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同人]《斗神》#00

注明:

*《全职高手》衍生架空向同人,CP为孙翔×叶修[翔叶],强强不逆不拆。

*本文除主CP外没有其他CP。

*本文属于现代军文,慢热。

*背景属架空,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00

 

孙翔一边咒骂着不知名的罪魁祸首,一边气冲冲的往篝火里丢枯枝。

火星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就像是在放鞭炮。

一旁的叶修慢条斯理的挑着鱼肉中的小刺,抱怨着他的烟怎么还没干。

孙翔看了眼一边石头上晾干的烟条,突然觉得有些呼吸困难。

他是怎么样才落入现在这种境地的?

 

孙翔记得他被上头点名调配到别的军区,在到达的路上直升飞机突然故障,驾驶员的声音在旋翼和巨大风声中显得异常嘶哑。比起有些惊慌失措的其他人,孙翔还是稍显冷静的那一个,只是微微颤抖的手指暴露了他内心的紧张。

他妈的,孙翔在心中狠狠咒骂这不靠谱的基地,却又不得不面对有生以来第一次的被迫跳伞,这根训练的时候不一样,那会儿至少会选个开阔点的地界,而现下,脚底只有一大片密密麻麻的树林。孙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扶着摇晃的机舱快速走到门口,一咬牙一闭眼,跨出一步。

他没有时间去犹豫,甚至没有时间去多想些什么。失重来带的紧张感让他大脑一片空白,只得本能的拉开降落伞。

风刮的脸颊生疼,孙翔的呼吸有些不稳,他正努力冷静下来衬着现在鸟瞰周围的坏境。可惜一眼看去只有大片大片连绵的绿,绿的让人绝望。

他们运气较好,直升机飞得很高,跳下去的时候至少不会在降落伞打开之前就撞到树上摔死。孙翔的降落在挂到了树枝上,脚下离地面还有大概七八米远,无奈之下他只好从口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的军刀割断绳索,以一个漂亮的翻滚安全落地。

只是降落伞没了。孙翔扶着树干坐下,一边平复着激烈的喘息,一边眯起眼睛,打量着四周。

他落在森林里的某个角落,身上没有带任何通讯工具,有的只是一把随身携带的军刀。降落伞挂在树枝上,如果今晚下起暴雨,就有他好受的了。

休息了约莫一刻钟,孙翔站起身,原地活动了一下筋骨。

他一向不喜欢坐以待毙,但刚被调配出了山区便遇上这种情况,让他心生一种难以言喻的烦躁。

 

现在是正午,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头顶,刺眼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林投下斑斑点点。整个森林像是一座巨大的蒸笼,闷热让人难以呼吸。孙翔狠狠擦去即将流进眼睛里的汗水,他嘴唇干燥,自从落地后开始已经走了三个小时,滴水未进。

空气潮湿的让人感到压抑,孙翔却不敢解开衣扣,因为在这种环境下一只小小的虫子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在开始走之前他特地爬上了一个制高点,确定向这个方位走可以找到一条小溪之后才正式动身。在森林中求生,水是必不可少的东西,他可以忍住几天不吃饭,却受不了一天不喝水。

而且有水源的地方,就有可能遇见之前在跳伞的时候失散同伴。

不管怎么说,希望总是有的。

 

虽说这种野外生存的训练孙翔经历了不少次,但这种乱七八糟的情况倒是头一回,等孙翔踉踉跄跄的来到小溪边的时候,只剩半条命。

他也不敢太奔放的直接跳进水里,而是走到岸边捧起水先洗了个脸。

当清凉的水花接触到面部肌肤的时候,孙翔觉得他又活过来了。

 

补充了一些水分,又休息了一会儿,孙翔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之后,决定今天现在这儿歇一晚。

目前他还没有碰上一个队友。

 

孙翔起身拍了拍草屑,来到一块大石头旁边做下记号,然后提着军刀重新进入森林。

现在是中午三四点左右,天色亮堂,若不是趁着白天早早准备起来,等入了夜便来不及了。

孙翔捡了一大把干枯的树皮树枝,又逮了一只野兔,用小刀杀死后拎着耳朵,沿着之前一路坐下的几号回到他暂时的‘营地’。

当孙翔拨开重重枝叶见到大石头旁边立着一个人影的时候,明显一愣。

接着他反应过来,加快步伐向那处走去。

 

