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2015.5.29叶修图文生贺]《追寻》——有幸遇到你。

文章部分By此處留白

图片部分By @毛利波特桑 


《追寻》


>>>


空气中蔓延着潮湿而老旧的气息。

朦胧的意识间,叶修睁开眼。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拥挤的床上,皱巴巴的被单勉强盖住肚皮,光线穿透被污垢覆盖的玻璃窗投影在狭小的房间内,起身时床板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坐着愣了一会儿,门外突然传来几声躁动,他抬起头,恰好看见苏沐秋将门从外推开:“哎?你醒了啊……”

“嗯?嗯……”叶修木楞的点了点头,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对方打断。苏沐秋走上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生日快乐。


“……谢谢。”少年的身上带着一股柠檬的清香,却是将叶修的思绪拉到了很久以前——那个时候他们住在网吧,洗漱用具皆是最次的那种,自己却偏偏对那玩意儿过敏,身上起了大片红疹,为此,苏沐秋还笑他娇生惯养。

后来,他们就改用了香皂。


除去这个不谈……现在的状况是?

叶修问:“现在是几几年?”

苏沐秋眨了眨眼睛:“2015啊,你不会睡傻了吧……哎,沐橙说你今天过生日,让你多睡一会儿,现在好了,魂都没了啊……”他一边唠唠叨叨的贫嘴,将叶修从床上拉起来:“收拾收拾,今个儿我请你吃顿好的。”


“代练怎么办?今天接了单吧……”

那个时候,因为生活拮据,二人靠着对游戏的热爱,在网络上开起了工作室。那段日子是苦的,睁眼闭眼都在电脑前,忙起来连饭都顾不上吃,就算有,大部分也只是泡面,偶尔闲下来了,就去附近的快餐店搓一顿,热乎乎的例汤配着菜肴,呼噜噜的吃下去,身体也跟着暖了起来。

年轻是他们最大的本钱——正如苏沐秋所说,未来的路还很长。


“你真睡傻了啊,为了给你过生日我都推到晚上了。”那个人伸手摸了摸叶修的额头:“别是发烧了……”

“我没事。”感受到对方掌心温热的体温,叶修回过神,懒洋洋地勾起一个笑来:“这么说,我今天成年了?”

“可不是嘛,以后再也不用为了防沉迷上网搜身份证号了。”


刚接触荣耀的时候还小,自己的身份证不过关,他就在网上随便搜一个填上,这一点,苏沐秋与他不谋而合。

有些人做了朋友,便是一辈子。


“那感情好……”一边回答着,叶修站起身——房间很小,从床铺走到门前只有三五步的距离。很快,他站在了门口,却在推开之前突然道:“你不来么?”

苏沐秋摇了摇头,又转身指了指乱七八糟的床铺:“我替你收拾一下,不然店老板又要骂人啦。”


嬉笑而平常的语气,如同他们年轻的时候。

叶修深深看了对方一眼,忽然道:“我会带着你那份一起。”


苏沐秋笑了,朦胧的光线打在少年略显稚嫩的面庞上,连带着他的笑容都显得有些缥缈。

“那就交给你了。”

他的声音很轻,一字一句,却清晰的令人战栗——轻轻吸了口气,叶修不带留恋的转身,推开了面前的木门。


吴雪峰站在门后,冲着他招手:“中午好啊,小队长。”

“现在是几几年?”叶修问。

“2018年啊。”吴雪峰说:“嘉世三连冠,陶老板定了包间来给你庆生,这会儿叫我来接你呢。”

叶修闻言,笑了一笑。

“那就走吧。”


说着,他迈开步伐,离开了最初的房间……

只听吱呀一声,木门关上,连带着那段久远的回忆一起,关在了内心深处,最珍贵的那个角落。






>>>


叶修被迫带上了傻兮兮的纸帽子,上头写着生日快乐几个大字;吴雪峰坐在他的右手侧,正对面的陶轩正高举手中的可乐,目光越过插满了蜡烛的生日蛋糕,落在今日的寿星身上。

那一年,他二十一岁,带领着嘉世一路过关斩将,最终获得了三连冠的成就——与此同时,斗神的称号正式打响,媒体们争相报道这一重大新闻,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职业联赛逐渐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


