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受产出地。

[全职高手]《孤烟》伍

韩文清×叶修,武侠,大漠背景,相爱相杀和双向暗恋大概都有……吧?

无其他CP。


<伍>


擂台上,酣战正盛。


烈阳高挂当头,映地皮肤发亮,汗水顺着皮肤蜿蜒而下,没入因兴奋而布满血丝的眼中,微微刺痛。

可谁都不敢眨眼,生怕错过二人交手的瞬间,只见银芒与拳风舞在一处,发出锉锵之声,火花四溅,金戈共鸣。


那黑衣人身法了得,只见他左忽右闪,脚下步伐变换,竟是频频让韩文清的攻击落了空,同时不忘挥动那把诡谲的武器,格挡或反击。后者不闪不退,扛着那密如雨点的锋芒直击而上,一如扑食猎物的猛兽,势不可挡!

“老韩——”炽烈的空气中,传来那人笑的声音,像是挑衅,又像是感慨:“是时候该慢下来了。”

韩文清不动作为,他一脚踩在身后,屏息、聚气,挥出重拳——


似有千斤大锤从天而降,来势汹涌,那人顾不上躲闪,只得一抬手,伞面唰地撑开,晃得人眼前发白。

接踵而至的便是一声巨响,恍若雷霆震怒,力崩山河。台下围观的众人皆是脸色发白,他们揉着生痛的耳朵,脑内嗡嗡作响,竟是一时失了听觉,待到缓缓回复之时,韩文清已然收拳,威风凛凛的站在台上,而另一人则被他轰退数步,此时堪堪点在擂台的边缘,摇摇欲坠。


“我只知道往前,不懂得如何慢下来。”

韩文清说着,声音低沉如咆哮雄狮,因战斗而沸腾的热血还未平息,这让其微微带了些沙哑。


那人摇摇晃晃的站住了脚,也不管台下嘘声一片,笑意盈盈的转头,望向观战的张新杰:“这算平手吧。”

后者眯了眯眼睛,抬起手,缓缓拍了几下。

有他带头,不过数秒便掌声连绵,混杂着口哨与呐喊,久久不息。


而高台之上,站在两端的二人对视一眼,清晰地望见了彼此眼中,不曾熄灭的火种。

有那么一瞬间韩文清甚至觉得,他与此人从初识到如今,轰轰烈烈的十个年头,都饱含在这一眼中,诠释的淋漓尽致。


也就这刹那怔忪,对方却已经转过头去,回到了自己的阵营中。

张新杰及时出言道:“该谈正事了。”


而这正事,可不能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聊。于是那人便带着他们来到一处帐篷中,刚一坐下,就见韩文清瞪眼过来,道:“把你脸上那玩意儿给我扯了。”

“哎,我这不是增添神秘感么?”对方嬉笑着解开面纱,露出遮挡之下那张熟悉的脸,又冲着张新杰打了声招呼:“嗨。”

“……果然是前辈你。”张新杰冷静的看着他:“这世上,能与掌门战成平手的,也唯有前辈了。”


叶修装模作样的掰着手指:“其实我故意放水来着……”

韩文清一拍桌子:“讲重点。”

“重点便是——擒贼先擒王。”他笑意一敛,从怀中取出一张图纸铺开于桌上,手指轻点道:“此处,便是虎沙帮的大本营,也是大部分精英的聚集地。”


“俗话说得好,群龙无首,一盘散沙,马匪之所以能猖獗到今日,少不了一位厉害的领袖,那人便是虎沙帮帮主尧烈。尧烈此人,从小生活在西域,经惯了风沙,从而练就一身绝学,加上有军师苏寒相佐,强强联手,难以对付。”

“大本营落座于峭峰之上,占据高地,从下进攻本就劣势,又有数千精英把手四周,一旦有异便会升起狼烟。加上那群家伙不知从何寻来了威力强大的火器,以至于这些日以来,从未能攻破第一道防线。”叶修说到此处,略显无奈:“这本营共有三道防线:精兵、火器,以及峭壁。志愿军中大多只是平常百姓,功夫都是野路子,与武林正派的弟子无法比拟,所以就算我率人突破一二道,也会因为这第三道陷入进退两难的僵局,而敌方上下自身则是用纸翼与绳索,在这一点上,我曾做出几个设想,终以人手不足的而告终。”

张新杰接道:“这就是你找我们联手的原因?”

“当然——不止,实际上,我曾考虑过传信中原,但之前正处胶着期,就算你们来了,也暂时派不上大用。”叶修道:“结果这才刚刚打赢,就在回来的路上捡到了老韩,也算是天意难违吧,既然老天爷都把助力送到面前了,我又有什么理由放置不用?”


韩文清眼角抽了抽:“总之,你目前的打算是?”

叶修笑着瞥他一眼,在图纸中绘有山峰的地方划了一下:“这山峰对于平常人来讲,便是难以跨越的屏蔽,但以霸图弟子们的轻功借助钩爪,想要登上并非难事,如此一来,也算是破了这最后一道防线。”

“但这,还完全不够……加上我一直有怀疑,这营地中暗藏着通往山下的地道,奈何唯我一人上去勘察,所及范围有限,但也暂定了几个地点。”他说着,又取出另一张稍小的地图摊开,暗黄色的纸面上有朱砂圈出的几处。张新杰扫了一眼,心中有了底:“你是想让我们找到地道,接引志愿军?”

叶修点了点头:“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便是尧烈武艺高强,如今我们一趟,必是要取他项上人头。我再厉害,毕竟只是一人之勇,对方若群起而攻之,难免分身乏术,所以……”


“所以,我替这大漠上所有百姓请求在座的二位,请你们相助于我,了结此人!”叶修双手抱拳,逐字逐句道:“这一年来,我与志愿军打下八枚据点,前些日又平西南战乱,已是占据大半江山,若不是本营固若金汤,也不至于拖到现在。尧烈一死,苏寒一届书生,难当大任,那群残暴的豺狼会先撕碎了他,再因利益撕碎彼此……”

话到最后,他定定看着韩文清,目光炯炯,却是难得的肃穆。


后者闻言,心中有所触动,像是压抑了多年的火苗再度窜起,燃起连绵大火,烧得他心跳加快,热血沸腾。


“我答应你。”


评论(7)
热度(154)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