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将死之人》番外《余生》#04

 *《将死之人》番外,韩文清×叶修不逆不拆。


叶老丞相在朝堂上混了这么些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叶修这话一出,他便凝起了神色,双手抱拳冲着韩文清道:“我儿这些年麻烦你了。”

韩文清哪里敢受,连忙抱拳还礼:“您不用这么客气……”真要算起来,还是我欠他的。

后面这句话没来得及出口便被叶秋打断了:“爹,我让王嫂出去买菜,咱家今晚团聚,吃顿好的……”

叶母连忙接道:“哎呀,秋儿说的有理,老爷子,今晚有什么事情先给推了,咱们好好的吃一顿……”说到后来,她的眼睛又有点红,连带着语气都哽咽了:“十年啊,这一家子人,终于齐了……”

叶修默默的揽住了母亲的肩头。

 

十年的分离,如今相聚之时,却已不知从何说起。当夜,一家人围在餐桌前,听叶修徐徐道来这些年的经历过往,从嘉世的崛起到最后的破败,陶轩的死亡令人唏嘘。韩文清也是第一次从他口中得知嘉世内部的真相,震惊之余也难免有些愤怒,暗地里瞪着那人,周身气压都低了些。

但也不至于当场发作——韩文清沉着脸,一口口闷着杯子里温热的薄酒。等到酒过三巡,叶修那跌宕起伏的十年也终于说完,沉默过后,叶父长叹一声:“或许你当初的选择,是对的。”

 

他的这个大儿子,从来不是甘心受困华丽金丝笼里的家雀,而是展翅高飞于天地之间的雄鹰。

叶秋突然端起杯子:“哥,我敬你。”说完,他就仰头将手中酒液一饮而尽,酒气上头熏得他两颊通红。叶修看了眼自己的弟弟,当年他偷走叶秋准备好的行李,其实也算不义。

叶秋却说:“哥,你是对的,当年的我只是单纯的想摆脱家里的控制,没有你想的那么多。”

 

舔了舔干燥的唇,叶修十年来头一次碰了酒,韩文清以为这小子是要敞开了说心里话,结果倒好,嘴皮子还没动两下,哐当一声倒桌上了,把家里人吓了一跳,七手八脚的围了上去,最后发现只是醉了。

这下子,韩文清算是搞懂为什么叶修从不喝酒的原因了,哭笑不得的扛着这个醉鬼回到房间,将人安排妥当之后,起身时却被对方一把抓住。

 

叶修眼皮子都掀不开了,却还强撑着想要起身,结果自然是被韩文清按在床上,用打湿了的毛巾狠狠擦了把脸。

后者的双手被他擒在头顶,因醉酒无力的关系,叶修挣了几下也未能挣开,气喘吁吁的冲他笑:“怎么啊,韩大侠莫非是想霸王硬上弓不成……”

 

韩文清见他双颊泛红,眼睛里薄薄的一层水雾,心道是真醉了,也就不予计较,三下五除二的将其倒腾干净。可这小子就像撞了邪一样,七扭八拐的摆脱了控制,手臂一勾就把韩文清拉了下来,手脚并用的将其缠住:“我们……是不是好久没那个啥了?”

韩文清无语的看着耍流氓的某人:“……这是你家。”

 

叶修笑的眉眼弯弯:“是啊,我回家了。”他说着,又吐出一口酒气:“其实,我突然想通了……”

“想通什么?”

“如果我没有遇到你的话,估计活不到回家早就挂了,正因为认识你,跟你打了十年,嘉世才会对你下手,我才会挺身而出……”叶修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半天,中途还不忘动手动脚的扯韩文清的腰带,好在客房的床铺够大,两个男人在上头滚来滚去的也没掉下去。叶修这边发酒疯,专往下三路的摸,甚至动起了真功夫;韩文清这边主要是不想跟醉鬼计较,加上他也舍不得下狠手,没过几招便陷入下风,被叶修扒下了裤子……

“……你有完没完?”攥住对方的爪子,韩文清呼吸都重了,这会儿咬牙切齿地瞪着对方:“这可是你家!”

“这个客房偏得很,我特意选的,他们不会来……”叶修嘿嘿笑了两声,突然弯下腰在对方的胯间亲了一口:“再说你这不是挺精神的么?”

 

韩文清被他整的头发都快竖起来了,恨不得一脚将他踹下床去,可惜叶修早有预料,两条长腿将他缠的死死地,恰好卡在了某个极限,如果韩文清硬要挣脱,估计落得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也不叶修是随口瞎扯还是真有预谋,韩文清屏息听了一阵,屋子周围的确没有下人把守,加上叶府本就挺大,他们这个院落相对偏僻,这点动静还真影响不到什么。

 

他这边走神,叶修可没闲着,一低头隔着亵裤就舔了上去,动作之豪放就连韩文清都吓了一跳,还以为这人被什么给上身了,本能的弹动了一下,连带着身下的床板发出咣当一声巨响。

叶修抬手在对方的大腿处拍了一下:“别闹,乖……”

韩文清:“……”


[未完待续]

一不小心耍了个流氓,肯定OOC了我造……QAQ

下一章上肉……

我真的不是故意写的这么攻的[手黄再]


评论(17)
热度(243)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