对方听到响动回过头来,看见孙翔时似乎也松了一口气。

“我还以为就只有我一个人找到这儿了呢。”男人拍了拍胸口,扯开一个笑容:“你好。”

孙翔点了点头,将手中东西往地上一扔,头也不回的原地摆弄起来:“这次来了几个人,你知道么。”

“不太清楚啊,之前我一直在飞机上睡觉来着……”对方说着靠着石头坐了下来,孙翔发现他行动的时候左脚有些跛,不禁皱起了眉:“你的脚怎么了。”

“呃,这个……”那人摸了摸鼻子:“落地的时候崴了一下,可能跑不动了。不过我运气比较好,胡乱走便找到了这里。”

 

“……你傻逼吗。”孙翔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受了伤就应该在原地好好呆着,走来走去只会为别人带来麻烦……算你运气好。”说到后面他冷哼一声,从地上捡起兔子和军刀丢给对方:“把这个弄干净,晚上吃。”

那人呵呵笑了一声,弯下腰将兔子捡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河边,开始剥皮。

 

孙翔搞好了篝火用的架子之后,便原地坐下打算休息一会儿。

大半天的劳累加上一直顶着压力,在彻底放松下来的瞬间,一股困意源源不断涌上。他打了个哈欠靠在石头旁,双腿曲起摆出一个稍微自然些的姿势。太阳已经不像之前那般刺眼,他找到的小溪将森林隔成两半;四周杂草丛生,孙翔将篝火堆放在了他现下所依靠的这块巨石前面,为的是防范夜间来自森林方向的野兽和毒虫。

休息一会之后,至少身上不似之前燥热,偶尔还有风吹过。孙翔的意识有些迷糊,高度紧张导致他的体力何时透支了都不清楚,只觉得困倦,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天已经黑了,篝火的光线让他有些难受的眯起眼。

 

“哟,醒了啊。”他的‘同伴’正摆弄着插在树枝上的兔肉,见孙翔醒了,点了点头:“饿了吧,你待会就能吃了……”说着,还翻了个面。

孙翔抬手捂住脸狠狠抹了一把:“现在是什么时候?”

“晚上七点半,你挺能睡的。”那人说着将烤的差不多的兔肉从树枝上弄下来,用刀切成几块放到干净的树叶里递给他:“你抓得这兔子挺肥,不错啊哪抓得?”语气轻松得像是出来野餐一般。

孙翔盯着那人看了几秒,接过食物开始啃:“你叫什么名字?”他嘴里咬着东西,说话有些含糊不清,但依旧可以感受到浓浓的不耐烦。

“叶修。”叶修不在意的笑了笑,抓过一旁早已整理干净的鱼夹到篝火上开始烤:“一叶知秋的叶,修理的修。”

“孙翔。”孙翔吐出被嚼碎的骨头,抹了抹嘴:“这鱼是你抓得?”

“我说是他自己蹦到叉子上的,你信吗?”

“……”

 

气氛有那么一瞬间的凝固,孙翔恼火的皱起眉,低头抓了一把枯枝丢进火堆里。

他在心里不断咒骂着导致这次事件的不知名的罪魁祸首。

一旁的叶修取下已经烤熟的鱼,撕开肉将其中的小刺细细挑出来。虽然没放调料,但鱼肉本身的清香就已然美味至极,叶修慢悠悠的吃着鱼,时不时还瞥一眼一旁晾在石头上的烟。

孙翔的眼角跳了跳:“你怎么还有这个?”

“十几年的习惯了。”叶修将鱼骨随手丢进篝火里:“这次出来的时候身上带了一包……结果之前洗鱼的时候不小心掉水里了。”他一边说着,表情有些沉痛:“一直到现在还没干透。”

“……”

 

孙翔发现叶修总能让他无语。

比如说晚上轮流守夜的时候,孙翔坚持守上半夜,理由是他下午睡了一觉。

而叶修只是小心翼翼的点燃一根终于风干的烟,然后狠狠的吸了一口,转头:“你说什么?”

