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孤烟》叁

韩文清×叶修,武侠,大漠背景,相爱相杀和双向暗恋大概都有……吧?

无其他CP。


<叁>


散场时,大伙儿横七八竖的倒在一块儿,呼哧呼哧地睡得香甜,唯留那些清醒的收拾残局。

叶帅踏着风来到山顶,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坐在悬崖峭壁间,两条长腿悬在半空,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晃。他摸了摸衣服,从领口取出随身携带的烟斗,熟练地点燃了,又放入口中,长长吸了一口。


呼——

白色的烟雾伴随寒气呼出,舒爽的令人发抖。


寒月高挂,他就着月光俯览这苍茫大漠,等烟草都烧成了灰,便倒过来抖落干净,这才缓缓起身。

身后又有人喊他叶帅,调侃意味甚重,于是他失笑地回过头去:“你跟着喊啥?”

来人是一三十汉子,一身长袍灰扑扑的,胡茬满面,略有些不修边幅,此时正一脸淫笑的望着他:“行啊你,也知道害臊?”


叶帅无辜的耸了耸肩:“是别个硬要叫的,我有什么办法?”

“得了吧你,就你那脸皮,火药都炸不穿。”对方重重啧了几声,又道:“之前晚会上向你敬酒的那个,我看着怎么这么像那个谁……”

“如果那个谁指的是韩文清的话,恭喜,魏琛你还没老花眼。”

“呸,老夫我离那种程度还有几十年呢……等会,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救得。”叶帅转过身去,背对着他:“马匪猖獗,事情终究传到了中原,加上霸图一向扬善惩恶,他们会打头阵,不值得大惊小怪。”

魏琛咂舌道:“不是我大惊小怪,是以前你们俩那关系着实有点……恶劣,每次一见面就喊打喊杀的,虽然现在吧你也不在嘉世了,但仇恨这种东西,不是短短几年便能抹平的。”

“我们俩没有外界所说的那般憎恨彼此,其实我与他,还挺有共同语言的。”叶帅道:“我了解他,就像他了解我那般,我们彼此了解彼此身上的每一个破绽,同时也了解彼此的所有优点。也正因如此,我们对彼此的看法都是最客观、最不掺杂个人情绪……”


最后,他话锋一转:“再者说,堂堂拳皇被几个马匪追的负伤昏迷——多好的素材,若是不趁此好好调教一番,哪里对得起我们“恶劣”的关系?”

魏琛哑口无言,干笑几声:“你开心就好。”


两人又斗了会儿嘴,最后魏琛实在撑不住了,连连告退的回去歇息,他今晚也喝了不少酒,下山时脚步发颤,留下一串歪曲的脚印。

唯独叶帅今晚滴酒没沾,清醒的两眼发光,奈何帐篷被一醉汉占了,而他……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那人。


毕竟在韩文清眼里,“叶秋”已是死了的。


十年前,落花湖畔,两位意气风发的少年结识于一场友谊的切磋,互为一生宿敌。

那时候门派之间的关系还没有这般紧张,他们在互殴之余甚至还有闲心探讨人生理想,或是挑衅或是调侃的斗着嘴,笑的发自真心。

但伴随着时间越长,利益如同高塔般层层叠起,谁都想触手最顶端的权利……那是一场无声的对决,不见刀光剑影,只留尸骨满地;不分对错,只论输赢。


被迫的分道扬镳,无奈的殊途末路,他们的厮杀开始了。

说不清是谁先动的手,也道不明是谁先死的心,到了最后,他们都真心想要对方的命。

而那种悄然升起又无人问津的情愫,最终也被一次次搏命撕扯成了碎片,散落在尸山血海中,化为灰烬。


和解,是不可能的。

这些年来的争斗……这些年来的死伤,又该找谁清算?


可他偏偏不恨他。

半点不恨,只是惋惜。

惋惜生错了时候,惋惜相对的立场,惋惜……他们到底,做不成朋友。


十年后,斗神因背叛陨落,拳皇扛起重担,对苟延残喘的嘉世展开追杀,最终大获全胜。

这场漫长的、纯粹的利益而起,饱含私欲的战役,却以惨淡收尾。


风平浪静的一年过去,直到有人接到消息,只身前往大漠……


韩文清睁眼时头痛欲裂。

他先是深深吸了口气,起身却见屋里还坐着一人,背对着看不见容貌,便道:“你是谁?”

对方闻声回过头来,开口便是一句:“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真他妈的——


韩文清先是一愣,复又瞪圆了眼,眼中尽是血丝。

他咬牙切齿的道:“你没死?!”

那人凑前了些,又伸出手,在那张绷紧到狰狞的脸上轻轻掐了一把,算是回答。


韩文清一把抓住他的手,将指骨攥的咯吱作响,半晌说不出话。

再开口时,声音却有些哑。

那是一个名字。


“叶秋……”韩文清说:“叶秋。”

那人却说:“你叫错了。”


他以巧力挣开对方的捁制,笑着道:“其实我叫叶修。”

“骗了大家这么多年真是不好意思,虽然我是故意的。”


“……”

“别露出这种表情嘛,叶秋死了叶修活着,有什么不好?”

“……”

“好吧,其实叶秋是我弟弟,让他当了这么多年的死人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

“看在我这么努力活跃气氛的份上,能不板着脸么?”叶修眨了眨眼:“我不记恨,你不记仇,过往不究。”


韩文清终于发了话:“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叶修说:“我腻了,想求份清净。”

韩文清盯着他:“是陶轩……”

叶修只是笑。

韩文清跟着冷笑:“没出息。”


“这都是命。”

“你认命?”

“你不想要理由吗?”叶修道:“这就是理由。”

“狗屁。”韩文清瞪着他:“你还是死了好。”


知道对方这是气话,叶修跟着陪笑:“人嘛,哪有一成不变的道理?”

他笑得很真,两眼弯弯,露出几颗白牙。


韩文清看着就来气:“滚!”

叶修不满道:“这是我的帐篷,老韩你睡了这么些天不说,居然还让我滚。”

韩文清深吸一口气:“那我滚。”说完麻利起身,开始收拾东西。


叶修又不干了:“你这么衣衫不整的出去,别个还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呢,我跟你说这个点,山下全是些做菜的妇女,八卦的很,要是传出去了多毁我名誉啊?”

“……那你要怎么办?”

“我要你留下来。”叶修认真看着他:“马匪盘踞大漠已久,霸图想插手进来并不容易,但我来这里一年,多多少少建立了些威望,可以与你们联合一同剿匪,绝对要比单打独斗划算得多。怎么样老韩,你站在一个掌门的立场上,不会分不清孰是孰非吧?”


韩文清被他磨得没了脾气,只得点头说好。


[未完待续]


要的就是相爱相杀!

TAG打上了韩叶孤烟_(:з」∠)_大家订阅吧

评论(5)
热度(213)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