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将死之人》番外《余生》#02

*《将死之人》番外,韩文清×叶修不逆不拆。


等到太阳下山,叶修回房冲了个澡,出门便见韩文清坐在屋内,桌上摆着都是他喜欢的饭菜。半干的长发随意披在肩上,叶修拿了块毛巾一边擦一边上前:“怎么过来了?”

韩文清伸手将人揽过来,粗糙的大手握住柔软的布料,在湿漉漉的发尾上摩擦着:“明天,我手里的事情就办完了……”他的手心很热,时不时蹭到叶修的侧颈,后者有些痒的偏了偏脑袋,调笑:“我以为你没听到呢。”

 

韩文清眯了眯眼:“第二天想起来了。”

叶修眉梢弯弯,没有选择戳破对方难得地别扭:“明早出发?”

“嗯。”

 

这一月的相处下来,叶修与霸图的关系倒是融洽了不少,以至于离开的时候,还有不少人前来相送。

叶修倒是不害臊,骑着马一脸风骚的朝他们挥手,表示会常来看看……

然后就被韩文清一鞭子抽马屁股上,转眼便跑远了。

 

后来叶修问他:你知道我要带你去哪儿么?

韩文清深深看了他一眼。

他样貌生的凶狠,此时唇线紧绷,刀削的下巴微扬,加上那一身难以掩盖的霸气劲儿,一副生人勿近的严肃模样——可看向叶修的目光,却是软的。

像是一柄在战火中淬成的武器,饮尽鲜血后归纳入鞘,安分而不起眼的流离在江湖之间,不露锋芒。

平淡而神情的一瞥,却足以让叶修甜到了心里。

因为他们都是如此。

 

不过就算是韩文清也不曾预料,对方带他来的会是这样一个地方——

京城,西街,王宫权贵的居住之所,光是出入都需要同行的令牌。此时正值夕阳时分,二人摸着半沉的夜色,悄悄混入其中,又在那七错八拐的巷子中绕了半天,总算在一家门户前停下来。

韩文清眯起眼,以他的视力能够清晰的看见,门匾上正正方方的两个大字。

叶府。

 

叶修从未提起过他的身世,不管是在江湖上,甚至是嘉世内部,都无从知晓。

而当今宰相姓叶,却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

韩文清万万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不着边际的宿敌,居然是宰相之子……

相比他的震惊,叶修反而感触了一番:“居然还是没变……”

“什么?”

“你看那个叶府的叶字下面,是不是多了一笔?”叶修指给他看:“那是我小时候调皮拿墨水泼的,墨水渗进了木板里……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痕迹还在。

韩文清问:“你多久没回家了?”

“十多年……吧。”叶修喃喃着答道,语气有些颤抖:“以前是不能回,到了后来,又是不敢回了。”

 

叶家几代都是文官,地位甚高,可叶修自小便无心权势政治,又嫌那古文枯燥无味,偏偏好武,家里人不让学,他就偷摸着自己练,或许真是天赋异禀,几年下来还真就不输给隔壁武将之子。等到打遍京城无敌手之后,叶修独孤求败了一阵子,又恰好听着说书人口中的江湖怎样多姿多彩,便生了一副出去看看的念头。

叶老丞相自然是不同意的,可那个年纪的男孩子又怎会听劝?打也好骂也罢,该说的都说了,叶修却依然宁死不屈,满脑子都是出逃的方法……

 

十六岁那年,他终于趁着新春过节,偷了自家弟弟的行李,骑上快马逃出京城。

叶家权力再大,也不过是茫茫沧海中的一粟,更何况叶老丞相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倔强,当即发火说不认那个儿子。

而叶修,也就真的这么一走便了无音讯,十年不归。

 

他本想着过两年有出息了便回去看看,结果人算不如天算——十八岁那年,叶修独闯南疆救人时不慎中毒,回到中原时皮肤苍白,嘴唇发紫,眼睛里全是血丝。

傍晚接到的人,等太阳落山便只剩一口气,苏沐秋差点愁白了少年头,他先是将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妹妹赶出门外,又花费毕生所学全力救治了一个通宵,这才把叶修从阎王爷手里夺了回来。

 

只是从那之后,年仅十八岁的少年便成了将死之人——这种剧毒加身,并随时可能毒发猝死的情况下,他又怎能回到家里,给家人多添一份痛苦?

于是叶修走了,这一走,便是十年。

 

能够重新站在这里已经是上天的恩赐,在毒解之后的一年叶修没有回来,因为王杰希说他体内余毒未尽,若是不能好好休养,依旧有复发的危险……

而今时今日,叶修再也没有逃避理由。

 

“我们进去吧。”

他说着,抓住了韩文清的手。

 

后者本还想问这么多年不见,家里人认得你么?结果门口小厮先是愣了几秒,接着就跟见了鬼一样的倒退三步,后背撞在门上发出一声巨响。

“大大大大大……”

“是我。”叶修无奈的打断他。

 

“大……少爷……”那小厮看起来有三十多岁,满脸胡茬,这会儿热泪盈眶的差点给他跪下:“大少爷你终于回来了!我是阿福啊,你还记得吗?”

“记得,记得……”叶修抽了抽嘴角,心中感慨走的时候阿福还是个算得上清秀的少年,结果这会儿像是变了个人……

其实阿福没有变,只是因为时间过去了太久,叶修记不清他原本的样貌而已。

一边想着,他上前,拍了拍这位阿福的肩膀:“帮忙通报一下……咳嗯,就说我回来了。”

 

说到最后,叶修不得不抽了口气,压住从心底泛起的酸意。

十年了,他当了十年浮萍,在浩浩江湖中漂泊至今……

终于,再度找到了他的根。

 

[未完待续]

评论(13)
热度(289)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