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孤烟》壹

韩文清×叶修,武侠,大漠背景,相爱相杀和双向暗恋大概都有……吧?

无其他CP。


<壹>


韩文清已经三天未曾休息。

他疲惫到了极致,却是愈发清醒,剑眉之下的一双炯炯有神的眼,一刻不停的扫视着四周。

月光凉凉洒下,映照着砂砾寒芒似雪,连绵起伏的丘壑一如雪亮刀锋,杀意四伏。

像是稍一放松,便会毙命于此。


冰冷的夜风卷起黄沙漫天,吹在韩文清饱经风霜的脸上,却是为那刀刻般深邃的五官更添几分沧桑。他偏了偏头,顶着风执意往前走去,颇有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狠劲儿——哪怕现下却是与逃亡无异。


数日前,韩文清接到消息,大漠以北处马贼作乱,奸淫掳掠,杀人饮血,又与赃官勾结,弄得民不聊生。他与霸图众人商量一番,只身前往此处细做调查,不料因此中了歹人的奸计,拼死杀出一条血路,逃亡至今已濒临绝境。

任凭他再如何勇猛不惧,也抗不过这一日日风吹日晒。大漠的气候最为严酷,白日里烈焰如火,烤的人像是要化了;可转眼到了晚上,却是冷的牙齿打颤,若不是他还有内力抵挡,第一夜便被活活冻死也说不定。


但韩文清心里清楚,自己已经到极限了。


最后一滴水早在日落时分便已咽下,一刻不停的走到现在,别说人烟,就连片绿洲也未见得。但要说就此放弃,那也是万万不可能的,于是便只有继续向前,至于何时才是个头,得看他这条命还剩下多久。

于是他咬紧牙关,迈着发抖的双腿往前踏出几步,高大的身子晃了晃,似是马上要倒,却又总是颤颤巍巍的站直了。


身后的风沙跟上,转瞬便掩埋了足迹。


……


韩文清再度睁眼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身下是松软的稻草,身上的被褥还带着干燥的气息,有些热了,于是他抬手掀开,露出腹部被包扎完好的伤口。

逃出生天时被人砍了一刀,虽不算深,但却也恶化发脓,也是韩文清太能忍,才能一声不吭的熬到昏迷。


长长吐出一口浊气,韩文清闭目休息了会儿,等那股困劲完全过去,便弯腰起身。他被什么人带到了一处帐篷中,这里除去床铺以外,还摆着个小巧的桌台,上头放了水和食物。韩文清随手掰了块饼,确定里头没下什么乱七八糟的毒之后,便囫囵吞咽起来。

烙饼很干,上头还混着砂子,吃进口中嘎吱作响,于是韩文清又喝了口水。


等到一切都消灭干净,他才终于站起身,掀开厚重的门帘。


外头正直夕阳,血色浸染了大半天空,一眼望去,起伏的沙丘像是被烧红了的金子,在风吹动之下缓缓流淌。

这里是个营地,到处都是这样的帐篷,有大有小,也有不少行人穿梭。他们大多穿着朴素,带着厚厚的面巾,衣服上尽是黄沙,进门之前还要抖一抖。而这些人中,除去年迈老者,还有带着孩子的妇女——基本都是些不会武功的老百姓。


韩文清所处的帐篷立在山头之上,低头便能俯览大片风景,加上多年习武以来的眼力,不过半晌便将一切看个分明。

这是什么地方?是什么人将自己带来?又是为了什么?


疑问一个接着一个冒了出来,不等他细细琢磨,便已有人主动找上了门。


来者是一年轻女子,长发高挽,一身干练简洁的裤装,见了韩文清,干脆利落的一抱拳:“韩大侠恢复的如何了?”

后者点了点头:“尚可……是姑娘救了我?”他张口刚想道谢,却见那女子笑着摇了摇头:“我可搬不动你这么大个儿,是我们帮主救了你,他亲自带你回来,又替你处理了伤口。只不过他现在不在营里,之前接到消息说西南那边又有不老实的,便快鞭快马地赶过去了。你若要谢,便等他回来,亲自开口说罢。”


女子说,这里是他们帮派的地盘,用来收留各地无家可归的流亡百姓。这茫茫大漠之上匪乱丛生,又是天高皇帝远的,靠不得朝廷。但倘若一直这么无动于衷的被压制下去,日子也都不必过了——最初先是有几人揭竿起义,自行组织了一队人,手里头有点功夫,又不怕死的,七七八八凑成了一支还算可观的战力。而陈果——也就是这女子,她的父亲便是这志愿军中的一员,最终惨死于马匪刀下,死前什么也没来得及留,就连那被送回来的尸首,都是残缺不全的。


“其实这也不过是一年前的事情,大漠消息闭塞,极少与中原武林来往,所以迟迟传不出去。”陈果说:“不过现在,一切都好了——他的出现改变了一切,你目前所看到的祥和,都是他领着大伙儿一刀一剑扎扎实实打下来的。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不信他,因为他太年轻了,说话也总没个正经儿,就是功夫好,关键时刻靠得住。有一回我们商量去烧粮草,那群马匪不知从何得到消息,硬是派重兵把守,甚至还搞来了那种威力很强的火药……那是他们最大的一个粮仓,若是成功了,战斗便赢了大半。”


“当时谁都不敢去——摆明了送死嘛,谁没个牵挂什么的,都在做心理斗争呢。结果只有他一个人站出来了,背挺得那么直,像是能把天抗住似的……”

“他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


韩文清听到这里,不由得赞叹:“是条汉子。”

陈果笑了笑,自豪的那种笑。她说若不是有他在,这里指不定变成什么样了,又说这样的营地还有三四处,都住了不少人,有不少年轻的加入了志愿军,与他们一同对抗匪徒……


后来天色暗了,太阳下了山,随着温度骤降,陈果搓了搓手,又将围脖紧了紧。

她指着对面的山头:“他回来的时候,便会在那里点上一缕孤烟,有时候风大,烟还没起来便被吹散了,于是很难瞧见。你若何时见孤烟升起,便去营地中那个最大的帐篷里,他一般都会在那。”


韩文清道:“我会等他回来的。”

等他回来,亲口道谢。


如果还能结识一番,便更好了。


[未完待续]


暗搓搓的刨个坑。

不得不说韩叶太适合武侠啦!!!将死我还没写够啊!

但是这个应该不会太长……嗯……

评论(24)
热度(339)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