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求魔》04

*周泽楷×叶修,修仙背景,相爱相杀黑化狗血OOC,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结局HE么么哒。


<陆>


周泽楷做了一个梦。

那是一片由尸骨堆砌而成的血海,满目疮痍间天空像是被生生撕成了两半,破败的云絮沾染着不祥的光芒,散落在漆黑的苍穹之上。

在他的对面,有一个人。


那人穿着白色的衣裳,不知从何处吹来的风撕扯着残破的袖口,露出半截苍白的手腕。他握着看不清形状的兵器,被金芒包裹的尖端还在淌血,鲜红色的血液滴入下方的血海,与之融为一体。

周泽楷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仿佛被置入了一个沉默的世界里,无法聆听,无法说话,只得眼睁睁看着对方猛然杀来,金光大盛中那人的脸一片模糊。

胸口被利器洞穿了。

很痛,是那种渗入灵魂的疼痛,仿佛意识被生生割成了碎片,散落在冰冷的空气中,坠入不见底的深渊。狠狠吸了口气,周泽楷本能的想要挣扎,双手却主动抬起,轻轻的抱住了那个杀死他的男人。

嘴唇动了动,似乎说了些什么,周泽楷不知道。


因为他醒了。


视线从黑暗渐渐转明,周泽楷茫然的转动着眼球,发现自己躺在某个房间里。

窗外,夕阳的余光穿透薄薄的窗纸,为周围镀上一层温暖的颜色。他尝试着从床上起身,却因扯到了肩上的伤口而微微抽了口气,动作一顿,压的床板发出吱呀一声响。房门在这时被人推开了,一名容貌陌生的男子站在门口,见他醒来,不由得松了口气。


“哎,这位小哥你终于醒了啊,这都昏迷一天了。要不是还有呼吸,我差点以为你就这么去见佛祖了呢……”那人说话的口音带着一股浓浓的京味儿,一听便不是本地人。周泽楷眯了眯眼睛,目光将人来来回回扫了个遍:“是你救我?”

由于刚刚苏醒的关系,他的嗓音嘶哑的不成样子,却冷静的近乎冷漠。对方似乎愣了一下,悬在半空中本打算搀扶的手尴尬的收了回去,放在了自个儿的头顶上。

“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他讪笑着摇了摇头:“救你的可是位道长呢,衣袂翩翩的可拉风啦。我与那位道长有恩,他将你托付与我,说是让我带你去个什么……嗯,轮回山。小哥我看你器宇不凡,想必也是修仙之人,修仙之人一向讲究因果,你我相见便是缘,倒不如……嘿嘿。”


“我叫莫笑,不知小哥你呢?”

周泽楷在轮回呆惯了,怕是没见过这般自来熟的家伙,却也无法真正推拒这份热情,沉默了几秒,却还是答道:“周泽楷。”

“原来是周公子,看你年纪不大,我唤你小周可好?”莫笑笑嘻嘻的说着,又比了比自己:“至于我的话,叫我莫哥便好啦。”

“……”


那莫笑人不如名,对谁都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却也是真情实意的,让人无法拒绝。就连周泽楷这种不爱说话的,被他撩拨的受不住了,也给了几句回应。

去往轮回山有一定程度的距离,周泽楷被那魅魔所伤,一时心气难平,御剑飞行是用不得了,还得好好休养一阵子,于是二人理所当然的改为由马车代劳。经过了之前一番折腾,周泽楷身上的盘缠却还老老实实的待在怀里,可谓幸运,加上莫笑手中也有些银两,二人凑吧凑吧地租了辆马车,购了匹骏马,一鼓作气的上了路。


大部分时间,周泽楷便待在车厢内打坐疗伤,有时候一坐便是整天,睁眼的时候天都黑了,一掀车帘便看见那莫笑靠在外头睡得香甜,手里还攥着没吃完的半个馒头。一开始的时候,周泽楷也有戒心,但他好歹是个元婴期的修士,就算在没什么防备的情况下,以凡人之力也无法突破那护体金罡罩的,若是同行,也不可能这么长时间内不漏半点破绽……除非,他比自己强大很多。

这么一来又有些说不通了,毕竟这年头在民间走动的修士不多,除非是与他一样下山执行任务的,但那样一来也就没有隐瞒身份的必要;再者说,周泽楷对莫笑口中救下自己的那位神秘修士相当在意,对方的出现到离开都是迷,时机巧的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不是他希望的那个人。


十年了,周泽楷想,他还是没能忘掉叶修。

在升阶的那天差点走火入魔,好在是江波涛发觉事情不对,及时破门而出,才将已经经脉错乱了的周泽楷救了下来。从那之后还养了许久的身子,过了足足半年才逐渐恢复过来,连带着修为都拉下了一截。

而也是从那次开始,周泽楷真正明白了,他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叶修是他的心魔,正因为求不得、放不开,执念太深,逐而看不清本心,究竟是单纯的喜欢,还是纯粹的只想得到。

那个人的离开看似无情,却又为自己留下那样一块璞玉……周泽楷不得不承认,在他最为失魂落魄的那段时间里,是叶修的托梦让他重新振作起来。爱也好、恨也罢,兜兜转转地像是蒙着眼走了许久,到头来也只不过是回到原点。


那就是他的命。


等到周泽楷已经可以冷静甚至冷酷的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也是他正式步入元婴期的时候。

只有超脱于红尘之上,才能堪破这情爱二字。

十年忘不掉,那么一百年、一千年呢?

等到踏破虚空大乘而去时,这点情愫又怎拌得住他的脚步。

甚至就连这还未冒出的萌芽,都被那人毫不留情的掐死在襁褓中了。


况且心魔对于修士来讲,无疑是最大的阻碍。

就算到了今日,周泽楷都不得不感叹那人够狠、够决断,也多亏了他强硬的手段,自己才能提前堪破心魔,走到如今这一步——

说起来,他还应当谢他才是。


可就算如此……有一个小小的、温柔的同时却又邪恶的声音在不断地告诉他,你明明还很在意。

所谓的忘却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谎言,十年时间,你忘记了当年赶你出门那群亲戚的模样,却没有忘记那个在大雪天将你带走的人。

“他欠我一个解释。”周泽楷面无表情的对自己说。

他给你托梦了,并且放了信物告诉你是他的。


“他不敢来,说明心虚。”周泽楷道:“我要见他,当着面,听他说。”


纯粹的厌恶也好,无奈的离去也罢。

他需要一个理由。


一个彻底死心、彻底忘记、甚至彻底……

万劫不复的理由。


[未完待续]


酸爽的一章……[被揍]

叶修大大默默地披上了马甲……我知道大家都想看掉马环节,但还没那么快的,再过个一两章?

感觉爆字是一定的了[烟]

评论(14)
热度(249)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