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求魔》05

*周泽楷×叶修,修仙背景,相爱相杀黑化狗血OOC,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结局HE么么哒。




<柒>




随着最后一缕残阳从大地间消逝,夜幕降临,空气中的燥热都被晚风吹散。扯了扯松散的领口,莫笑操控着马车在道路旁停了下来,平日中总是笑眯眯的面孔沉了下来,眉头紧缩的望着前方黑压压的道路,不知在担忧些什么。


周泽楷从车厢内探出头来:“怎么?”




莫笑闻言回头,面具似的笑容转瞬便挂上了眉梢:“小周你看我……有点不识路了。”他颇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仿佛真有那么一回事儿:“接下来是往哪?”


周泽楷深深看了他一眼,目光转向不远处的分岔路口:“左边。”


莫笑口中嗯嗯嗯嗯的应着,握着缰绳的手狠狠抖了抖,马儿嘶鸣着向前奔去。




周泽楷却没回到车厢,他看着面前人笔直到有些僵硬的背影,突然问:“你在紧张?”


见瞒不过去了,莫笑点了点头承认:“是有那么点吧……我这个人直觉一向灵,近几日总觉得将要发生些什么。”他看了眼岔路,小心翼翼的问:“真是左边?”


周泽楷像是笑了笑,又像是没有:“你认路?”




他的声音很凉,低低沉沉地在这夜色之中响起,让人无端打了个哆嗦。


莫笑干巴巴的回道:“不认识……”


接着便是一段难得的沉默。




缓缓放下车帘,周泽楷靠在软垫间,在颠簸之中闭上眼。


莫笑身上的破绽已经出现了。


因为对方自称不认识路的关系,周泽楷便一路指挥着前进的方向,可这段旅程从中途开始,便是朝着相反的道路而去,刚才那个路口是迂回最后的机会,若是就此错过了,再想绕回去,又是十天半月。


那个人明明知道正确的道路,却佯装着不懂,一路上可谓天衣无缝,但周泽楷给他挖的这个坑,他跳也得跳,不跳也得跳,没得选。


现在看来,对方的目的倒是明确了,那就是将自己送去轮回……这难免让他想起多年前的一幕,只是那个时候,他很不幸的陷入了昏迷,所以没能挣扎或拒绝,而现在……




周泽楷在赌。


那人既然选择了留下来护送自己,那么就一定有这么做的理由。


……所以,他不会听自己的话。




接下来的事情正如预料的那般,莫笑选择调转车头,走向了右边的岔路口。


马车颠簸中,车里车外隔着一帘布,谁也不知对方所想,只是不约而同的保持了沉默,这一下,便是几天没说过话。


周泽楷依然是待在车厢内打坐,闭眼便是一天过去,他已辟谷,不需吃食,也就少了一次见面的机会。说不上是心虚还是别的,那莫笑竟然也就这么老老实实地做他的车夫,与之前自来熟的模样形成了巨大的反差,颇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打破这个僵局的是一次意外。




夜深人静的时候,马车正儿八经的在大路上行驶,路得两旁是暗沉沉的树林,依稀有月光洒下,朦朦胧胧的照亮前方的路;长明灯挂在车头来来回回的摇晃着,温和的光线照亮莫笑没什么表情的脸。这时,道路的两旁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夹在呜呜的风声中,倒像是某种错觉。莫笑扯了扯缰绳,马儿的嘶鸣撕开了静寂的夜,他纵身从上跃下,三两步来到车前,脚尖一蹭一勾,就将一条麻绳从被沙土掩埋的地里翻了出来。下一秒,破空声从后而来,他本能的向旁夺去,飞过的火符却还是点燃了衣裳,火苗窜起在黑夜中,刺眼过了头。


就在这时,车帘突然被人掀开,周泽楷一手执剑,看也不看的掐了个诀,一捧凉水从天而降,将莫笑淋了个透心凉,身上的火也灭了;他在瑟瑟寒风中打了个喷嚏,挺自觉地站到一边。


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就在他动身的一瞬,又是几枚符火从天而降,周泽楷的眼神凌厉了起来,只见他一挥袖,纯正的罡气由指尖而发,准确的击中了半空的火光,一声巨响后,符火应声而散,化作点点火星散落在草丛里,不见踪迹。


