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求魔》02

*周泽楷×叶修,修仙背景,相爱相杀黑化狗血OOC,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结局HE么么哒。


<叁>

 

古人云,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可见这苏杭的确是块风水宝地。

当铺的张三儿搁大清早的就闹醒,睡眼惺忪跑来开门,刚准备大骂一通,就见那人将雪亮的银子往桌沿上那么一磕,闷沉沉的声响让他一个激灵的清醒过来,随即扯开谄媚的笑:“客官您这是……”

 

“十年前我在你们这当了一把伞,今个儿是来赎的。”那人优哉游哉的坐下,给自己满上杯茶:“愣着干嘛啊,还不快去取?”

张三儿半晌才反应过来,啊啊的敷衍了两声,转头朝着仓库走去。他们这个当铺算是整个杭州最大、最出名的,因为信誉良好,从不缺生意做。别说是一把伞,就算是一块石头,只要付足了利息,他们也安安分分的给你存着。

更何况,那伞可不一般。

这年头的伞大多以油纸制成,遮风挡雨是足够了;可这人要赎的伞,却是通身以精铁所致,握在手中有几十斤重,一般人根本拿不动,张三儿跑了一趟,叫上俩年轻力壮的伙计,呼哧呼哧的搬到了前台。那人见此上前,轻轻道了句我来吧,可以说是削瘦的胳膊轻而易举的将其拿起,还在半空抖了几下。

 

这小哥可不是一般人……张三儿抹着汗,一双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可那人一身黑漆麻乌的布衫,长发披散,一副慵懒散漫的浪人打扮,一时看不出来路。对方取了伞也没有多留,干干脆脆的付了钱,在单据上签字后便走了。

等到大门再度关起,一旁愣了半天的伙计才回过神来:“他娘的,这都什么怪人……”

张三儿瞪了他一眼,却又忍不住去看对方留下的名字。

 

叶修。

 

脑内回想一番,他并没有想起什么姓叶的大人物。

或许真的只是个浪人吧。

 

……

 

十年已过,这街街巷巷早已不是记忆中的模样,叶修从当铺出来后,便就近找了间客栈,将背在身后的伞放下来。

被放在仓库十年不见天日,那伞面上却不见半点灰尘,倒是上面的封条陈旧许些,灰蒙蒙的贴在上头,像是随时会掉。心中叹了口气,叶修伸手撕开那薄薄的纸张,在心底叹了口气。

 

封印揭下的瞬间,伞面开始震动,发出细细嗡鸣,一律微光从中散开,不过多时,便浮现出一个半透明的人形,与叶修相近的容貌,此时正用气愤的目光死死瞪着他,咬紧的唇中透出一丝哀伤。

器魂是不会说话的,叶修却也懂得了对方的意思,他伸出手,在对方的头顶抚摸似的一晃,叹道:“这些年来,委屈你了。”

“……”

 

回答他的自然只剩沉默,对方赌气似的偏过头去,很快便消散在空气中。摹裟着散发着银光的伞面,叶修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

修道者讲究的便是无欲无求、无牵无挂,叶修本也是这般潇洒自在,一柄剑,一盏茶,离了那繁杂礼数,势力权贵,身处于红尘,又凌驾于凡人之上,一心悟道,以求长生。

 

本应……是这样才对。

不想数年前的一念之差,冥冥中种下的因果,将这条规划好了的道路扭曲、歪斜,事到如今,就连叶修自己,也算不清接下来会通往何处。

他毅然选择了快刀斩乱麻——无情,决断,为的是双方都好。后又听闻,那人一心念他至不吃不喝,哭笑不得之余又难免心疼,他从不是割舍不下的人,可也正是断的太利索,事后时常愧疚,但从未后悔。

 

梦中见那少年一副心碎模样,叶修藏在袍子里的手指攥地死紧,面上却依旧摆出云淡风轻的笑容,无情又冷酷,刺得对方遍体鳞伤。他欠他一个告别,在梦中,他推开了少年冲上来的身体,拒绝了那温暖又炽热的怀抱,然后倒退着,坠入了对方看不见的深渊。