“……操。”

“呵呵,你想睡的话就睡吧,我不困。”叶修挥开面前白蒙蒙的烟雾,向后靠了一些将受伤的左脚放直了,接着拍了拍身边的空位:“那个……恩,孙翔啊,你之前是哪个部队的?”

孙翔哼了一声,无视对方的问题翻身坐到石头上。

叶修吐出一口烟,轻轻摇了摇头。

这小子……

 

后来孙翔如愿以偿的守了上半夜。

不得不说守夜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特别是在这种深山老林里,自己手中没有枪,唯一能给他带来安全感的就是一柄短短的军刀和面前燃烧的篝火。头顶是黑漆漆的夜,不见半点星光,唯有一轮明月高悬,冷风一吹,说不出的萧瑟。

孙翔是个兵,还是个尖子兵,原本是窝在西南F省边界上的一个小军营的,由于表现优异硬是被点名提拔。

人人都说孙翔是一匹黑马,前途无量。

可这匹黑马还没来得及一展宏图,就载到了坑里。

孙翔憋屈啊,但他又有什么办法?现在被丢到这犄角旮旯的破地方,首先要想的,便是活下去。

只有活着才能继续,死亡会让一切戛然而止。

孙翔的脸色有些沉,他脸上依旧有着属于年轻人的焦躁,看似睡着的叶修掀了掀眼皮,将这一切都收进眼底。

 

他们一共在小溪边呆了三天。

这三天中,除了他们就再没有别的同伴出现,一直到第三天孙翔发觉再这么下去他们可能老死在树林里的时候,叶修提出行动。

“之前跳伞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少数民族的村落。”叶修叼着他最后一根始终舍不得点燃的烟,通过滤嘴感受那熟悉的尼古丁味儿:“应该是往那个方向的……恩,不过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少数名族的,但肯定有个村子。”

孙翔瞪了他一眼,又找到一棵树爬上去看了看。的确是有一座村落一样的建筑,只是距离太远有些看不清楚,但能确定是有人烟的地方。于是他果断的下达了指令:“我们走。”

叶修将最后一根烟收进怀里,然后站起身。

他的脚进过这几天的休息好了不少,虽然看上去还不能活动自如,走路却是不成为问题了。两人身上都没有可以装水的器具,只好用藤条织了张网抓几条鱼丢进去,再采了些水边的树根一起,兜着提上路。

 

孙翔一路上的表情都有些复杂。

叶修抓鱼竟然只是用一根树枝削尖了头,然后站在岸边静止不动,等鱼儿游过来时突然刺下去,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就出现在了树枝尖上。

再加上那些草根树根都是他一人弄得……孙翔忍不住想要是这人脚没受伤的话,大概一个人走出树林也不成问题吧?

不过很快,他发现他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了。

 

接下来的路要比之前的更加难走。一路的灌木都似乎长了眼,死命挡在他们必经的道上,无奈之下孙翔只好走在前头,一路挥割着,颇有大杀四方的气势。

叶修跟在后面,眯眼望着头顶郁郁葱葱的树林,确定方向。

两人就这么走了两个小时,叶修突然停了下来,抬起他没受伤的那只脚轻轻跺了跺地。

鞋跟毫无压力的陷入泥土中。

“停下。”叶修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一改之前的懒散,孙翔甚至觉得只有这一刻他才像个军人。

“不能再往前走了。”叶修说着,小心翼翼的扶着树。他脚受伤,一路走来的脚印都是一深一浅,一直到了这里,两只脚的脚印竟然比之前深的多:“这里是沼泽地带,附近可能有沼泽地。”

孙翔也发现了这点,他没有反驳叶修的话,反而后退几步来到叶修身前:“我们绕过这块儿。”

“不行,不能绕,绕的话太远了。”叶修皱起眉,他蹲下身细细检查泥土的湿度:“这里离沼泽还有一段距离,我们还可以再往前一段距离……恩。”站起身,比划了一个大致方向:“咱们往那儿走,斜着从旁边擦过去。”

 

“现在我们需要补充一点水分,因为这些东西,不能继续带着了。”叶修递给孙翔一块树根:“太多的重物只会加速你的下沉速度。”

孙翔皱着眉接过。

两人靠着树稍微休息了一下,马上又接着上路。

这时候叶修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每走一步都要测量一下泥土的硬度,一直到他们越走越往里,光靠呼吸都能感觉到一股湿气迎面扑来,带着腐烂与说不出的臭气,让人作呕。