周泽楷的剑已然出鞘,一缕寒气在夜空中绽开,划破呼呼作响的风,直指火符射来的方向。此剑乃轮回掌门令人花费数百年炼制而成,是难得的纯阴纯阳,可根据持剑者的心意随时变换,名为荒火碎霜,为轮回镇教之宝。周泽楷又是难得的水火双属,这剑在他手中,威力大增,甚至能与叶修的千机伞持平。事已至此,敌人也不再躲躲藏藏,随着一声哨响,莫约有十来个人影从旁窜出,将二人围在正中。他们一副黑衣打扮,又蒙了面,只剩一双眼睛露在外头,阴森森的盯着周泽楷,像是要将他的脸瞪出一个洞来。




“轮回山的首席弟子……真难得啊……”为首的那人拖着嘶哑难听的嗓音,阴阳怪气的说着:“剑留下,人可以放你走。”


周泽楷面如止水,心中却已有了打算。


修道门派间发生摩擦也是常事,口中说着堪破红尘,实际真正能放下名利的又有多少?一件宝器、一本秘籍,都足以让他们争得头破血流。轮回名声在外,有那么一两个死对头,着实正常,只不过周泽楷极少下山,这还是头一回被派去偏远处执行任务,加上他在轮回的地位不低,如今又受了伤,自然而然被人盯上了。


但就说那首领也不过是元婴初期,比起已步入后期的周泽楷差了一大截,至于其他人,就更不值得一提了;虽有伤势在身,又带着一个拖油瓶,周泽楷却没有丝毫怯场。他伸手在剑锋上一抹,鲜血顺着伤口渗出来,滴落在被寒气包裹的利刃处,发出嘶嘶声响。血珠仿佛是被什么蒸发了般,化作级淡的红雾,一缕缕渗入其中,霎时间光芒大盛,刺骨的寒意猛然迸发出来,细碎的冰花从周泽楷脚底扩散,一寸寸冻结了干燥的土地。




所谓“碎霜”当真剑如其名,随着主人的鲜血开启力量,原本不起眼的宝剑覆上了一层厚厚的寒冰,周泽楷握着剑柄,只是轻轻一挥,强大的剑气在转瞬便化作实体的冰凌,铺天盖地的从天而降。那首领惊呼一声,本能的向后退却,棱柱擦着他的脚尖钉在地上,深深埋入土里。


“如何?”唇畔勾起一抹毫无感情的笑意,周泽楷淡淡吐出两字,却比那剑意更冷、更硬。如此实力,别说是刚刚步入元婴期的敌人,就算是比周泽楷高一级的存在,都无法百分百肯定自己能够获胜。




难道对方隐藏实力……?不、不可能,他明明受了伤……那首领不动声色的退了两步,抬手唤了一道雷劈下:“大家伙儿上啊!他动用心血御剑,定是虚张声势!我看啊这小子撑不久了……”




周泽楷冷目一眯:“找死!”还淌血的手执着剑,血珠顺着刃尖一滴滴垂下,没入土里,开出朵朵冰花。




所谓十指连心,他之所以这么做,也正如对方所说的那样……受伤之际的身子抵不住荒火碎霜的消耗,既然如此,倒不如速战速决来的果断。周泽楷不是没想过退,只是这荒郊野岭的,光凭马车又怎么拼得过御剑飞行的速度。那群人按捺到现在才出手,定是确认了他的伤势要比想象中严重,既然如此,那就更不能让他们逮到反攻的破绽。


这般想着,周泽楷御剑掐诀,狠了心要来个一举歼灭。强大的力量在他周身形成了一个冰结的立场,不管是火符还是雷电都无法入侵半分,倒是用水的攻势统统凝成了寒冰……霜降已至,空气中甚至飘起了丝丝雪花,站在一旁的莫笑打了个寒噤,像是刚刚回神那般,愣愣的望着逐渐被冰雪掩盖的青年,良久呼出一口白雾。




自己或许是太小看他了。


在老宅里那次……不过是因力量受到魔气压制的关系,少说只出了四成力,所以才那般狼狈……关心则乱,一向细心的他居然忘了这点,事已至此才恍然大悟——此时的周泽楷,强大到不需要任何人来保护。




他的小周,早就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长大了。




[未完待续]




好了爆字爆成狗……………………日更这句话我现在吃回去还来得及吗?!


反正已经断了[心虚

评论(15)
热度(211)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