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钟情》#06

*民国架空,背景胡诌的,无考据,BUG多,慎入。

*喻文州×叶修,HE。


正午时分的阳光刺眼得很,多多少少削弱了风中寒意,叶修带着喻文州从人群里脱离出来,独自选了条偏僻的小道前行。他这会儿兴致完全上来了,攥着枪的手指就没松过,说话的声音也压低了一些。喻文州走在他的旁边,恰好能看见一抹光线斜着打在对方的脸上,映着那双眸子愈发神采奕奕。

胸口像是有股热流涌过,喻文州轻轻吸了口气,像是又回到了再见的那个晚上——明明一样端着红酒,挂着假笑,却偏偏显得格格不入,一身西服也压不住那股子从鲜血与硝烟中带出来的匪气。比起繁杂古板的礼服,或许整齐利落的戎装更适合那个人,那个在战场上驰骋了多年的斗神。

恍惚间,叶修却突然停下了,他勒紧了手中的缰绳,控制着马儿无声靠在路边。喻文州眨了眨眼睛,就见对方竖起食指放在唇边,轻轻嘘了一声。


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气息,夹着说不出的潮气,闻得久了,却嗅出一股腐臭。无声翻下了马匹,叶修将耳朵贴在地上,闭眼聆听了一会,脸色有些严肃。

“怎么了?”

“有东西上门了……来,我们过去看看。”


两人将马拴在路边,徒步往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尽可能的不出声音,等到极为接近的时候,一声突如其来的狼啸划破天际,呼啦啦的惊起了大片飞鸟。叶修皱了皱眉,语气中不乏惊讶:“怎么会有狼?”

这个林子他熟悉得很,熊也只见过一次,更别说老虎狮子了……至于狼,这种动物基本以群居为主,不可能一直不被人发现,更别说大白天的就叫了,除非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犹豫了几秒,叶修决定不触这个霉头,便领着喻文州反身退去。随着离惊起飞鸟的地方愈来愈远,两人的心却始终没有放下过,狼群的存在就像一把时时刻刻悬在脑门上的剑,指不定什么时候会从草丛里扑出来,杀他们个措手不及。可等回到下马的地点时,另一变故却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原本拴在树上的两匹马早已消失不见,地上尽是凌乱的脚印一个个叠在一起,辨不出谁是谁的。


喻文州用手摸了摸当时绑绳的位置:“应该不是挣脱的,不然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剩。”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叶帅,你这身边的人……”

“我知道你的意思。”叶修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他压了压军帽,过来拉住喻文州的手:“走吧,有什么事也得等出去再说。”


可这林子太大了,他们来时为了避开人群,又可劲儿往偏僻的地方走,现在想要徒步回去,可就难了。喻文州毕竟是个读书人,身体素质定然是比不上叶修的,走上一个多小时就得歇一会,加上两人下马时什么也没带,如今口干舌燥的,说话时嗓子眼都在冒烟,叶修见喻文州脸红的厉害,便让他坐在原地休息,自己则出去找水。

他回来的时候天色已晚,太阳逐渐沉下去了,连带着光线黯淡了许多。喻文州坐在石头上,看着脚下的蚂蚁一排排的过,直到一双军靴停在眼前时才抬起头来。叶修用军帽盛了些水,带回来的时候都漏的差不多了,却也能勉强止渴。等喻文州喝完了,他把那湿漉漉的帽子收回怀里,道:“晚上容易迷失方向,走不得路,我刚才找水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山洞,今晚咱们住那儿。”

说完,他摸了摸喻文州微凉的手:“怕么?”

“有点儿吧。”后者苦笑了一下,好歹也是个少爷身份的人物,加上从未在外过夜,更何况这林子里头还有野兽虎视眈眈,不怕也难。喻文州承认,叶修离开的那段时间里,其实他是相当不安的,但慌乱会影响人的判断力,所以他必须冷静……于是他开始思考造成如今局势的究竟是什么,逐渐有些头绪的时候,对方回来了。


当最后一缕阳光从大地上消失的时候,两人终于来到了叶修所说的那个山洞。因为习惯抽烟的关系,身上随时带有火柴,倒省去了费劲点火的功夫。摸着黑收集了一些枯枝,点燃之后的浓烟熏得喻文州咳了两声,却也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

光明总是令人向往的,他们靠着篝火坐下,开始倒腾叶修盛水时顺道抓回来的鱼。


喻文州看着对方把那还剩一口气的动物去鳞、清洗、开膛破肚,动作干脆利落,用的是随身携带的小刀。等到被烤制的焦黄的鱼肉递到眼前,喻文州撕下一小块放进嘴里,外皮焦脆可口,内里软糯香甜,虽是没有太多的味道,但也称不上难吃。叶修坐在他对面,将另一条放到火上:“等咱们出去了,我请你吃春风楼的白切鸡。”

喻文州知道这是在安慰,当即笑了笑:“好。”


[未完待续]


我就不立日更到完结这种FLAG了……虽然我是想这么说来着[x

尽力而为吧……恩……


评论(3)
热度(141)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