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求魔》01

*周泽楷×叶修,修仙背景,黑化狗血OOC,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结局HE么么哒。


《求魔》

 

<序>

 

雨下得急了。

夜风呜呜的吹着,拨动着厚实的雨幕,豆大的水珠噼里啪啦的坠下来,敲打在屋檐上发出嘈杂的声响;闪电劈开了黑沉沉的天空,连带阵阵雷声由远至近,千军万马般滚滚而来,大地都为之撼动。

 

烛火晃了晃,连带着光影变动,将人影拉长。

叶修端坐在屋内,捧着一杯凉透了的茶水,细白的指尖摹裟着光滑的杯壁,细细描摹着精心绘制的纹路。

他低垂着眼睛,懒散的目光不知投向何处,干枯开裂的唇角微抿,浅浅弯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神情麻木。

这般僵坐了良久,窗外又是一声惊雷,端着杯的手指一颤,茶水溢了出来,沾湿了苍白的腕;茶水冰凉,湿气混杂着寒意从脚后跟缓缓爬上,叶修打了个寒噤,颤抖着吐出一口气来。

如梦初醒般抬头,恰好赶上闪电劈下,将黑夜活生生变成了白昼,刺目的光线让他不得不闭上眼,睁开时已冷汗津津。

 

天劫将至。

 

胸口一阵悸动,某种暴虐的情绪在经脉中涌动,耳膜嗡嗡鼓噪着,隐约传来尖利又刺耳的笑声,像是来自于地狱的邀请;猛地抽了口气,叶修听见自己心脏正剧烈的跳动着,像是要冲开这座以骨肉铸成的牢笼,坠入某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砰、砰、砰——

按在心口处的手指蜷起,柔软的布料扭曲起来,夹在微颤的指缝间揉成一团。

四周突然安静下来,就连那雷雨声也逐渐远去,叶修只觉得身体发热,嗓子干燥的像是能吐出火星,一片昏沉间,唯有心底的某个邪恶又狰狞的家伙正不断地说着什么,那声音愈来愈大,甚至逐渐盖过了心跳——

 

“滚!”

撕扯着嗓音吐出颤抖的字节,叶修狠狠闭了闭眼,盖住了眼底一闪而过的血光。

雨声再度响了起来,一点一滴,密密麻麻的砸在了他的心头上,像是细密的刺,一点一滴渗进肌理,每一次跳动都牵扯着无形的伤口,疼痛的令人窒息。

 

暴雨倾盆。

叶修从座位上站起。

他推开被风吹的摇摇欲坠的大门,只身走进雨幕……

 

<壹>

 

周泽楷从梦中苏醒。

天还未亮,朦朦胧胧的月光穿透了薄薄的窗纸,为四周平添一份冷色。身子很热,湿淋淋的全是汗水,被浸湿了的布料贴在身上,粘糊糊的令人难受。虽是这般,心中源源不断的寒意让少年不住发抖,他紧紧靠在墙角,四肢缩在被褥里,将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一双黑亮的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却又没有泪水。

他被……抛弃了。

 

冰冷而无情的现实衬托着梦境的美好,他甚至想彻底沉浸其中,永远不再醒来。

那个人……为什么要离开呢?他发现了自己那些龌蹉的心思了吗?他厌恶自己了吗?甚至连告别都不曾有,就那么、就那么……一声不响的跑到没有自己的地方。

周泽楷很伤心,他张开颤抖的唇,从喉咙底下挤出几声微弱而悲哀的低吟,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小动物。

 

身体很热。

很难受,像是要死掉一样。

周泽楷闭了闭眼,似有什么灼烧着虹膜隐隐发烫,他有些恐慌,又有些没由来的亢奋,随着愈发剧烈的喘息与心跳,他将被子扯过头顶,把自己关在狭小又窒闷的空间里,瑟瑟发抖。

那个人交给自己的口诀不管用了——不管默念多少次,也无法抵消心中蠢蠢欲动的火苗。名为邪恶的种子不知何时落了地、生了根,在少年悲伤与怨恨之下悄然生长……

总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遮住他心中最后一缕阳光。

 

江波涛叩响房门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正午。

他敲了几下不见反应,便推门进屋;周泽楷听到动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来。他帅气的小脸一片惨白,眼睛里全是血丝,唯有那通红黑沉沉的,漩涡似的能将人吸进去。

江波涛见他满脸是汗,还以为发了烧,结果一摸却是触手冰凉。周泽楷微微偏了偏脑袋,低沉着嗓音叫了声师兄。

 

“早会怎么没来,生病了吗?”江波涛关心的问着,在床边坐下:“还是……做噩梦了?”

少年低垂着脑袋,雕像似的沉默了许久,才缓缓摇了摇头:“没有。”

周泽楷的声音很淡,却已恢复了往常的镇静,他甚至微微弯起了唇角,露出一个勉强称之为笑容的表情:“早会,讲了什么?”

 

心知他不愿细说,江波涛也就顺着改变了话题:“关于御剑的口诀而已……说起来,周师弟你离结丹也不远了吧?”

