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钟情》#10[完]

*民国架空,背景胡诌的,无考据,BUG多,慎入。

*喻文州×叶修,HE。


如果说第一次相谈只是试探,那么如今喻文州却是将砝码正大光明的摆在了桌上,至于选择与否,就看陶轩是怎么想的了。

而他这个做法实际是相当冒险的,直接掀开了自己的底牌不说,甚至把陶轩隐藏在心底的那张牌也给抽了出来……若是换个性子急的,这会儿早就一枪崩了他灭口。

喻文州之所以敢这么做的原因还有一点,就是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已经尘埃落定了。叶修的存在对于陶轩来说不是威胁,而是一块心病。

 

“他不是早就出城了吗?”陶轩眯了眯眼睛,神色骤然淡了下来,充满戒备:“不知道喻老板这话从何而起?”

“出城的那位叫做叶秋,我要找的人,则是叶修。”喻文州的笑意像是刻在了脸上,面对数十个持枪侍卫的包围,巍然不动:“那可不是同一个人。”

再次见面时,叶修自称为叶秋,就是为了保护那个长的一样的双胞胎弟弟,这些年他一直以叶秋的身份自居,只因为当时被迫参军的名单上写的是弟弟而不是哥哥。

而被送出城的则是真正的叶秋——这点在叶修出言邀请他一起离开的刹那,喻文州就能断定了。因为以他对那个人的了解,叶修从不是甩下一地烂摊子自己跑路的家伙,更何况还是在这种关键时刻,怎么看也不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情。

 

叶家一行人的离去更像是一笔早就约定好的交易,叶修主动退位,陶轩保住他的家人出城——其实也是变相的作为人质,虽然立场相当的被动,他却还是答应了。

喻文州猜测,他应该早在城外做好了接应措施,不论如何,叶修不会让家人真正的陷入险境,所以相对的,他一直被陶轩软禁城中。

这些都是喻文州找烟雨楼买到的消息,作为目前最出名的情报组织,楼主楚云秀与他有些交情,便也就将具体事宜通过飞鸽传书发给了他……至于那块地盘,以及之前的试探,都是在寻找陶轩的底线,在发现对方其实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自信以后,喻文州终于选择了出手。

 

他倚在红木座椅里,白皙的手指轻轻摸索着下巴,语气轻柔而平和:“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其实叶修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不是吗?”

陶轩被他戳中了痛点,眉头狠狠抽了一下,表情略有些狰狞:“我还有什么选择?”

喻文州沾了点茶水,在桌面上飞快写下一个字。

 

等水迹完全蒸发干净之后,陶轩才缓缓开口:“他的地位不够。”

喻文州笑了笑:“这个有很多种解决办法的……嗯,总而言之,这笔交易,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以他现在的资产换一张无法随心所欲使用的死牌,其中利弊相当分明,陶轩不是傻子,他承认自己动心了,再往歪处想点,若是等东西到手……指不定能一箭双雕。

可对方目前的态度像是根本不怕他过河拆桥,这种自信必定是有依据的,陶轩不敢冒险,只得进一步试探:“我能问问理由么?”

 

“我喜欢他,仅此而已。”

 

>>>

 

或许是被这个难以置信又无法反驳的原因说服了,陶轩最终允许两人见上一面。

但条件时那几张地契,并且在交易未能正式达成之前,喻文州不能离开军令部。这是个相当苛刻的条件,或者说是胁迫也不为过了,但他看上去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反而干干脆脆的同意了、在地契上压了手印。

这个举动让陶轩稍稍放松了一些,他接过几张纸来来回回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小心翼翼的在后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走吧,我带你去见他。”

 

叶修被软禁起来已经有一段时间,陶轩将他安置在地牢的暗室里,除了头顶的小窗以外,再没什么可以值得注意的东西。喻文州见到他的时候,叶修正躺在窄小的床铺上打盹。他穿着一袭灰色的大褂,削瘦的身体在薄被下撑起一个弧度,看起来破有些狼狈。听到门开的声音,叶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见到来人时足足愣了有大半分钟,直到对方冰凉的手指触上他的面颊。

叶修眨了眨眼睛,二话不说掀起被子,蒙住了头。

 

喻文州被他孩子气的举动逗笑了:“我都来到这里,肯定是回不去了,前辈与其生气,倒不如一块儿想想对策?”

