。

 
 
 

打了个哈欠,在确定室内没有窃听器、摄像头以及门窗真正锁好之后,叶修便洗漱上床休息,等待着第二天的会面。

 

或许是因为这个风趣的搭档,他想,这一次的任务或许会比以前有趣那么一点儿。

 

……嗯,要是不见光死的话,就更好了。

 


 

[未完持续]

 
 
 

让我慢慢的更……写这种文烧脑啊TAT后面的剧情要是有BUG就是作者智商不够,别打脸……

 
 
 

顺便一说两人隶属的国家不同嗯,后面可能有相爱相杀的剧情~XD

 
 
 

求留言求热度>w<

评论(27)
热度(278)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