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求魔》06

*周泽楷×叶修,修仙背景,相爱相杀黑化狗血OOC,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结局HE么么哒。


<捌>


就在周泽楷准备砍下最后一人的头颅之时,莫笑终于忍不住上前按住了对方的手。

“你升阶降至,不该徒增杀孽。”他的语速很慢,一字一句,清晰而柔软,带着一种劝诫的意味。可惜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周泽楷只看了他一眼:“与你何干?”

莫笑眨了眨眼,无辜的道:“我们是朋友啊。”

像是真有那么回事。


僵硬的嘴角抽了抽,周泽楷无端生出一股烦躁,像是有谁大力挤压着胸腔,连带呼吸都有些困难。就在他分神之际,那敌人已撒腿跑出老远,见此,周泽楷猛然运气挣开了对方的手,宝剑一挥,寒芒破空而出,直接削断了对方的喉咙。肉体倒地时发出噗通声响,凑近了去看,便会发现那伤口的断面极为平整,也未曾有血流出,只是死前的表情太过狰狞,这会儿覆上一层薄薄的寒霜,倒是更为可怖了些。

而这样的尸体,足足有十几具。


强行拔剑的后果便是真气透支,归剑入鞘之后,周泽楷只觉得眼前一片眩晕,像是连空气都稀薄了起来。他强行走了几步,不料脚下一软,打了个跌。一旁的莫笑不顾发疼的手腕,连忙上前将其扶住,却被对方过于冰冷的体温吓了一跳:“你……”

“滚。”可谓暴躁的打断对方的话,周泽楷直起身体,一步步朝前走去。


他的背影修长而孤傲,四周萦绕着还未散去的寒意,像是从冰雪之中走出来的谪仙。

似有不那么确切——莫笑想着,在心中叹了口气。他清楚各个门派之间的纷争,也明白其中利害,只是对方杀人的样子太过反常,也太过干脆利落,让他……让他一下子不太习惯。

是自己错过了太多。


一边唏嘘唏嘘着,身体却不住向后退去。

其实他比谁都清楚,早在周泽楷动手的瞬间他就应该趁乱逃走,这个身份的破绽太多太多,加上他已没有了留下的借口,如今还站在这里已然不是明智之举……可身体沉重的像是被灌了铅,无法挪动分毫。

要是时间真的能冲淡一切,那就好了。


事到如今,莫笑——也就是叶修这般想着,在见到对方瞬间起,某种沉淀了数年的情愫在心中发了酵,一个强烈的、充满诱惑的声音告诉他,留下,留下。

于是他编了个拙劣的谎言,试图在那个人身边停留一段时间,想着只要对方回到门派,自己也就能放心的离开。

事实证明一切不过是自欺欺人。

十年的分离除了让这段强行错过了的感情愈发的浓郁之外,没有任何的淡化或者改变。

唯一庆幸的是,他还没有失去理智。叶修冷静的想着,不由自主放轻了呼吸。


身体在不断后退,连带着二人之间的距离愈来愈远,周泽楷没有回头,而叶修却无法转身,他想着最后一眼了,看清楚一点吧,指不定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被自己矫情的想法弄得有些想笑,扯了扯嘴角,心脏却难以自制的微微发疼,有一股气在体内乱窜,撞击着经脉,冷汗顺着他僵硬的轮廓滑下,没入衣领,被夜风吹得一阵哆嗦。

叶修的眼睛红了,喘息逐渐加重,仿佛在遏制什么一般,连带着四肢都开始发抖。最后,他走不动了,蹲伏在高高的杂草丛里,修长的五指深深插入松软的泥土,胸口剧烈起伏着,隐约有黑气在眉心显现,后又迅速散去,仿佛只是一场错觉。


十年了——剧痛摧折之下的叶修从喉咙底呛出一声惨笑,他居然还是没忍得住。


十年前,他觉醒了前世的记忆,同时也想起在魂飞魄散之际,那魔主强撑着最后一丝神志,将一缕魔气嵌入他的魂魄。

如今他重新转世投胎,那股魔气不依不挠的潜伏在体内,随时都有可能出来作祟。那是一种……邪恶的、黑暗的意志,早在不知不觉中融入了他的灵魂,无法拔除,无法抹去,只能压制。

换句话来说——那是他的心魔,只为毁灭而生。

那是来自魔主的诅咒。


前半辈子,叶修活的太潇洒、太肆意,红尘之中没有他放不下的东西,没有让他想去挽留的事物,没有动摇他理智的感情。

所以心魔只是潜伏着、躲藏在看不见的角落里,直到觉醒前都被人遗忘。如果叶修一直这么无欲无求的过下去,指不定飞升渡劫之后,重修仙体,登上云霄宝殿,服下洗髓丹,将前世今生忘得干干净净。

然后他遇到了这辈子最大的劫。


十年前,心魔第一次发作的时候,叶修可以说是无措的,他头一个反应便是强行用真气压制,虽有些艰难,但过程还算顺利,可眼看到了紧要关头……周泽楷却在那时来到他的房间,吻了他。

走火入魔只在一瞬,叶修撑着最后一丝清醒将人推开,自己也陷入昏迷。醒来的时候浑身发热,每一寸肌肉都像是被撕裂后重新缝合,体内流窜的真气还未消散,仿佛经脉寸断般的疼痛让他难以遏制的呻吟出声……


周泽楷被他的真气所伤,脸色惨白,唇角溢出一丝干涸的血迹,蜷起来的身体惨兮兮的缩在角落,像是人被遗弃的小动物。

看到这里,叶修只觉得胸口像是被人捅了一刀,发红的视线仿佛连天地都被鲜血覆盖,一股暴虐的念头由心而生,他的瞳孔有瞬间的涣散,却又被那张苍白的脸狠狠拉回了理智。封住全身经脉,强撑着最后一丝清明,叶修抱着昏迷中的少年赶往离他们最近的轮回。


那段时间是怎么熬过去的,他已经记不清了。

将周泽楷托付之后,叶修花费了数年的时间来平衡压制体内的魔性,却依然逃不过每月固定发作的时段。一到那个时候,他将修为全失,比起凡人更弱一筹,强大的魔气会不断摧残着他的经脉……身体里仿佛有刀子划过,血管中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毒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痛苦伴随着幻觉一波波来袭,折磨着、诱惑着他走向毁灭。

尽管这样的痛苦中,叶修也从未有过半分妥协,他躲在深山老林中花费了十年来平息身上的魔气……


而事到如今,叶修猛然发现,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在面对那个人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意义。

因为在他真正放下之前,周泽楷就是他的心魔。


[未完待续]


真想搞死摸鱼的自己……[手黄再]

总之就是一个狗血来狗血去的故事……

评论(15)
热度(201)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