 

“小周……”

黑暗的山洞里传来一声低沉嘶哑的呼唤,但着实太过微弱,很快便被那呼呼的夜风吹散了。

 

叶修从未想过,当年的神魔之战会留下如此巨大的隐患。

他本是天界一名散仙,飞升不久便遇上魔族入侵,他只身杀入巢穴,与那魔主单打独斗了个七天七夜,最终落得个双双而亡的下场。天神见他战功显赫,便护住了其中一缕凡魂,投胎入世,重新做人。

叶修生来便拥有前世的记忆与上佳的根骨,是修仙的奇才,年纪轻轻便步入分神,离渡劫只有一步之遥……

 

直到他遇见了周泽楷。

 

那少年命中带煞,常有血光之灾,本是个好好的小少爷,却因克死了亲生父母,被亲戚遗弃门外。那天正直大雪,鹅毛般的雪花被寒风吹散了,铺天盖地的尽是银白。叶修路过门外,见那少年穿着金丝钩织的袍子,跪在大门前,被冻红了的小手一下下拍击着厚重的门板,细嫩的皮肉很快擦破,鲜血渗出来,又很快被冻住,惨兮兮的挂在伤口处,看的人一阵心疼。

 

他有一张精雕玉琢的脸,墨玉似的眼睁得大大地,毫无血色的唇抿成一条线,秀气的眉心簇成一个结,带着委屈与倔强,以及化不开的悲伤。

叶修停下了脚步,他远远望着那个仿佛下一秒就会被风雪淹没的小小身影,那一声声不算响亮的叩门声,像是一下下锤在了心口,闷得发疼。

 

他上前,握住了那只已经颤抖了的小手,将那伤痕累累的部位包裹在掌心里,渡入一丝真气。

“你叫什么名字?”叶修问。

少年的嘴唇颤了颤,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叶修从不信命。

所以他带走了这个凡人眼中的魔星,护在身边,眼看着他从还没自己腿高的小小少年,一步步长成如今风度翩翩的青年模样。

周泽楷根骨极佳,修炼的速度甚至不亚于当年的叶修,只是因为起步尚晚,活生生被同龄人甩开了一截。对此叶修展现出相当的耐心,一点一滴的为他打下基础,更是四处搜刮了灵丹妙药,生怕出了点什么差错,这么好的苗子就毁了。

 

他这边掏心掏肺,周泽楷也不是木头,从最初的失魂落魄到如今偶尔会露出笑容,只是天生不大会说话,急红了脸也不过断断续续的几个字,绕着叶修转圈圈。

那时叶修已经到了分神后期,只需再进一步,便可渡劫飞升。对于这点,周泽楷心知肚明,他害怕对方的离开,也就一个劲的想要追上,有次练功岔了气,叶修为他护法了整整三天才缓过劲儿来,差点人就这么没了。

 

伸手抹去对方被汗水浸湿的头发,叶修的胸口被揪着发疼,喉结滚动着,就连那一向稳妥的手指都有些发颤。

他知道自己是动心了——对这个被他一手养大的少年,叶修第一次产生了欲望,想要呵护也好,想要拥抱也罢,或是某些难以启齿的……

他以为他这些年来清心寡欲,无拘无束,把持了多年的戒律,只因对方一个笑容毁于一旦——那无形的牵绊像是有无数根看不见的锁链,将他绑在这滚滚红尘之中,逃不开、挣不脱。

 

将漫上喉口的鲜血咽下,叶修抱着对方虚弱的身子,嘶哑的承诺道。

“我等你。”

等你结丹、元婴……一步步追上我。

到了那时,你我修成道侣可好?