周泽楷来轮回也不过四年有余,这少年天资过人,二五不到就步入结丹,要是按这速度继续发展的话,恐怕不过几年便进入元婴……

这速度不可谓不吓人,就连江波涛也不得不暗自苦笑,心道自己修炼数十年也不过挣扎着爬到了元婴后期,老天爷真是不公平。

 

但人各有命,这周泽楷命中带煞,与他这身千年难见的根骨相比,倒也勉强算是有得有失。轻轻叹了口气,江波涛将今早的口诀仔细复述了一遍,待对方理解的点头后,又商量起结丹的事情。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掌门他也相当看重,为此我们还特地给你准备了灵药。”说道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江波涛的语气有些轻,只不过一昧沉浸在武学口诀中周泽楷并没有注意,只是感受到了他的犹豫,轻轻嗯了一声。

 

“……总之,算算日期也就是这个月之内了。”江波涛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准备一下,到时候我与张益伟师兄一同替你护法,不会有事的。”

周泽楷点点头:“谢谢。”

“都是自家弟兄,客气什么……”江波涛摆手笑笑,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对了,你现在正直重要时期,所以尽量心平气和,少动怒,没事多念念清心诀。每到这等时刻,往往最容易产生心魔,师弟你可要把持住了,别被自己的杂念乱了心……”

他说了几句便停住了,周泽楷目光让江波涛有种莫名的心慌,可那少年分明一副乖乖听教的无害模样,倒是让他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在后山有一处暗室,是专门给弟子修身养性用的,从即日起你便进去闭关吧,到时候我也会将升阶用的物品给你送去。”

 

“谢师兄安排。”轻轻吐出几个字,周泽楷低声答着,嗓音中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喑哑。

 

江波涛的笑容有些古怪,却也没说什么,起身走了。

 

<贰>

 

师兄的提醒,终究还是晚了太多。

密封的石室之内,少年盘膝端坐于床榻之上,眉心紧缩,豆大的汗珠划过眉梢,一丝丝渗入耳鬓的乌发。他的周身环绕着朦胧的金光,苍白的唇抿成一线,平放在膝上的双手有些颤了,五指微微扣紧膝头,手背上青筋暴露,像是在忍受如何巨大的痛苦。

丹田一片火烧似的疼痛,巨大的能量顺着经脉缓缓流淌至全身,细致到指尖与发梢。吞下的金丹已然生效,入口化水,入腹化冰,为灼热到难以承受的身体带来一丝清醒的寒意。修真讲究灵台清明,可事到如今,周泽楷脑中一片混乱,他只觉得仿佛被生生剖成两半,一半冰冷,一半火烧,混沌沉浮之间,唯有那人的脸,在冰霜熔岩间不曾磨灭,笑意盈盈的站在那冰火之间,向他伸手——

那是一次重生。

 

少年摇晃着上前一步,拉住了对方冰冷到仿佛死去一般的手,将其狠狠带入怀内。

亲吻的时候,那个人的唇是热的,带着一丝丝灼人的温度,却又那般柔软,和记忆中如出一辙。只是那晚他只来得及轻轻触碰,就被对方大力弹开至昏死的地步……至于再睁眼时,已是三天以后。

那个人把自己送入轮回后,便一声不响的离开,至今不知所踪。

 

最开始先是难以置信,周泽楷不愿相信对方真会这般的无情,怀抱着那么一丝丝如今看来天真到可笑的希望,他绝食、断药,将自己搞得奄奄一息,直到又一个午夜梦回,他看见那人出现在梦中,温柔又绝情地将自己推开——

 

“再见了,小周。”

醒来时,他的枕旁放着一枚玉佩。

那是叶修的贴身物品,是千年雪山中一块存放了万年的寒玉制成,带在身边有静气凝神之效,算是修仙的宝器。

这么做,分明是恩断义绝——黑暗里,周泽楷握着那块体温无法浸染的寒石,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

 

他自小便命中带煞,时常血光之灾,是天降的魔星。

十四岁那年,他克死父母,被叔叔婶婶赶出门外,是叶修路过将他带走,并辅以修仙之道。

从最初单纯的依赖,到后来懵懂的,发展到如今彻底扭曲的执念,叶修是他的心魔——许是从他钦慕对方的那一刻开始,又或是从那人不告而别后的某天终于明悟,一昧的示弱与渴求得不到任何回报,唯有主动去抢、去掠夺,才能将某些东西牢牢握在手中。

 

他需要力量。

周泽楷狠狠将叶修抱在怀内,力道之大连骨骼都发出声响。他撕咬着对方的唇瓣,温热的鲜血涌入口中,带着一抹罂粟似的甘甜,渗入每一寸骨肉。

那人似乎在笑,薄薄的唇角勾起,眉梢飞扬,光影在他的脸上打出朦胧的轮廓,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于自己的怀中。

 

强大的……无法超越的……

周泽楷的嘴唇动了动,他脸色苍白如纸,漆黑的瞳孔中仿佛有火在烧。

 

无论用任何途径,任何手段……

“小周。”

有那么一个熟悉到令人颤抖的声音,在这火与冰共存的混沌之中响起,如同一道惊雷劈下。周泽楷浑身一震,似是清醒了些,又仿佛继续沉沦。

 

他看见叶修在向他招手。

温柔的、深情地……

用好听的声音唤他的名字。

 

周泽楷笑了。

他踏着烈焰与寒冰,无怨无悔的举步上前。

 

“前辈……”

如果是为你——

我,甘愿入魔。


[未完待续]


短篇,结局已经想好,日更到完结。[我尽量]

其实我是第一次写这种题材,有BUG欢迎指出……咳!

如果写的满意会考虑出个小料啥的……嗯(。ì _ í。)

下一段老叶上线……因为是倒叙,有很多东西后面会解释的~也会有一盆盆狗血……咳咳。

评论(12)
热度(338)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