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剖心》#01

[注意事项]


*特工PARO,喻文州×叶修,不拆不逆。

*全文架空背景,私设、狗血、OOC皆有,慎入。

*有肉有HE。


#01

 

艾丽娅身为市内最大的酒店,离叶修所处的位置并不算远,而这个“附近”的定位虽然相当笼统,但他查过地图,以酒店为圆心四周三百米内只有两家星巴克,只用选择更近的那一家便好了。

为了给第一次见面的搭档留下个不错的印象,叶修难得打扮了一番,还梳了个正儿八经的背头。

 

十一点半的时候,叶修提前到达了星巴克,他走到柜台要了杯摩卡在靠内的角落里坐下,刚喝了没两口,就见正对面的玻璃门又被人推开了。

看清来人的一瞬间,叶修差点没把咖啡喷出来。

 

喻文州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形象与昨日相比,没有太大的变化,要说唯一不同的便是,昨天见面的时候,他手里没有拎着公文包。

看样子是来谈公事的……喝了口咖啡压压惊,叶修决定当做没看见。

虽然是凑巧了些,但也还没到怀疑的地步,心中计算着,他抬起头,恰好撞上喻文州转过来的目光。

二人皆是一僵,又像是约定好了一般同时露出假惺惺的笑容,隔着空气寒暄了几句。

 

“真巧。”

“是啊……”喻文州的笑容难得有些晃动,他会看向那边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因为叶修所坐的位置恰好对准了大门,离落地窗还有相当的一段距离,是个狙击的死角。

真他妈的巧……叶修在心里咒骂着,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关心道:“文州,你这是……”

“工作方面,见一个客户。”喻文州说着,却没有坐下的意思:“前辈你呢?”

“等一个朋友。”叶修喝了口咖啡:“那什么既然你有事,那咱们改天再聊?”

 

此话一出,却是合了喻文州的愿,他当即点头,转身找了个离叶修远一些的位置坐下。

两人皆是松了口气,又同时在心中苦笑,这缘分来得也太不是时候。

 

没过一会儿,叶修的手机响了。

索克萨尔:我到了。

时间是十一点四十五……这搭档还蛮准时的。

一叶之秋:我也到了,你在哪?

嗡地一声轻响,喻文州看了眼手机,回道。

索克萨尔:柜台碰头,我会点一杯卡布基诺。

一叶之秋:好,那我要一份提拉米苏。

 

收到短信,叶修站起身走向柜台,在看到喻文州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喻文州也是如此,不过他还是有礼的笑了笑,转身对服务员道:“请给我一杯卡布奇诺。”

叶修的眼皮跳了跳,跟在后面点了一份提拉米苏。

 

这一下喻文州也愣了,两人就站在柜台前傻兮兮的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叶修受不了了,掏出手机给索克萨尔拨了个电话。

下一秒,喻文州的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

“……”

 

回到位置上坐好之后,叶修插起一块蛋糕送进嘴里,笑眯眯的看着正对面的人:“你不是客户么?”

喻文州手指交叠垫在下巴处:“前辈的朋友还没来?”

“……索克萨尔?”

“一叶之秋?”

话到此处,总算真相大白,叶修咽下嘴里的蛋糕:“蓝雨操盘手啊?”

喻文州反问:“继承家业?”

叶修呵呵:“兼职你知道吗?”

喻文州这回是真笑了:“真巧啊,我也是。”

 

尴尬在空气中蔓延,好在两位的都是习惯于把握场面的人;叶修放下手中空了的托盘,一本正经道:“来说正事,你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

喻文州的反应也很快,他将电脑从公文包中取出,噼里啪啦的按了几个键,将显示出的画面推过来给叶修看:“埃尔丁·雷文,四十三岁,雷文集团CEO,有涉黑历史,只是一直没找到确凿证据。”

他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目标,叶修一边听着,一边滑动鼠标将上面资料粗略扫了一遍:“这老狐狸藏得够深,够警惕,想要从账面上下手估计有些难……嗯?”他的目光停留在表格最下面的一行:“这家伙是个同性恋?”

 

“准确来说,是双性恋,但是更偏好男人。”喻文州优雅的抿了口咖啡,他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彼此听清:“偏好二十五到三十岁的青年。”

叶修看了他一眼:“你打算从这点下手?”

喻文州没有回答,只是伸手将电脑捞回来,调出另一份资料:“吉米·斯科特,二十七岁,埃尔丁的秘书兼情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金发的青年,一双碧绿色的眼睛相当迷人,这让叶修想起了埃尔丁·雷文照片上,那颗他带在右手大拇指的猫眼石。

 

“他喜欢绿色?”叶修摸着下巴:“吉米的简历上写着他最开始只是一个普通的职员,三年前却突然当上了总裁秘书……”

他停顿了一下,感叹道:“埃尔丁的感情史都可以当花名册了,这位秘书先生却能在他的身边呆上这么长时间,应该是真的合他的胃口。”

“你说的不错,除此之外,这位吉米先生还非常能干。”喻文州慢条斯理的强调了最后两个字:“所以,我们真正的目标其实是他。”

叶修啧了一声:“这小子年纪轻轻,和那老家伙的兴趣爱好倒是一模一样。”

喻文州补充:“还是有所不同的,吉米更偏好东方面孔的……纨绔子弟。。”说着,他瞥了叶修一眼。

后者权当没看到:“这算是PlanA,我这里还有另一个……”

“请说。”

 

“埃尔丁·雷文最近正在纠结是否购买一份股票。”叶修托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对方:“我记得文州的兼职是操盘手对吧?”

喻文州淡定的喝了口咖啡:“如果可以,我也想当个继承家业的纨绔子弟。”他暗喻埃尔丁不如吉米容易搞定,反将一军的叶修哼笑一声,权当没听出来:“那就麻烦你了。”

“前辈真是客气。”

“彼此彼此吧。”

 

两人皮笑肉不笑的交流了几句,最后叶修绷不住了:“老这样有意思吗?”

喻文州眨了眨眼,没说话,但他那表情分明就是再说:怪我咯。

叶修给他弄得发笑,却也止不住的感慨:“当时就听说你们一家子出了国,没想到……”他没有问为什么明明是C国人的喻文州会成为A国的特工,那太越界了。

“我也没想到会……。”后者垂下了眼,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黯淡的阴影:“这么巧。”

 

是啊,太巧了,巧的让人无奈、让人不禁咒骂那捉弄人的命运。如果两人的关系停留在昨天的一面之缘,那么后来,他们还有可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而现在,却是不可能了。

 

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含在唇间,一边摸着打火机一边站起身。

“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未完持续]


短小的一章_(:з」∠)_继续写生贺去了……


评论(14)
热度(247)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