“祝我们的小队长生日快乐。”吴雪峰微笑着,手里的纸杯与叶修相碰,发出无声的轻响。满灌着气泡的液体入喉,刺激着味蕾发麻,叶修没忍住打了个嗝,换来一圈队友的嬉笑。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们聚在一块儿,生日快乐歌被他们唱的没了调子,此时更是哄闹着将蛋糕上的奶油抹在叶修的脸上。奶油香甜的气息充斥着鼻腔,叶修闭上了眼,耳畔尽是大伙儿欢笑的声音,还有不怕死的吹起了口哨。

“小心点玩,别把人弄伤了。”陶轩抬高了声音:“嘉世的队长可就这么一个,金贵的很呐。”


那个时候,陶轩与他的关系还没那么僵,虽然那人一直不太乐意叶修出于某种原因不接广告代言,但后来他在赛场上所取得的成绩让对方暂时闭了嘴。一片欢乐的气氛中,谁也没想到当时那么一点细微到难以发觉的摩擦,会逐渐上升至无法修补的裂缝,也就是从那时的某个瞬间开始,两人注定踏上分歧的道路。

但至少现在,他们还是朋友。


很好的朋友。


在最后的最后,陶轩上前,给了叶修一个大大的拥抱:“生日快乐。”

毫不客气的刮下奶油抹到对方脸上,叶修笑的狡黠:“谢谢。”

完了,他松开手,转身走向了一旁的吴雪峰。

对方看他过来,低声叫了句小队长。

“你真的要退?”

“我老啦。”吴雪峰说着,揉了揉叶修的头:“就不跟你们这群年轻人掺和了。”


停顿了一会儿,他又补充。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沉默了几秒,叶修缓缓吐出一口气:“你说的不错。”


这位从第一赛季开始就跟在他身边负责打理一切的副队长,却是在嘉世获得三连冠最高荣誉的时刻选择了退役……吴雪峰于叶修,亦师亦友,从这位年长的副队身上,他学到了很多。

分别总是令人伤感的话题,但比起一昧的不舍与挽留,叶修选择了尊重。

“什么时候的飞机?”

“今晚八点,过会儿就要去机场了。”吴雪峰说:“加油啊小队长,你的能耐不止如此。”

并非安慰性的鼓励,而是他真的这般坚信。


闻言,叶修扯了扯唇角,扬起一个自信的弧度。

“一路顺风。”


>>>


回过神来的时候,迎接他的又是熟悉的景色。

昏暗而窄小的房间之内,除去一张供人休息的大床之外,四周堆满了乱七八糟的杂物,显得本来不多的空间更为拥挤。瞄了一眼床头边上的日历,时间显示的是2024年,正是他离开嘉世之后,暂居在兴欣网吧的那年。

近日里,H市总是阴雨绵绵,连带着气温也降了一些;掀开被子的时候,扑在皮肤上的冷空气冻得人一个哆嗦,不由得搓了搓冒起的鸡皮疙瘩。


受天气影响,网吧里大白天就开了大灯,叶修下楼的时候,陈果正半眯着眼趴在柜台前打瞌睡,见他过来,懒洋洋的招呼了一声。

“早啊。”叶修问:“有什么吃的没?”

陈果把外卖单推给他:“喏,随便点……”


抱着热腾腾的午饭,叶修回到训练室内坐下,趁着开机的时间扒了两口。

很快,君莫笑的身影出现在屏幕上,花花绿绿的配装,手中扛着一柄怪异的大伞——仔细翻阅过每一条留言,叶修搓了搓手指,操控着角色一路狂奔向BOSS点。

等打完了BOSS,将掉落的材料搜刮得差不多了之后,叶修趁着伸懒腰得空隙瞄了眼墙壁上的时钟,不知不觉中已经四点多了。


“小唐他们呢?”其他人都不在线,就连老魏也没了踪影,所以这次的BOSS是叶修带着野人解决的。

“啊……啊?他们貌似有事出去了。”陈果干笑着缩在柜台后头,将写到一半的短信往后藏了藏:“大概过一会儿就回来了吧。”

