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将死之人》番外《余生》#03

 *《将死之人》番外,韩文清×叶修不逆不拆。


叶修的回归让人措手不及,阿福这一嗓子嚎出去,隔着三条街都能听见,看那小子满脸惊喜的模样,像是恨不得昭告天下,他们家大少爷回来了。

反倒是叶修有些不上不下的站在那儿,握着韩文清的手指略有缩紧,想必是紧张了。他举步穿过生机蓬勃的庭院,目光止不住的扫视四周,像是想从中寻找记忆里的影子……

 

叶修记得在庭院的正中央有一颗二人高的枇杷树,包含了许多童年时的回忆,如今再看,那处却已种上了不知名的花儿,姹紫嫣红的随风摇摆着,连带着空气都弥漫着淡淡的香味……虽也算赏心悦目,但终究不再是记忆里的模样了。

有些事情,错过了,便是一辈子。

 

见他一时有些愣神,韩文清也不好打扰,只得站在一旁静静的陪着。可就在这时,一个身影从里屋飞奔而来,直直扑进了叶修的怀里。

“混账哥哥!”

那人一边狠狠的锤了锤叶修的肩膀,抬头时却是把韩文清惊着了——那是一张与叶修一模一样的脸庞,除去整体气质大不相同外,其余完全就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叶修被这几锤震回了神,好半天才眨了眨眼睛:“哎。”

“你还知道回来!”他的弟弟——叶秋咬牙切齿的瞪了他一会儿,眼圈都红了,叶修只得哭笑不得的安慰:“我也是……嗯,身不由己。”他停顿了几秒,最终吐出这么一个含混的借口来。

叶秋气的直扯他领子,开始翻旧账:“当年你偷了我准备的行李……也算身不由己?!”

叶修一本正经的道:“那是心不由己。”

叶秋被噎地没了词,嘴唇颤抖了几下,最终还是伸出手臂,将分离了十多年的双生哥哥大力拥入怀中:“回来了就好……”

 

血浓于水,就算是叶修,此时也不得不放柔了语气。他轻拍着弟弟的脊背,被厚茧覆盖的手指抚过顺滑的衣料,对方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墨香,应了声好。

又过了几秒钟,叶老丞相从府里出来,看着院子里抱成一团的兄弟俩,本来想说的话全忘了,只剩老泪纵横。

至于叶夫人,早已靠着丈夫,哭得泣不成声。

十年了,每到午夜梦回,夫妻俩都会想起那个十年前便了无音讯的孩子——自古以来朝廷与江湖两不相干,加上近年来新皇登基,朝廷局势动荡,光是这边就已经让人操碎了心,新皇年纪尚轻,凡事还要依仗他这个宰相,就更腾不开身下令寻找叶修下落。

虽也有赌气的成分在里面,但这几年,叶家过的着实艰难,好在后来叶秋成年参政,替父亲分担了一份力,总算缓和了许些。

 

叶老丞相早已年过半百,但身子还算硬朗,这会儿伤心的劲头过去了,上前几步便一个耳光扇在叶修脸上;后者眼眶微红,当即便跪了下来:“儿子不孝……”

他说到此处便说不下去了,十年时光在叶父脸上留下来无法消除的痕迹,原本高大强势的父亲,如今也不过是个两鬓花白的老头,就连扇他的那只手,还有些抖。

再多的话语也无法弥补他错过的东西,叶修闭了闭眼,只得将头深深埋下。

 

但事到如今,他依然不觉后悔。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凡事皆难两全其美,这个道理,叶修还是懂的。

他只有深深地愧疚。

 

最后是叶母看不下去了,连拉带扯的让叶修站起身,布满皱纹的掌心细细抚摸着儿子的脸颊,泣不成声:“孩啊……你受苦了……”

叶修的嘴唇颤抖着,却还是勉强弯起一个笑来:“娘,我不苦。”他握住了母亲的手指,攥入掌心后按在胸口:“娘,我回来了。”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叶母抹了抹眼角的泪水,这才注意到一旁沉默了许久的韩文清:“这是……?”

“这是……”叶修回头看了对方一眼:“这是我朋友,姓韩。”

完了他顿了顿,补充道:“我俩算是……生死之交。”


[未完待续]


上火,溃疡,难受……_(:з」∠)_

番外一共有三个,《初遇》《相许》和《余生》,预计加起来4W字左右,我会尽快填完……分别是十八岁初遇,洞房花烛夜和最后的事情,名字里都体现出来了。

还没想好剩下两个是直接放本子还是发出来,写完余生再说吧……OTZ

评论(8)
热度(249)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