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钟情》中下

*民国架空,背景胡诌的,无考据,BUG多,慎入。

*喻文州×叶修,HE。


>>>


喻文州闻言眸色一暗,微微抬了抬腰,也没急着离开。叶修啧了声:“怎么啊?你还打算耍流氓到底啊?”

后者笑着看他:“如果我说是,叶帅打算如何?”

叶修眯了眯眼,心道老子纵横江湖这么些年,哪能被你一个书生这么调戏了去?当下也不急了,抬起腿不轻不重的蹭了蹭对方的腰,坏笑:“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喻文州差点岔了气,连忙按住那乱动的腿,挺无奈的直起身:“别、别,您有那心我没这胆,这一轮算我败了。”

他面上看不出什么,目光却多多少少有些低落,叶修深深望了喻文州一眼,突然伸出手臂勾着对方的脖子,将其大力拉向自己:“我说……你小子真喜欢我?”

“你说呢?”喻文州觉得刚才自己发自肺腑的那番话统统喂了狗,顿时觉得心累,就连半硬的东西也软了下去:“可以松手了吗?我要起身。”


“这就生气了?”叶修笑眯眯拨了拨他的刘海,露出清秀的眉眼:“刚才耍流氓不是耍的挺带劲么?怎么不继续了?”

喻文州给他一副不要脸的模样气笑了,刚想说些什么,复又软下来,好声好气道:“前辈,别闹了。”

额头一疼,却是被叶修弹了一下:“叫什么前辈,谁是你前辈……”他顿了顿,清了清嗓子:“叫我名字。”

“……叶修?”

“嗯。”


叶修揉着他额前那块红印,突然就感慨了:“你比起小时候,变化真大。”

喻文州听到这句话,肩头骤然一松,懒洋洋的趴在对方身上:“没有什么能一成不变。”他说着,埋首在叶修的颈间蹭了蹭:“所以你之前那样,是想赶我走?”

“呆在我身边并没有什么好处。”叶修说:“所以你最好离我远点。”

喻文州只是笑,打趣道:“哪能呢,如今我喻家上上下下都靠着叶帅赏口饭吃,你这根金大腿,我还就抱定了……”于是又把手臂收紧了些。

至此,叶修只得叹息一声,喻文州是个聪明人,也足够执着,加上如今已经把话说明白了,对方依然没有退意,显然也是做足了心理准备……加上自己的那点心思,以往板着脸的时候还成,现下放软了态度,定是藏不住了。


他十几岁参的军,在男人堆里打滚爬摸这么些年,等好不容易过上了舒坦日子,却悲哀的发现自己对女人没感觉了。一开始的时候叶修还没在意,等后来出去应酬,人家一大姑娘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的时候才恍然发觉不对……等后来舞会之上再次遇到喻文州的时候,叶修只花了几秒便认出对方是同类,心里难免有点惊讶。

至于后来对方接二连三的示好,他一开始还没往那方面想——叶大帅几十年没谈过恋爱,最初还把这份心意当成了单纯的交易,在生意上顺道帮了喻家一把。其实喻文州也是抱有一箭双雕的意思,谁也不会抱怨手里拿的太多……加上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又是身居高位,有点利益关系也实属正常,感情这种东西玄乎的很,有的人可以为了它茶饭不思,有的人则不行。

而这一点上,两人倒是一模一样的。


叶修从知道自己喜欢男的以后也没主动去找什么人,一是没时间,二是觉得感情这种东西随缘为好,所以单了这么些年,唯独遇到一个主动告白还符合审美胃口的,也就只有喻文州了。

这么看来倒还有些命中注定的感觉……只是当这层窗户纸还没有被亲手捅破之前,他没有接受。

原因倒不是别的,只是那会儿正赶上战事频发,叶修自己都是站在薄冰上喘气,又怎能拉着别人一块下水?后来他没想到,喻文州能出手把这事儿解决了,同时还不忘开口朝自己要了个特权……然后就特权成现在这幅模样了。


像是被压抑了太久的东西被猛然释放了,叶修突然就松了口气。

是时候谈个恋爱什么的……似乎也不错?


[未完待续]


恩……挣扎着复活一下,后面还没完,还有肉……_(:з」∠)_

本子关窗直接进入了怠倦期,好几天没更新了……来混个更[要脸]


评论(6)
热度(182)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