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钟情》#05

*民国架空,背景胡诌的,无考据,BUG多,慎入。

*喻文州×叶修,HE。


>>>


“既然决定了交往,咱们就应该坦诚相待。”

“比如?”

“互相交个底。”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再去隐瞒未免太没诚意,喻文州老老实实的交代了这些年他在国外经历的种种。叶修一边听着,一边摆弄着桌子上的茶具,他学不来这些附庸风雅的玩意儿,只是有些口渴,便胡乱抓了一把叶子丢进热水里,白瞎了这上好的大红袍。

热气氤氲之间,叶修将茶碗推到对方跟前,又拿起自己的那份抿了一口:“这么说来,国外也不见得有多好。”

“仁者见仁吧。”喻文州给出一个中肯的答案,又反问道:“前辈你呢?这几年国内动荡不减,想必也是极为辛苦的吧?”

叶修笑了笑:“辛苦?你用词太温柔了……”他轻轻呼了口气,垂眸凝视着水面上漂浮的叶片,简单的说了几件参军时的事情,剩余的都直接带过了。喻文州见他神色淡淡,心知有些东西还无法提及,所以也不曾逼他。

他只是用温柔而纵容的目光看着对方,就差没把“你开心就好”这几个字写在脸上,叶修自然不会看不出来。但他也明白对方这是在玩心理战术,这小子贼得很,不愿吃一点亏,所以他最初交代的时候也没说全,多多少少留了些余地。说白了,就是他们还没发展到那种程度,又都是熟于心计的,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里不保持着一份警惕可不行。

加上有时候知道的太多,未必是一件好事。


恋爱只是闲暇之余一种调剂,纵然钟情于彼此,却也敌不过生活的重心——近日以来,喻文州却是愈发的忙碌了,伴随着生意逐步走上正轨,喻家的铺子也原来越大,七七八八的事情堆在一起,跟座小山似的。相对之下反而是叶修清闲许多,整日窝在宅子里翻阅军书,时不时帮衬着恋人打点生意,小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转眼,已入深秋,又到了丰收的季节。闲了大半月的叶修总算是呆不住了,招呼着人一起去山上狩猎,喻文州也硬是从没完没了的工作里挤出那么两三天的时间,出发时靠着叶修的肩膀睡得香甜。后者颇为心疼的摸了摸对方的脸颊:“辛苦了。”

喻文州闭合的眼睫颤抖了一下,没有吱声。

现在的他们都没想过太多的承诺,世事无常,能处一天是一天,图的就是个舒服,不为别的——或许是先动心的注定被动,喻文州忍不住打算起两人的将来,叶修这个位置太危险了,哪怕现在风光无事,谁知道哪天会不会发生变故……这倒真不是他不想好的去,而是现状的确如此。

叶修也不傻,必然有自己的打算,喻文州从未多问,是因为他明白挖掘的太深反而容易引起戒心,倒不如像现在这样,两厢无事。


撒出去的资金已经回本,再不出几月,他就可以毫无顾忌的许下承诺……微凉的脸颊贴着叶修肩上柔软的毛领,喻文州长长出了口气。

他只想给他最好的。


就这么一路睡到了目的地,叶修把人摇醒了,带到车下吃了个饭,收拾收拾准备出发。喻文州跟在后面,还有些迷糊,却在摸到枪支的时候彻底清醒了。说实话,因为先天因素,他的反应总是要比别人慢上一点,但为了补漏这个缺陷,喻文州极为善于把握节奏,所以真要说起来,他的枪法并不算差。

只是叶修不清楚这个,他给对方枪支只是为了防身用的,毕竟林子那么大,真要发生什么谁也说不准,手里有个家伙在,多多少少踏实一些。


“叶帅今天想猎点什么?”不动声色的摩挲着冰凉的枪口,在外人面前,两人表现的只能说是亲密而不是亲昵,喻文州也就正儿八经的换了个称呼。叶修瞟了眼对方的动作,光看拿枪的姿势就明白这小子恐怕是开过枪的,当即却只是笑笑:“猎物嘛,自然是越大越好,去年我拖回去一只棕熊……啧啧,那叫一个威风啊。”

他咂了砸嘴,从下属那牵来一匹马递到喻文州手中:“会骑吧?要不要我帮你?”

“……当然会,洋人可是有专门的马术课的。”

“这么说还是我小看你了?要不要比比?”

喻文州给他逗笑了:“叶帅,欺负读书人有意思吗?不然咱们来比比三字经?”

“那多没意思啊,两个人迎着寒风背书,傻不傻啊?再说三字经我也会啊。”

“那老子呢?”

“你不是读书人吗?怎么还爆粗口?”


说话之间,叶修上马坐好,两人并着肩往林子里走去,身后跟着大批随从。前进了没两步,就见一只从马蹄前方飞速蹿过,却无人动手。叶修勒了勒缰绳操控着马儿从那团灰色的毛绒上跨过,喻文州问起的时候,他却答杀生并非善事,大型的猎物容易伤人,至于小的,那就没有专门狩猎的必要了。

“你信佛?”

叶修拍了拍胸口:“我信这里。”


[未完待续]


啊啊啊啊爆字了!!!!

想赶个小料怎么那么难_(:з」∠)_

评论(9)
热度(183)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