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求魔》07

*周泽楷×叶修,修仙背景,相爱相杀黑化狗血OOC,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结局HE么么哒。


<玖>


走出数百步的时候,周泽楷忽然觉得心口一疼,像是有一根看不见的线狠狠揪住了某个器官,抽气间大脑一片空白,连带着视线都模糊了一瞬。他不得不在原地站定了,等那阵揪心的疼痛过去,才惊魂未定的抹了抹额前的冷汗……

他的手指很漂亮,白白净净的,并没有因为刚才的那场屠杀染上半分污垢,那双执剑时不带分毫颤抖手,此时却湿漉漉的全是汗。突如其来的心悸让周泽楷有些无措,但也只是短短的一瞬便恢复如初,他挺直了微弯的腰,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莫笑不见了。

明显的,那个从出现开始就相当可疑的家伙,在他杀死所有敌人后悄然离去。周泽楷不想追究,毕竟于他来说所有人都是过客,这个莫笑,也不过是在他求仙路上轻描淡写的一笔。

那么现在……该去哪里好呢?难得的,他有些迷茫了,理智告诉他轮回才是归处,或许是莫笑的出现让周泽楷产生了逆反心理,他生平头一次主动给师门寄信,说是要在山下游历一番,长长见识。


其实这也是掌门派他出行的主要目的,以往的周泽楷身子骨不好,不适合出远门,如今已是时候,自然就寻了个借口让他外出跑一趟,既然对方主动请缨的想要多留,恰恰中了自己的意。于是轮回掌门大笔一挥,顺道还告诉他几个风水极佳的地点,警告他不要因为玩乐疏于修炼。

周泽楷收到信后略略扫了一眼,在看见一个地名时目光暗了暗,很快便定下了接下来的去处——


杭州。


恢复意识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火辣辣的阳光悬在顶头,刺目的光线毫无遮挡的投在脸上,白花花的一片,让人眩晕。

叶修躺在杂草丛里,四肢像是被抽干了力气,软绵绵的无法挪动分毫。他费劲的吸了口带有泥土的空气,一动不动的等那股脱力感逐渐消失之后,才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

丹田内空荡荡的,提不起半分真气,叶修清楚那是自己强行压制魔气的后遗症,但这并不代表他会适应——多少年了,叶修苦笑着想,从自己踏入修道的第一天开始,就从未有过这般无力的时候。站起身的时候,他甚至可以听见骨骼发出类似于零件摩擦时的声响,身体沉重的不像是自己。


其实一颗忘情丹便能解决的事情,他却偏偏弄得如此复杂。

叶修原以为自己足够的阔达,到头来也不免像个俗人一般,看重自己数年积攒的修为……

从筑基开始一步步走到至今,花费的汗水与辛苦并非常人所想;力量对他来说并非可有可无的东西,甚至可以说是毕生所求,可事到如今,叶修却也没有半分后悔——

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他一直这般认为。


所以他从未逃避——叶修承认,他舍不得,放不下。

他喜欢周泽楷,一直都是,但在彻底解决心魔之前,他不会去找那人,他不想让自己成为对方的负担,也不想因为相处加剧心魔的滋生。数年的独来独往,让叶修习惯了将所有事情藏起来,一个人扛。他宁愿亲手错过、甚至埋葬这段感情,也不愿本来美好的事物,成为两人前程的枷锁。

他只想给对方最好的。


等休息够了,叶修算了算时间,接下来的几天内都无法动用任何力量,好在自己平日行为低调,没什么太惹眼的仇家,不至于落得个被人追杀的窘境。轻轻吸了口气,摇摇晃晃的走出几步,越过半人高的草丛重新回到大路上。


他搭了一辆顺风车来到了自己住了十多年的杭州,想着回到之前的修炼地再熬个几年,等到彻底稳定了再出山。


如果那时候可以彻底抑制住心魔的话,那小周……

叶修抹了把汗,经过几天的长途跋涉,他一身布衫脏兮兮的全是土,加上无法动用内力,下车之后全靠步行,此时身体也跟要散架了似的,酸痛难忍。唯一值得庆幸的一点便是辟谷的效果还在,至少不需为了吃食而烦恼……心中掐算着后遗症的时间,叶修赶了个清早入了山,花了一天时间来破自己设下的阵法。说来也是奇怪,他能明显感觉到有旁人入侵的痕迹,但因为功力全失的关系,也只是一闪而过的直觉,无法断定。


叶修悄悄吸了口气,不知为何总有股预感,说不上是好是坏,就是……他眯起眼睛,心道以这阵法,不应该有凡人闯入才是,若真有人进来,那也得是个修为不错的修道者,应该不会太……不讲道理吧。

仔细思考了一下,自己似乎也没留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在洞府,就算真有人也只是扑个空而已,难不成是看上了地方?

乱七八糟的想着,叶修放轻了脚步——尽管他知道这样做没有任何用处,对于普通人来讲,修道者已经是接近神仙的存在,他如今以一届凡人之躯,又怎能躲得过对方的法眼,只是……本能的想要逃。

不应该过去的,他这般告诉自己,脚下却从未停步,像是有种莫名的吸引力,牵扯着他往里走去——


即将来到门口的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从中杀出,叶修避闪不及,被撞得差点摔倒在地。他狠狠抽了口气,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子,大脑却还是茫然的……对方身上带着好闻的气息,干净的如同一汪泉水,又带着些冰雪的凛冽,熟悉的令人心惊。腰部传来巨大的疼痛让叶修瞪大眼,他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埋首在他肩头的青年,干枯发裂的嘴唇颤了颤:“小……周?”


“前辈。”


轻快而羞涩的两个字,带着一丝丝撒娇的意味,清清亮亮的,煞是好听。

他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


凡人的身躯太过脆弱,只一会儿便出了浑身冷汗,就在四肢都开始发软的时候,叶修才恍如梦醒般眨了眨眼。他按住了对方搂的死紧的手,从指间开始,一点点掰开。叶修没什么力气,倒是周泽楷像被吓了一跳的松了手,无措又小心翼翼的望着他:“疼吗?”

叶修笑了:“不疼啊……”

叹息般的说着,他倾身上前,修长而苍白的手指攀上对方的颈脖,在那人关怀的注视下缓缓收紧。

“不疼的,真的。”


温柔又贴心的安抚,像是在劝诱一个怕苦的孩子饮下毒药,叶修脸上的表情逐渐消失了,他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面前的青年,手中的力道徒然加重。

脑海中响起了尖利的笑声,疯狂的、可怖的……像一只暴虐的、被困在笼子里的野兽。


去死吧。

这般想着,他闭上了眼。


[未完待续]


冒着生命危险摸鱼……下一章掉马。

这文眼看2W了……3W能完我就烧香拜佛……

本来只是想写个小料怎么会这样!!!QAQ

评论(14)
热度(212)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