叶修放下手,狠狠白了他一眼:“既然你都知道,那为什么……”说到最后几个字,他顿了顿,猛然转了话题:“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喻文州摩挲着熟悉的轮廓,坦然道:“我用所有身家向陶轩换了你。”

叶修怔忪了一瞬,狠狠拍掉他的手:“你有病?”

“嗯,心病。”摸了摸微红的手背,喻文州上前亲了亲对方干燥起皮的嘴唇。

后者本能的想躲,却被托住后脑,闪避不得。

等一吻毕了,他们气喘吁吁地分开,叶修动了动泛红的唇,轻声道:“你后悔吗?”

喻文州坐在床边,握着对方的手:“不。”

“但是我后悔了……”叶修深深看着他,这是他第一次表现出明显的痛苦,最终叹息一声:“我不该把你卷进来。”

“没有人能面面俱到。”喻文州吻了吻他的面颊:“我知道你肩膀上的担子很重,但不要把我想象成你的负担……我说过,我会养你。”

叶修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你都把资产败光了,怎么养啊?回老家种田么?”

“那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比现在好。”

“……可惜我们活在当下。”吸了口气,叶修闭上眼睛,再度睁开时一片清明。他上前将心心念念的恋人拥入怀中,借着这个姿势靠在对方耳边轻声道:“你有什么打算。”

喻文州执起叶修的手,在他的掌心里轻轻划下了两个字。

 

“放心。”

 

时间过得很快,等窗外那小片天空暗了下来,喻文州也被陶轩派人接走。

离开的时候,他回过头,与叶修交换了一个眼神。

 

接下来又是漫长的拉锯战……陶轩尝到了甜头,自然而然就想要更多,他开始利用喻文州与叶修的关系进行胁迫,令人惊讶的是,这位喻老板破天荒的好说话,虽然还没到要啥给啥的地步,但逐渐的,他的大部分资产都转移到了陶轩名下,只有小部分还没有印上陶轩的指纹。小金库足了,面子也够了,正眼看他的人也越来越多,陶轩的小日子过得可比以前舒坦多了。

与此同时还有一人,近日来身份是愈来愈高,领导似乎很满意他的作为,加上下属的吹捧,高帽子一顶顶往上摞,这一颗心啊,也是高高挂起在半空,从没跌下来过——短短几个月,刘皓的地位一升再升,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虚荣心膨胀中,难免浮现出了一些不符实际的幻想……但也就是想想,他还没那个胆。

而喻文州则与叶修一同住在军令部,陶轩给他们换了个地方,带四合院的大房子,四周有警卫把守,每天有人定时巡逻……规矩是多了点,但比起地牢住的舒服多了。某天晚上两人运动完了以后,喻文州捏了捏叶修的侧腰:“胖了。”

后者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你当养猪呢?”

“真要是养猪我还省心呢……”喻文州将脑袋埋在对方肩上,深深嗅着那股淡淡的烟草香:“时机快成熟了。”

“……嗯。”

 

然后就是一段长久到窒息的沉默。

还是喻文州先有动作,他侧头去吻叶修的嘴唇,将舌头伸入对方口中,大力舔舐、吸吮,发出啧啧水声。

……仿佛这样,就能抵死缠绵。

 

“我们会成功的。”

最后,他这么说。

 

而战争的爆发总是令人猝不及防。

伴随着盛夏将至,五月带来的除了炙热灼眼的阳光之外,还有弥漫不去的硝烟。轮回突如其来的进攻利剑般刺穿了嘉世本就岌岌可危的防线,转眼间兵临城下,周泽楷骑着人高的骏马,黑色的碎发压在帽檐之下,堪堪遮住了那张过于精致的脸。

帅气的青年微微抬眸,凝视着烈日下高耸的城门,薄薄的唇清晰而冷静的吐出一个字:“杀。”

士兵们从身体深处发出震天的嘶吼,马蹄与枪响混杂其中,鲜血飞溅之际,杀声震天。

 