孙翔的脸色很难看,几乎每一步都是往下陷的,有一次甚至将他整个鞋子都给埋了,好在叶修在附近找了块石头让两人踩上,这才没有继续陷下去。

叶修选择的路线算是与沼泽中心走了个擦边线,虽然算不上平安无事但总算是有惊无险。当孙翔能明显感受到脚下的土地渐渐变硬的时候,有种在鬼门关走了一圈的刺激感,让他一个没注意直接坐在了地上。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前面,因为脚受伤的关系,那个背影算不上多么笔直,而是有些懒散的歪斜着。

有那么一瞬间,孙翔觉得面前的身影有些高大。

下一秒,叶修回过头,用刚刚不知道多少次在泥浆里翻滚的木棍戳了戳他的肩膀:“小子,还站得起来吗。”

孙翔:“……”

 

看着孙翔纠结到脸都扭曲了的表情,叶修有些失笑的勾了勾嘴角,转过身:“能走就继续走,不能走就停下休息会儿。”他这么说着,自己却往前迈步:“不过我可不会等你。”

“切,我要你等?”

“呵呵。”叶修头也不回:“现在坐在地上的可不是我。”

“……”

 

就当孙翔刚想爆粗的时候,突然一声吼叫传入耳内。

两人的动作就好似被突然按下了暂停键,一直到叶修反应过来,丢掉手上的木棍一把扑向孙翔,抱着人滚到一边的草丛里。

孙翔措不及防的吃了一嘴泥,刚想抬起头就被叶修一把按下:“别动。”

紧接着,又是一声来自不远处的嘶吼,这回孙翔听清了,那是属于老虎的咆哮,强烈到让地板都跟着震了几震。

叶修趴伏在他的身边,一手按着他的脑袋,表情沉重。

“是老虎……看来我们的运气差到了极点。”他叹了口气,让孙翔的心跟着凉了一截。

“不过好在离我们还有些距离……”叶修补充着,拍了拍孙翔:“你先跑。”

“为什么是我?”孙翔狠狠皱起了眉,一直有一种隐隐欠着对方人情的感觉让他异常不爽,这种情绪一直到了现在才突然爆发:“为什么我要听你的?”

“……”叶修笑了笑,没有回答他,只是突然一个用力将他推出他们隐蔽的地方。

“走。”他低吼着:“如果你不想被发现的话。”

 

似乎是发觉到了这边的动静,不远处又传来一声,并且伴随着脚步声。

孙翔觉得冷汗霎时间浸湿他的衣服,手脚忍不住随着颤抖的大地一起微微晃动。尽管这样他依旧没有转身就跑,而是愤怒的转过头,瞪了叶修一秒,在他面前蹲下。

“上来。”粗重的喘息让他的声音有些变形,孙翔的眼睛始终注视着脚步传来的方位,全身肌肉都紧绷起来:“我背你走。”

“那样我们谁都逃不走。”叶修的嗓音有些嘶哑,似乎染上了一点绝望。

“你上来。”

“你会死的。”叶修继续说,没有丝毫动作。

“我他妈不会丢下战友!”孙翔恼火的站起身回头,强行将叶修从地上拽起。

身后传来枯枝被踩碎所发出的咔嚓声,他浑身一僵,突然失去了回头的勇气。

就在孙翔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要逆流,他甚至能闻到老虎口中所散发出死亡气息的腥臭时,却见叶修突然一笑,挣脱开他的搀扶稳稳的站到地上,并且抬手对着他身后打招呼:“哟,老韩。”

孙翔:“……我操。”

 

他在震惊下回过头,对上一张阴沉的脸。

韩文清面无表情的站在两人身后不远处,手中拿着一个……扩音器。

“你叫什么名字?”他无视了叶修,锐利的双眼如鹰隼般直直望着孙翔。

孙翔一愣,不由自主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很好。”韩文清点点头。

 

“欢迎你加入荣耀。”身后的叶修上前,大力拍了拍还没从震惊中缓过劲的孙翔。

“测试通过。”

 

 

 

评论(25)
热度(920)
© 此處留白 | Powered by LOFTER