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孤烟》肆

韩文清×叶修,武侠,大漠背景,相爱相杀和双向暗恋大概都有……吧?

无其他CP。


<肆>


这大漠一带,马匪猖獗,以帮会划分地盘,其中最为棘手的便是虎沙帮。

虎沙帮帮主乃西域人,以一身诡谲的武艺徒手打出一片天下,奈何他生性暴虐,残忍无度,一统大权后更是为非作歹,奈何手下有一批武艺高强的死忠,跟着他出生入死。除此之外,此人身边有一得力干将,精通兵法,在他的指挥下这帮大字不识的匪徒也有了跟正规军较量的本钱,打起来甚是苦手。最开始的时候,义勇军人手不足,由叶修带着他们打游击,双方胶着了整整半月,总算攻下第一个据点,也正是经此一役,打响了战争的第一炮。


张新杰收到传书,带领中原弟子千里迢迢来到大漠之时,已过半月有余。等到了附近,远远便见一人骑着人高大马,戴着黑色斗笠立于沙丘之上,正扬鞭朝他们赶来。张新杰先是一愣,暗中比这手势让大家小心些,自己则迎上前去,抱了抱拳:“不知您是……?”

那人闻言勒住缰绳,露在外面的眼睛眯了眯,像是在笑。


他说:“我来带你们过去。”

张新杰本想追问几句,在听见那人声音之时又迟疑了,也就是这短短几秒,对方已经策马转身,飞奔而去。


于是他一挥手:“跟上。”


韩文清站在营帐外,遥遥见那孤烟升起,垂于身侧的手指紧了紧。

又过了不到半柱香,营地中出现不少熟悉的身影,他们都是霸图门下弟子,刚从中原马不停蹄的赶来,浑身沙土,连眼睛都泛起血丝的红。为首的张新杰见了他,翻身下马便要行礼,被韩文清抬手制止了。


“辛苦了。”那领路人拍了拍手,又指挥着下属送上水和食物,又替他们安排了休息处,说是今天都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张新杰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最后还是闭上了嘴。


等到了第二日,霸图众人被练兵的口号惊醒,往外一看,却见那空当的广场不知何时站满了人。他们手持长短不一的兵器,穿着不算整齐的服装,披着零落不齐的甲胄,脊背挺得笔直,眼神更像是被阳光烧灼地滚烫的刀锋。


而昨天带他们回营的那人换了身打扮,单薄的黑衫挡不住大漠风沙,此时已满是尘土。他踩在高台之上,身后背了把人高的武器,形状怪异,竟是像极了雨天会撑的油伞。

他扬声说了几句什么,手臂一挥,唤来一阵阵地动山摇的呐喊,那些来自于大漠各处的年轻士兵,他们高举着手中兵器,锋刃之处被阳光映地刺眼;他们的脚,跺着黄沙,一下一下,掀起一场小小的风暴;他们的眼睛从未闭起,就这么迎着沙尘,汗如雨下,亦不动如山。


他们以血肉之躯化作坚不可摧的城墙,一步步推进,一步步抵挡,一步步守护着身后之物。


那人似乎对这个效果极为满意,便又扬了扬手,指向一旁的霸图子弟。

但他的目光,却是看着高台之下双手抱臂的男人。


“老韩,比一场?”

韩文清眸光一凛:“怎么比?”

“人多,打擂台,为时一个时辰。”那人道:“你可不许上去……你们家军师可以。”

张新杰无语的看了他一眼。


韩文清冷笑一声:“你也不准上,你若要上,对手只能是我。”

那人也笑了笑:“一言为定。”


霸图毕竟是中原名门,武功路数经过数十年演化,已自成一派,并非这些野路子的可以比拟。眼看不到半个时辰,志愿军方便输了大半,那人却半点不急,乐呵呵的站在下头,安排着人一个接一个上台。张新杰在旁边站了一会儿,终于是看不下去了:“你这是拿我们练手呢?”

对方眨了眨眼:“别急啊,待会就还给你们。”


他话音刚落,又有一人从台子上被揍下来,引来一片嘘声。眼看现场气氛火热的快要打起来了,韩文清皱了皱眉,刚想发话,就见那人一个轻跃落于台上,又转头冲着他勾了勾手指。

“你是这会儿上来,还是我陪你们的人练练手,你再上来?”

这轻佻的语气无疑犯了众怒,韩文清当即跃上擂台,从怀中取出指套戴上:“废话少说。”


“这么有信心啊?不怕光天化日下丢了面子?”那人嬉笑着,反手从身后解下一直背在身后的武器,手腕一抖,碰的将其撑开,银亮的伞面晃得韩文清眼睛一花。而下一秒,对方却已杀到跟前。


霸图弟子们不干了:“卑鄙啊!居然偷袭!”

而志愿军们见他得手,振臂欢呼起来:“兵不厌诈!叶帅干的漂亮!”


下面吵得不可开交,台上的二人也正式战于一处。韩文清在营地里呆了这么些天,早就心痒着想与这人好好打一场,如今如愿所偿,自是兴奋得很。眼看那银芒杀到跟前,他不但不避,反而迎面直上,内力凝聚于拳锋,狠狠挥去!

毕竟擂台场地有限,先掉下去者为输,对方见他这副架势,自是避其锋芒,足尖一点便跃到半空,那伞状武器咔咔几声,竟是突然变换,化作巨大镰刀从上劈下——


张新杰在下头看着也是心跳加快,韩文清倒是镇定,一个碎步躲开后又是一拳,直直击向那人的膝盖!


台下发出一片欢呼之声,甚至有粗俗的语言混杂其中,那人却充耳不闻,当即又是一跃,竟完全凭靠着气力拔高半尺,稳稳点在韩文清的手背上,一个旋身,武器再度变换,他一手飞速抹过把柄处,扯出一根两指粗细的利刃,毫不犹豫的刺向韩文清的咽喉,速度之快让人措手不及。韩文清不得不架起手臂挡开这一击,脚下跟着倒退一步,卸掉力道,却已然失了先机……


两人这一来一回战了有近半个时辰,后背都渗出汗来,却又仿佛有着无限精力般,愈战愈勇。

霸图的弟子们早已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倒是张新杰出声提醒叫他们好好记住对方的一招一式,又过了一会儿,终于有人憋不住了,小声问了句他究竟是谁?

张新杰转头,深深看了眼台上那抹银色的身影,道。


“一个旧友。”


[未完待续]


8K啦_(:з」∠)_估计2W内吧,再爆吃不消了……

评论(5)
热度(187)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