陶轩坐在军令部的最高指挥室里,脸色惨白的活像是从坟墓里爬出来——虽然事到如今,他几乎等于是一只脚踏进了棺材,死到临头之际,他回想起自己这跌宕起伏的一声,难免悲从中来。

或许从一开始,他就错了。

奢华而糜烂的生活磨平了曾经身为军人的他最后一丝的锐气,利益驱使下,陶轩化作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商人——他忘记了初衷。

而现在,又到了抉择的时候了……

 

在第一次响起枪声的瞬间,叶修便狠狠打了个机灵,他拉着喻文州钻进厨房里,并示意对方不要出声。

这个过程不到半分钟,把守在门外的士兵便冲了进来,四处搜寻着两人的下落……角落里,躲在稻草堆里的两个人交换了视线,从彼此的眼底看见了一丝了然。

轮回开始动手了。

 

混乱是他们此时需要的东西,但面前最主要的,是如何从兵荒马乱中求生……叶修就不说了,而喻文州毕竟只是个富家少爷,养尊处优了这么些年,虽也是个能吃苦的,但正面应对这种情况也还是第一次,难免有些紧张了。叶修攥着他的手,能感觉到渗出的冷汗打湿的掌心,不由得紧了紧。

杂乱的脚步声响起在附近,夹杂着沙哑的嘶吼与枪声,杂乱无章。喻文州悄悄吸了口气,黑暗中,他能听见心脏跳动的声音回响在耳畔,逐渐盖住了其他的。

不给他完全冷静下来的时间,叶修从缝隙中抓准了空挡,猛然冲了出去。

 

他这一击可谓措不及防,浸泡在平和里的士兵又哪里是身经百战斗神的对手?三下五除二夺过枪械,从上膛到扣动扳机,甚至没人看得清他到底做了什么,就见身边的同伴一个个倒下。血花飞溅之中枪声四起,叶修一个翻滚躲到灶台后面,时不时探出头来给予回击。喻文州捡起了一把滑到手边的枪,习惯于执笔的手指并拢,握住还温热的枪管举起,冷静的扣下了板机——

只听砰的一声,被击中的那人直挺挺的倒下,磕在身后的石柱上,一片狼藉。

 

战斗只持续了短短五分钟,貌似是敌军从外杀了进来,给了他们一点喘息的时间。叶修弯腰搜刮了点子弹揣进怀里,便带着喻文州冲出门去。

外面混战正酣,两人瞄准了早就定好的路线偷摸着从后门溜走,整个过程还算顺利,一路上只遇到了两三名警卫,都被叶修兵不血刃的干掉了。

 

等拐出了宅府,他们便朝着城外奔走,没走出几里,就见江波涛站在那儿候着,叶修刚想举枪,被气喘吁吁的喻文州拦了下来:“……你们倒是准时。”

江波涛端详着狼狈的二人,又瞄了眼还握着枪的叶修:“你要带走的人是他?”

“怎么?”

“……不。”轻轻吸了口气冷静下来,他转过身将示意下属将马牵过来:“我已命人放行,往北方直走便可出城……希望你们履行承诺,永远不再踏上这片土地。”

喻文州点点头:“我会的。”

 

……

 

“你早就与轮回……是之前交易的时候就结盟了?”

“不算结盟,只是互相利用……那个位置太不安全了,你迟早有一天要下来的,我得提前做好打算。”

“哦?合着都在意料之中啊,行啊文州,看来是我小觑你了。”

“……没有你的话,我估计根本逃不出来。”喻文州苦笑:“这会儿手还在抖呢。”

叶修从后握住了他攥紧缰绳的手:“那么,我们现在是要去哪里?”

 

“我在乡下还有一处房产。”喻文州侧过头来亲吻对方的面颊:“还记得我说过的话么,我会养你。”

后者眨了眨眼:“文州。”

“嗯?”

“我爱你。”

 

Fin

 

带着病肝完结尾……吐魂,我要躺到叶受茶会开始……

爆了5K字,我果然小看自己爆字的能力了TAT正式下印之前我肯定会修文的~大家放心!

求回复求点击求推荐٩(๑òωó๑)۶

评论(8)
热度(242)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