“要不要去接?现在外头雨挺大的吧。”叶修看了看暗沉沉的窗外,从兜里套了根烟点上,抽了两口才想起,这里不是禁烟区。

出乎意料的是,陈果并没有阻止对方的动作,反而像是要掩盖什么地摸了摸脸:“不用了吧,他们应该马上就到了……”


话音未落,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响动,不等叶修做出反应,陈果率先丢下手机,一路小跑着跑去开门……

门后,兴欣一行人打着雨伞,手里拎着个蛮大的包裹,一身衣服湿了大半。陈果连忙将他们迎进来,又招呼着洗澡换衣服,叶修见状,赶紧上来帮忙,刚想接过魏琛手里的东西,就被对方大幅度的摆开:“哎哎,这可不能给你看。”

“啥啊,神神秘秘的。”被对方幼稚的举动弄得有些好笑,叶修扯了扯嘴角,心中却已是有底。他沉默地帮着收拾完毕,等到大家都洗漱干净之后,只听外头轰隆一声雷响,网吧里得灯跟着晃了晃,居然跳闸了。


此起彼伏的呼声夹杂着玩家的咒骂,叶修不慌不忙的从兜里掏出打火机来,借着一小片火光安抚了郁闷的客人,一边上楼去找电闸的开关。

而等他重新下来的时候,客人们全都消失不见了,包荣兴手里端着大大的蛋糕,上面用蜡烛围了一圈,奶油做的花有些走形,软趴趴的耷拉在中央那块掌心大的巧克力上。一旁的陈果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过去领的时候下了大雨,回来的时候可能撞到了……”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生日快乐。”

“老大,生日快乐!”包荣兴的声音最大,甚至盖过了别人的;他托举着蛋糕朝着叶修走来,大大的步伐连带着烛火都在摇晃,眼看就要熄灭。

叶修见此,连忙迎上:“谢谢……”他难得有些结巴,激动与感动,两者皆有,以至于接蛋糕的手都有些发颤。


那个时候,兴欣战队还没有完全建起,对于这个大部分采用新人的队伍,叶修的心中却是充满了期待。他还没有放弃……或许说,他从未想过放弃,这条陶轩口中早已过时了的老路,却是叶修一路走来前进至今所继承的全部。

有荣誉,有泪水,有悲伤,有欢笑……从获得到失去,高潮到低谷,旧友的去世,队友的离开,老友的决裂——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能成为他前进的阻碍。

叶修选择了背负所有。

自然,也包括了这个即将启程的全新战队。


闭上眼,他在心里无数次默念许下的心愿……

冠军!


再度睁开之时,明亮的火光灼的视网膜发疼,他深吸一口气。

“呼——”


耳边响起拉炮的生意,飞扬的纸屑从天而降,絮絮散落在叶修的身上。大伙儿站成了一圈,每个人手上都沾着一坨奶油,此时齐刷刷地朝着今日寿星的脸上抹去。

“生日快乐!”


魏琛是第一个叫起来的:“老叶你不厚道啊,过生日都不知道跟咱们说一声,还是老板娘之前看过你的身份证才发现的……”

唐柔在一旁把玩着手里空掉的拉炮,竟也跟着附和:“就是。”

“我这是低调,你们懂啥。”叶修被抹了一脸的奶油,却因为手里端着蛋糕的关系不能擦,颇为滑稽的站在那里,一本正经的道:“作为寿星,我要强烈谴责你们这种浪费的行为,蛋糕就是用来吃的……唔。”


话未说完,苏沐橙就拿起中间那块写了名字和祝福语的巧克力塞入他的嘴里:“还是那个愿望?”