 

昏迷中的周泽楷发出小声呓语,紧缩的眉头似乎松开了点。

他像是听到了,又像是没有。

 

<肆>

 

一直到桌上的茶水凉透了,叶修才从回忆中惊醒。

他按了按酸痛的额角,缓缓从座位上站起,走下楼去。

 

不知何时开始,窗外渐渐沥沥下起了小雨。

天色渐晚,街道上点起了灯,朦朦胧胧的火光穿透雨幕,添上一抹难得的暖色。叶修背着伞,慢条斯理的喝着碗中清粥,其实他早就辟谷,如今也不过是想念食物的滋味,解解馋罢了。

清甜的米粥入口,顺着食道滑入胃中,舒服的吐出一口气,叶修盘算着接下来的去处,就听别桌的客人聊起近日闹鬼的事情。

说是五六年前,李家大小姐为了负心郎,穿着嫁衣投井自尽,头七那日,负心郎突然猝死在家中,死态凄惨,脖子上更有青紫的掐痕……人人都传是厉鬼索命,寻了个道士过来做法,不料又是三日过去,凡是进过那宅子的统统没能出来,更别说靠近后院那口井。

再然后,就连镇子里也断断续续有人失踪,近日更是愈演愈烈……

 

叶修听着他们你一眼我一语,不多时便凑出个大概的过程,应该是与那些人猜测并无出入;事发的宅子与客栈并不算远,若是能顺便解决了,未免不是一桩功德……加上按那些人的描述,普通的道士似乎已经无法控制那鬼魂作祟,极有可能是入了魔。

为情所困,为情入魔……叶修叹了口气,向旁人问清那宅子的方位之后,便出了客栈的大门。

 

背后的银伞亮了亮,一缕光芒在他头顶散开,无声将雨水隔离开来。

叶修笑了笑:“多谢。”

 

那宅子已有些年头了,风水不好,加上井底又是冰冷阴森之处,也难怪那姑娘死不瞑目。叶修站在那门帘底下,仰头瞧着风雨中被闪电照亮门牌,歪歪扭扭的李字显得特别阴森。他掐了个决,掌心亮起一道火光,漂浮在半空照亮四周的道路。

破旧的房门大开着,被狂风吹动着吱呀作响的门框磕在墙上,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巨响。

 

“吓人的本事倒是不一般……”挑了挑眉梢,叶修将千机伞握在手里,举步迈入屋内。

 

李家从商数年,家底丰厚,这儿虽是旧宅,却也相当的气派。他漫无目的地走了几分钟,穿过死寂的大堂,在供奉的佛像前停留了一会。炉子里的香灰还在,沾了一点儿放在鼻下轻嗅,血腥混合着泥土冲得人犯恶心。叶修猜得不错,那厉鬼估计是得了什么高人相助,化身为魔。

修魔者说白了便是歪门邪道,加上是死后怨念所致,魔性要比一般魔修更为强烈……加上这阵势相比已是走火入魔,毫无清醒可言。

 

叹了口气,叶修垂下手,用千机伞的尖端在地板上轻轻磕了磕。空气中猛然响起一声嚎叫,像是直接炸响在耳边似的,恐怖异常。叶修却是笑了,他一手执伞、一手掐诀,徐徐银光从周身蔓延开来,照亮了不算狭小的房间。铜质的佛像破败,像是凝了一层去不掉的污垢,唯有那嵌了宝石的眼睛,在黑暗中散发着幽幽的光。

 

半开的门哐当一声被风吹上,连带着墙壁都震了几震,同时又是一道闪电劈下,半开的窗口处有女人的身影一闪而过,血红的眸子透过杂乱的发,死死瞪着屋内之人,被井水泡发的脸扭曲起来,扯开狰狞可怖的笑容。

后者挑了挑眉梢,手腕一抖,一束光便朝着那鬼魂的方向扑去,不想落了个空。

 

……看来这趟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轻轻吸了口气,他突然知道那些道士是怎么死的了。

叶修猜得没错,这里的确有一只魔。

但同时,还有一只被魔驯服饲养的……厉鬼。


[未完待续]


下一章周叶见面……嗯依旧是倒叙,看不明白欢迎提问!

当前的时间线是老叶与小周分离十年之后。


再大的破事也不能阻止我产出ˊ_>ˋ

评论(12)
热度(263)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