“这种时候就要搬用老韩的名言了。”含含糊糊的咀嚼着,叶修笑道。


“怎么说来着……一如既往嘛。”


>>>


再漫长的梦境,也总有苏醒那天。

可属于叶修的人生,还远远没有到达终点……


十二点的闹钟叮铃铃的叫唤着,惊醒了熟睡之人,他从被窝里伸出手在上头狠拍了一下,等到终于安静下来,却已是清醒了。

叶修躺在床上,侧头去看一旁的日历,……

2026年,五月二十九日。

转眼间,离他选择退役已有一年过去,十一赛季也逐渐步入了尾声,与此同时,世界联赛也正在筹备当中,叶修作为领队,自然是负责日常训练这一块儿的……现下便顺势住在了官方替他们准备的宿舍里。


虽然离正式开赛还有几个月,但大伙的热情依旧不减,加上又住到了一起,每天都是热热闹闹的,欢快得很。

伸了个懒腰,叶修穿戴好衣服从床上爬起,开门就见唐昊一脸别扭的杵在门外,见他主动出来还惊了一下,结结巴巴的道了句中午好。


“那、那什么,大家在楼底下等你……”被叶修的视线瞧着有些尴尬,唐昊抓了抓脸,硬着头皮把该传达的话说了出来——没办法,谁叫他打赌输了呢:“生、生日快乐!”

“谢谢。”叶修忍笑点了点头,跟着人往楼下走去,刚到客厅,就见之前用来演示的投影布之上,正播放着一段视频。


背景,是新手村的一片广场,平日里晃来晃去的NPC却是不见了,唯有留下一片空白的寂静。

直到夜雨声烦急吼吼的从画面的一端杀出,打破了和谐的画面,他在镜头的中央停留了一会儿,便推到了一旁;一枪穿云紧跟在后,踏着乱射登场。接着便是他最熟悉的一叶之秋,在孙翔的操控下从天而降,顺势一发伏龙天翔后,挽了个帅气的枪花。

王不留行骑着灭绝星在众人头顶上飞过,留下一片绚丽的特效,沐雨橙风和风城烟雨一齐上场,炮火与魔法的轰鸣中,索克萨尔缓步上前,对着镜头丢了一个死亡之门。

短暂的漆黑过后,画面上又多出了几人,石不转开着天使之翼漂浮在半空,法杖一挥,连续几个回复数刷下来,卡着背景音乐的节奏,倒有些舞台效果的感觉。

场面上不知何时多了几只机器人,正按照放出的时间挨个爆炸,再一看,生灵灭不知何时站到了人群里;唐三打从一旁冲出,抛沙的动作让镜头跟着颤了一颤,等再转回时,又是另一番风景。

五颜六色的鬼阵铺下,配合着百花缭乱独有的打法,场面一时绚烂的瞎人狗眼;韩文清的大漠孤烟是最后登场的,这位于叶修来讲最熟悉、也最了解的对手,选择一如既往的专注于霸图,而放弃了前往世界联赛的机会。

可今天,这段职业大神全聚集的视频里,他却如约而至般出现在了镜头中央,拳法家开着钢筋铁骨,在一阵阵闪烁的特效中,响起一声虎啸——


紧接着,又有许多角色加入了这场具有表演性质的舞台——有新人,有老人。一个个熟悉的操控者,熟悉的账号卡,熟悉的招式……组成了他们深爱的、灌注了期盼与梦想的,荣耀。


头顶的灯不知何时灭了,在一片黑暗中,唯有投影散发出淡淡的银光,烙在视网膜上晃动。

在叶修的身后,不知何时聚集了一大帮人,他们捧着巨大的生日蛋糕,上面写着今日寿星的名字——


“生日快乐!”


与此同时的,视频中镜头再度变化,一转变成了俯视——所有角色在同一时间使出本职业的大招,绚烂的特效拼成了最俗气、也最真挚的四个大字——

生日快乐。


这份祝福、这份精心排演后的礼物,赠与他们最强的对手,最好的朋友。


一片彩炮拉响声中,叶修第一次觉得谢谢这两个字是如此单薄,他张了张嘴,将所有无法言说的感动,化作一句肯定、也坚定的承诺。

“世界联赛的冠军,我们赢定了!”


十二年披荆斩棘、一路向前至今——

在追寻梦想的道路上,永无止境。


有幸遇到你,遇到最了不起的你。

致最爱的,叶修。


By2015.5.29




>>>>>>>>>>>>>>>>>>>>>>>>>以下是废话


真是辛苦毛利了,不眠不休的肝出这么个大长条!

现在总算发啦!这算是我们俩对叶修大大的小心意吧XD希望能够一直喜欢下去啊!!

还有作为双生子的弟弟也是,生日快乐啊!!!!

评论(30)
热度(2050)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